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站

何美鸿
2013-09-29 14:57 分类:记事  阅读:662  作者文集
  我想给家里的双人床添过一个床垫。挑来挑去,没碰着合适的,母亲知道这事,打电话来说,她那有床多余的被子,尺寸跟床正好合适,哪天帮我拿过来当垫被。我图省事,便同意了。
  本来母亲打算周末给送过来,我怕天气转凉,便准备自己亲自去一趟母亲住处。临傍晚动身时,母亲从下班回住所的路上打来电话说,天色不早了,她还是把被子从她住处直接给我送到车站来。我下车后只需走到对面车站来等她。
  母亲住在四楼,楼道狭窄而逼仄,我想象她好容易爬上四楼,又抱着一床大被子折转身下楼,步行十多分钟穿过马路走到对面车站来要有多吃力。幸亏母亲平日劳动惯了,她总说:“别看你们是年轻人,身子板未必如我呢。”
  做儿女的永远心安理得地沾着母亲的照顾。当母亲说要把被子送到车站来,我也只随口推脱了几句就答应了。而其实我到距母亲住所最近的那站下车不过刻把钟的车程。
  下车后,我往马路斜对面的车站站台上望了一眼。正遇下班高峰,路上行人车辆川流不息,我并不能确定母亲是否已在对面车站等我。我隔着人群朝母亲可能出来的前方不远处的十字路口望了一眼,有点想走过去迎迎看,又怕彼此错过,而更主要的是我内心的怠惰作祟,于是便照母亲先前的交代直接穿过斑马线到了马路对面。
  因为路上人多,我是从车站后面包抄过去走上站台的。站台上满是翘首等待公交车的人,我扭头从攒动的人群里看见早已在站台上等我的母亲时,有点微微的错愕。母亲身上还穿着未来得及换下的蓝色工服,用胳膊挟抱着那床用了大旧布袋包裹着的被子,身子向前略倾着,目光一直在马路对岸不停地搜寻。那种专注的神情仿佛之前我从未见过。当猛然发现我已站到她身边来时,母亲有点疑惑地说:“就过来了?我一直往对面看,都看到207路车过来了,怎没看到你下车?”
  我说:“车门是背对了这边的,怎么能看见呢?”
  “可我还朝斑马线望了好久,没看到你走过来呀!”母亲似乎有点不甘心,似乎我从下车到过马路到走到站台这边来,却未能摄入她的视线里在她都是一种损失。
  我让母亲先回住所去,可是她坚持要帮我把被子送上车再回。“你这人平常笨手笨脚,这会这么多人等车,扛这么床大被子晓得你上得了车不?”
  母亲的话总是让我感觉有些难为情。在她眼里,仿佛我仍只是十来岁未经世事的孩子。好在,站台上的人们都在等车,没谁注意我们的谈话。
  “前门上车的人多,被子难拿,呆会你就直接从后门上去。”母亲交代说。
  “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母亲不容分说的口吻。207路车到站还未停稳,她便做好了一副准备即刻冲上后门的样子。眼瞅最后一名乘客下完车,母亲旋即动作麻利地把被子从后门扛了上去,然后转身退下来,向着还站在后门口犹豫的我道:“赶紧上去,没事的!”说着一把将我推上车。
  司机这时从驾驶座走到后门口来,对我道:“东西可以从后门上,人还是从前门上吧!”母亲于是边跟司机陪着笑,边向我使眼色。我只好从后门跳下车来再从前门走上去。尽管心里对母亲的做法有点不以为然,可想起倘是我一人抱着这笨重的被子挤车,情形是否会令我更窘迫?
  我较少去母亲住处,多般是母亲于周末乘了车上我这儿来。母亲每次离开,我也很少出门送她,她亦不让送,最多是在感觉她应该到家的时间我打个电话问问。有时她回答说她还在车上,有时她回答说快到家门口了,有一次她却回答说,刚上的车,原来她竟在下楼步行不到五分钟的车站枯站了近半小时。
  而每次我去母亲那,她必是要把我送到车站,等我上了车,看着车开走才肯离开。有一年夏天临近中午,我从母亲那过来,她坚持把我送到车站。中午时车辆少,天气燠热,整个站台就我和母亲两人。母亲陪我在车站旁边的一处树荫下立了近半个小时,然后喋喋地说了好些家长里短的话,都没留意到车已开过来。或许司机以为没人,将车径直开到前面去了,我和母亲才反应过来。母亲于是在后面疾步追着车大声喊:“快停车!快停车!”等车速缓下来,母亲仍一边气喘吁吁一边用力拍打着车身——而我,在顺利上车后却还常常为母亲这样有些鲁莽的行为感觉到羞赧。
  犹记得多年前怀孕才一个来月那会,有一次母亲把我送到车站,待我上车后,忽然在外面向着车厢大声冒出一句话:“车上的人你们谁给她让个座啊,她怀孕了啊!”母亲的嗓音本来较粗,她的话音一落,车上乘客的目光便齐刷刷地盯向我的腹部。那刻,我羞得想旋即转了身逃出车去。那时我跟老公只是办了结婚证,尚未结婚。而况本来我体型偏瘦,她若不说,谁会来留意呢。心里不由怨怪母亲太多事。那时对面子的顾及甚至比怀孕更重要,多年后忆及,才读懂母亲那一声高喊饱含了她多少的担忧和牵挂。我怀孕两三个月期间还好几回在车上给老人让座的事更是不敢让母亲知道,否则只会平白遭来一番说教。
  今年五月,在城南买了新宅,母亲首次来看完房离去前,我把母亲送到楼下不远处的车站。因一时没弄明白是否有直接的车通往她住处,我发觉母亲的脸上显出失落的神情。我说:“万一不成,从我旧宅那转一趟车过来不就行了,也就多花半个小时的事。”可是母亲脸上的失落仍未减的样子,说:“那样的话以后来的次数就少了。”我心里起初有些不解,母亲大半生里受过那么多的辛劳,从来都不觉得有多苦,难道却介意来我新宅多转一趟车么?我未曾反应过来,原来,这多转一趟车在母亲眼里,竟仿佛平白里与她的女儿拉大了一半的距离——这才是她失落的根源。
  过一会车开来了,母亲第一次乘这趟车,我看着她有些小心翼翼地上了车。待转身回家后不久打电话给她,电话那头传来母亲很兴奋的声音。她说,她已经快到家了,原来这趟车经停她住所附近的车站。从我新宅这边过去,也不过十多分钟的车程。——原来母亲的快乐,竟可以简单到只是少转一趟车。我不禁想起“父母在,不远游”那句话,倘有一天我离开这座城,不知道母亲该是何等心境有何样的感慨呢。
  年少时常觉母亲处事过于精明,对母亲颇多微词。及至自己行年渐长,方逐渐了解母亲,理解母亲那份对儿女的拳拳之心。就譬如这城市马路边小小的站台,都播撒下了母亲对儿女多少的关爱!
  • 一流

    评论于:2013-09-30 20:28:38

          母爱是天下最无私最伟大的,愿我们都能把“孝”放在第一位。

  • 李白粉

    评论于:2013-11-07 01:24:25

          深深的感动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来自故乡的消息

    下一篇:故乡的炊烟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