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人

何美鸿
2017-11-16 15:30 分类:情思  阅读:403  作者文集

  据说,梦里出现过的人,一定曾进入过你的视线中。记得先前在某篇文章中看过一副插图,确切地说,是一副素描:一位身材颀长的男子,身着一袭长袍,一副玉树临风的样子。也许只是因为我们大部分时候做过的梦色彩都是黑白色,那素描才会幻化成栩栩的人,于某个夜晚忽然进入我的梦里。

  我好像是要去上班,又好像只是闲逛。梦也不能给我一个准确的缘由——或者这个缘由无足轻重。总之是, 每天我都要从他的寓所前经过。我不能确从他的寓所前经过时,是清晨还是黄昏,抑或只是晌午。实则许多的梦里是无所谓时间的。我频繁地从他敞开着的寓所前经过,频繁地与他感受着彼此目光的碰撞。许多时候的目光比语言更能确定某种意念。我能确定梦里的那个人是喜欢着我的,而我同样心生欢喜。每次经过他的寓所前,我的脚步都不由自主放慢了下来,因为我能收受到独自待在寓所内的他期待着我走进去的目光暗示。

  终于有一天当我再次经过时,似乎彼此都犹豫了良久,他朝我点点头,主动开口道:“你能进来吗?”

  以往每次经过寓所前,他都是立在屋里一张桌角边,而这回他却是躺卧在床。我斗胆就走进屋去,站在床沿前。他看着我,说,躺下来。我有点不安,但又不忍拒绝,因为我明明也是喜欢他的。于是稍稍犹豫便在他身侧躺了下来。

  儿时祖母讲述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曾说他们两人同榻三年彼此却秋毫无犯。祝英台每晚就寝前在床中央放置了一碗水,三年下来碗里的水纹丝不动,从未溅湿过床单。我卧在他的身侧,他同样对我秋毫无犯。但我的不安开始加剧,于是我从床上起身,在桌边的椅子上坐下。他于是也起身,在我旁边坐下。这时我才发觉寓所的门一直是敞开着的,且寓所三面的墙壁都是透明的玻璃墙。

  我的不安仍在加剧,因为我分明望见屋外有人朝寓所这边走来。而且那是一个熟人。我惊恐不已,像鸵鸟把头埋进沙子一样,把头埋进他的胸膛,以免被那熟人发现。然而那熟人终于走到寓所门口来了,他分明是因为看见了我而停住。我抬起头,内心充满慌张。我向着那熟人辩解说,我和他之间没有什么事!我说完后还向他求证似的说了句:“对不对?”可他却低着头缄默不言。他的缄默无疑印证我不过在撒谎。

  门口的熟人鄙夷地看了我一眼,说:“你们做的事我早发现了,只是不说而已!”说完他就径自离开了。

  我的心开始狂跳不已,脑子里立时充满绝望的意念,完了,完了!我的声誉全完了!匆促间我夺门而逃。我并不怪罪他的缄默。他的缄默只是表明他不在乎世人提及他的时候牵扯上我。可是我没有那么强大的耐力来应对那些蜚短流长。我一路奔逃。不顾地点,不择方向。后面似乎有人追了过来,而前方似有魑魅等着拦截我。我不知道自己能逃向哪里。我的双腿开始发软,快跑不动了。我想我得飞过去。这是许多飞翔的梦带给我的经验。于是我张开双臂,果真飞了起来!

  待我飞向了空中的时候,我的梦也在仓促中醒了过来!

  2017.元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亡灵节

    下一篇:乞丐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