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洋淀割草

里远
2017-12-18 07:21 分类:随笔  阅读:735  作者文集

  由于我家离白洋淀有六七里路远,所以平常很少去淀里,除了十来岁随姐姐们去淀里搂过一次柴,再去就是十五岁时的初夏去淀里割草了。

  记得十五岁上初中二年级的那年夏天,我们在语文课上学了《荷花淀》一文。孙犁在文章中描写的荷花淀娇美多姿的荷花,明净的淀水,碧绿的芦苇荡,尤其是淀里人的革命精神革命传统,都引起我再游白洋淀的强烈愿望。

  但由于那时人们的生活还很艰难,做为我们这么大平时上学的孩子,星期六星期天必须下地割草,晒干卖钱以补贴家用,家长是决不允许我们不割草随便去玩的。

  我和我班同村的同学吉祥商量,我俩决定带着镰刀和筐去白洋淀割草,这样一举两得,既能游览白洋淀又能割草带回来。我俩把想法分别告诉各自的家长,家长也知道我俩都会游泳,也没表示反对,只是告诉我们注意安全。

  第二天提前吃过早饭,我俩就相邀揹上筐镰,带好干粮,向白洋淀走去。走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白洋淀。

  围绕着白洋淀的是千里长堤。堤的垂直高度有十来米。它的作用是当白洋淀水多的时候,它起大坝的作用,保护堤外的农田不被水淹。千里堤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水大时一旦崩溃,华北平原大部及下游的城市都会陷入汪洋之中。听老人们说1939年夏季雨水连绵,太行山的洪水下注白洋淀,白洋淀水位上涨,要淹掉驻在淀里的曰本鬼子,日本鬼子扒开了千里堤,淀里的水象猛兽一般咆哮而出,把大石碌碡都象吹树叶一样冲得向前飞奔,淹掉了村庄,淹死的人畜不计其数,处在下游的天津市的水都上了四五层楼房。现在人们想起来都对曰本鬼子恨得直咬牙。

  我们站在堤上,只见此时的千里堤,漫堤上下长着翠绿欲滴的杨柳树,微风吹过,柳丝随风摆动,宽阔的杨树叶发出"哗哗”的响声,象是穿着绿裙的群群舞女随着音乐翩翩起舞。堤顶上的路两边是繁花盛开的桃杏树,花团锦簇,粉红鲜艳,非常漂亮。花上面是成群的蜜蜂在採花粉,在树间飞来飞去令人眼花缭乱。透过树的缝隙向西望去,近处是一青如碧的芦苇荡,远处是闪着银光的明净的淀水。我们要搭上午下淀的渔船去淀里,所以我们顾不上细看美妙的风光,赶紧向淀边渔村走去。

  这个渔村叫李广村,因为汉代李广将军在此驻扎过而得名。渔村一半座落在堤岸上,一半延伸到淀里。正因如此,所以它就成了渔船停泊的天然良港。只见条条渔船在村边水中漂荡,白鹅灰鸭在船边绿水上浮游,真是一派水乡风光。

  这时正赶上带着渔具的渔民们下淀去生产,我们走到一位老渔民船前,说明了来历,老渔民爽朗地答应带我们一程。但他告诉我们他不到菏花淀去,因荷花淀在白洋淀西半部,离这里较远。他答应送我们到有水草的地方去割草,等回来时再把我们捎回来,我们对老人表示了感谢,就上了老人的渔船。

  渔船撑离了岸边,划进了一条芦苇的巷道。所谓巷条,是指中间是河道,两旁是翠绿而齐整的芦苇密密地排立着,象是雄壮的卫队。中间的河水碧绿碧绿的,好象巨大的蜚翠,但又是那么柔软,船桨划过,溅起的水花好象绿锦田里开出的白牡丹,好看极了。

  我正痴迷地看着船后的景色,怱然觉得光线一亮。掉头一看,船划出了河道,进入了淀中开阔的水面。只见浩渺的水面一望无际,直达天边,在遥远的地方与天相契合,连缝隙都找不出。水的颜色也变了,蓝蓝的,与蓝天的颜色一样,以至于在水天交界处分不清哪是水,哪是天。在近处的淀面上,泛起鳞鳞细波,被早晨的阳光一照,发出细碎的金光,象是在水面上洒了一层碎金,又象是千万条金鲤在游动。

  船在水面上划行,我坐在船头上,望着开阔的水面,洁净的蓝天,不禁想起“天高任鸟飞,水阔凭鱼游”的诗句来。面对这样的景色,真令人心旷神怡。

  船转向北划进,老人不断与来往的船工打招呼,不久,船靠近了一个小岛,岛上长满芦苇,老人叫我们上岛,到苇地边去割草,等他下午收完网回来时再捎我们回去。我们还想跟老人去玩,但一想到割草的任务,我们就下船了。老人又向前划去。

  一登上小岛,我们就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先不说翠绿的密林般的窜天芦苇,就单说芦苇地边那些自然生长的花花草草,看着就够让人陶醉了。在茂盛的绿色草丛中间夹杂生长着白色的水仙花,粉色的牵牛花,红绒球般的水蓬花以及各种叫不出名字的花。花草相间,五彩缤纷,围绕这块苇田织成了一个漂亮的大花环。

  刚才我们在船上时,就听到苇田里鸟叫声交织成一片。现在上了小岛,正好拜访拜访这些歌唱家们。我们躡手躡脚地走进苇地,仰头向前上方望去,只见数不清的黄鶯在芦杆上引颈高歌,好象比赛歌喉似的唱个不停。我们听着好象置身于音乐团的演奏厅,但乐声经久不断。我们异想天开地想捉两只黄鶯,谁知刚顺着苇杆向上一跳,黄鶯就"扑冷冷,扑冷冷″都飞到别处去了。与此同时,在苇塘中间飞起一群白鹭,在空中排成一路纵队,向天际飞去。真呈现了杜甫的诗句“一行白鹭上青天″。我们懊悔没沉住气在苇塘中看到白鹭。

  我们在这水草丰美的地方,不到半个小时就把草割满了筐,这要是在旱地,要花上大半天呢。这时天到中午了,我们肚子饿了,我和吉祥就着清澄的淀水吃起了干粮,淀里的小鱼群游过来抢食我们掉在水里的干粮渣。我们索性掰块干粮搓碎洒到水里,吸引来了更多的鱼抢食,它们吃完了都不肯离去,都瞪着眼望着我们,有趣极了。

  过了不长时间,带我们来的大爷又摇船回来了,他招呼我们上船,我们就踏上了归程。

  我们这次来白洋淀很高兴,既欣赏了白洋淀风光,又完成了割草任务,但遗憾的是我们没看到荷花淀,乾隆离宫,燕翎队伏击鬼子的地方。白洋淀,我们还会再来的。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一夜情

    下一篇:“文革”一瞥

    >>>  返回作者里远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