乞丐

何美鸿
2017-11-16 15:27 分类:随笔  阅读:221  作者文集

  那一天清晨,我去福州火车站接来异乡看我的男友。候车室的门,还没开,广场上立着、蹲着、扛着包裹、提着皮箱游荡、垫张报纸躺在地上枕着行李或焦急或悠闲地候车的人到处都是。我怕等得不耐烦,便信步踱到栏前阅报。

  还没看上三行,旁边不知从哪闪过来一个乞丐,将一只微缩的手伸向我。我下意识地把脚稍稍挪开,头抬也懒得抬,只用眼睛的余光瞥了一眼,继续看我的报。

  乞丐大街上我已见得多了,他们穿着褴褛的衣衫,一副龌龊不堪的模样在你面前往往纠缠上老半天。若你真对这类麻木的躯壳滋生出恻隐之心给上一毛硬币他们中有的居然会显出你太吝啬的鄙夷神情;而这些乞丐白天行乞晚上逛夜总会混进如土的怪现象并非天方夜谭。

  我以为身旁这个乞丐至少会将他伸出来要钱的手再伸上半分钟,但他很快就缩了回去,也并不嘟嘟哝哝,而是识趣地从我身后安静地离开。

  我忽然莫名觉得这个乞丐有点点特别。在他转身离开时,我禁不住回过头来瞧他。原来这是个年轻跛足的乞丐,身上衣服破旧但并不邋遢;左腿半悬着,左腋下撑着一根拐杖,单靠右脚着地。他正踉踉跄跄地朝候车的人群中走去。

  我好奇地看着他。他来到一个行人跟前,伸出他的右手,没人理他;他并不灰心,接着来到下一个行人跟前,同样伸出他的右手,仍没人理他;他继续来到下一个行人跟前,还没等他伸出手,人家早已躲开了他……我目视着他,看他几乎问遍了车站广场上的所有人,但没看他要到一分钱。但这个可怜的年轻乞丐却固执着他的行乞方式,没有谄媚的讨好话,没有死乞白赖的纠缠,没有因未讨到钱而显出的沮丧和愤愤然——似乎倒有一种羞怍的神情。我忽然有种奇怪的念头,对这种乞丐或许应给予帮助。我不由地摸摸身上的钱包,但我断无勇气走近他把几元零钞送到他手里,他也没有再走到我这边来进行第二次行乞。

  这个年轻的乞丐给我的感受竟有别于我在大街上见过的各式各样的乞丐中的任何一类。我觉得他似乎并非乞丐,这个年轻人宁可执着地去挨个地求得一份真正出于道义上的资助,也不愿在一个不搭理他的人面前胡椒蛮缠地讨得一份施舍。他或许真囿于生活环境所迫,不得已才迈出那艰难的一步?也许那时他行乞还并不久吧,至少我感觉做人的尊严尚未在他心中完全磨灭。而且在他的身上似乎还潜藏着一种锲而不舍的执着精神,只不过他当时仅能用一种行乞的方式表现出来。如果生活稍微给他一点条件,他或许都回放弃这种生存方式选择自食其力的。而这一天于他一定会到来的,只要尊严不在他心中散失。我这样祝愿。

——1998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梦里人

    下一篇:多多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