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

里远
2017-12-22 14:40 分类:随笔  阅读:614  作者文集

  列车向北行驶了两天两夜,黎明时分,终于到达扎兰屯车站。于星下了车,突然觉得天很冷,他就又退回车站,在长凳上放下行李,坐着等待天亮。那是六九年的夏天,虽说已到五六月份,但东北的天还是让刚从关内到这里的人感到寒意。六九年虽然离六O年大饥荒有八九年了,但关内大多数人们还是吃不饱饭,每人每天的口粮有几两,三天的定量都不够一天吃。所以每到青黄不接的时侯,多数人们家中就断粮了。当时关内饥饿的人们很多涌入东北,因东北人少地多,粮源充足。于星就是因家里断粮,来东北投奔先他而来的舅舅的。

  天大亮了,于星揹起行李出了车站,按舅舅信上留的地址找去。那是舅舅同村老乡家,那老乡是早年到东北的。找到那里时,那家人告诉他他舅舅已不在他家,前些天到中和镇找活干去了。于星告别了那家人,转身向通往中和镇的路走去。

  这里离中和镇还有五六十里路。于星已有两天没吃过东西了,感觉肚皮已贴着了后背,头上直冒虚汗,眼前直冒金星。他知道自己是饿的。但自己口袋里没一分钱,不找到舅舅,连吃饭问题都解决不了。他坚持走,走出市区,走到郊外,渐渐没有了房屋。路两边是草地,草地里有水洼,他走到水洼边,用手拨开水面的草叶,双手掬起水洼的凉水喝下肚去充饥,水喝多了在肚子里咕噜咕噜响着又感到不怎么舒服。

  天空灰濛濛的,同样灰濛濛的太阳挂在东方天际。于星沿着公路往前走,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和车辆。开始他还撑着走,但腹中无食,越走越冒虚汗,腿象灌了铅一样沉。后来实在走不动了,就坐在路边地上歇一会儿再走。就这样歇歇走走,走了约有两个多小时,灰濛濛的太阳移到东南方上空,天已接近中午了。这时路的侧方半山坡有一村庄。公路旁立着两个年青姑娘。打眼望去,这两个姑娘都眉清目秀,其中一个是瓜子脸,另一个是苹果型脸。她们两个脸上透着一副天真无邪而又略显忧郁的神情。两个人都穿着洗得发白的蓝学生装,一看就知是下乡知青。

  当于星蹒跚着走到她俩跟前想问路时,还没等他开口,其中瓜子脸姑娘就说话了。"都累成那样了,就停下来歇会儿吧!”于星也顺便和她俩搭讪起来。他从她俩口中知道这离中和镇还有四十多里路,和他说话的姑娘叫小芳,另一个叫小芹。她俩都是天津下放到这里的知青,来这里有一年多了。虽然春节能返回天津过年,但春节后又不得不返回来。看得出她俩说到回来时是一付极不情愿又无可奈何的神态。于星也向她俩讲述了自己的情况,自己的家就在天津近边的一个乡镇,自己是回乡知青,由于家里断粮,自己是到这里谋生的,现在是去中和镇找在那里打工的舅舅。说到天津,他们可算是老乡了,顿时感到近乎了许多。小芳告诉他,她们今天是向生产队请了假去中和看望同学的,但等汽车到现在也没来,看样今天是来不了了。这时天已中午了,于星立起身要向前走,这时小芳又说话了:“我看这样吧,车不来我们今天去不了了,你总归也沒什么急事,不如跟我们回去,到我们那看看吧!”。于星其实早饿得走不动了,听小芳这样说很高兴,便一口答应下来。

  于星跟着小芳她俩沿着草甸小路向半山坡的村庄走去。草甸其实就是山边湿地,远看象平整的草地,近看是由一块块土草堆组成。土草堆是由历年的枯草堆成,最上边是当年长出的新草,草堆和草堆之间的缝隙灌满融化的雪水或从山上下来的渗水。如果是新来乍到不认路的人,一脚踏下去就会陷入泥沼里。但这里的泥沼不会陷得太深,因为一腿深的下边是没融化的冻地。尽管这里的地还没化透,但当时已是五月中旬,草甸上的花正是盛开时。只见花朵有粉色、红色、黄色、蓝色、墨绿色等五颜六色,真是五彩缤纷,姹紫嫣红,争奇斗艳,向远一望就象色彩绚丽的织锦,漂亮极了。两个姑娘似乎已经司空见惯,她们只顾向前走着,并不多看路旁的花一眼。于星忍着饥饿,虽说眼前美景如画,他也无心欣赏,只是随着姑娘们的脚步向前走去。

  走过草甸再往上就是庄稼地了。地里有麦田、豆田、玉米田。麦田里麦苗绿油油的刚抽穗,玉米和豆田秧苗刚盖满地。很显然,这里的季节较晚。这时在关内,小麦已然收割完毕,春玉米也有一人多高了。穿过庄稼地再往上走就到了村庄,村子不大,约有几十户人家,知青点就在村边。

  于星跟着小芳她俩进了知青点没有院墙的院子,看到院里有两处房,一处北房,一处东房,各三间。显然是新盖不久的。小芳说北房是男知青住,东房是女知青住。她俩直接打开北房带于星进去。房里沒人,男知青都下地劳动去了,并且这里下地带着中午的干粮在地里吃,中午不回家。

  小芳让于星在这屋休息一会儿,过一会儿一块吃午饭,说完她俩就回东房了。

  屋里只剩于星一个人,他打量起这房间。这房是一明两暗三间,刚进门这间是客厅兼厨房,进门两边各有一土灶,土灶烟道直通两边屋里的土炕。西间屋土炕上铺着炕席,光炕席上一溜排着五个铺盖卷,都靠墙卷起。而东间只有土炕,炕上什么都没有。房间里的墙壁就是用泥土抺的,没有亮白灰,透着一种原始风态。房顶各自橫搭着八根带皮的树干做檩条,树干间搭着秫秸打的箔,再上边不用看就知是抺的泥土。这大概是村里领了接收知青的任务后临时搭建起来的,也太简陋了。于星又累又饿,躺在炕上就睡着了。

  “起来吃饭了。”,他被从土炕上叫醒,一咕碌站到地上,看到外屋地上摆着一木桌,桌子上有一大碗炖土豆和一盘玉米窝头。一见食物他马上精神起来。他和小芳她俩用小木凳围坐在桌边,稍一谦让就狼吞虎嚥起来。他发现她俩相视一笑,知道自己吃相不雅,就放慢了进食速度。他一边吃饭一边和她俩闲聊起来。从她俩告诉知道,这个知青点有九个知青。有四个天津来的,有五个哈尔滨来的。天津的两个男知青探家还没回来,哈尔滨的两个女知青也没回来。在这的三个男知青下地劳动晚上收工才能回来。小芳她俩叫于星明天再走,于星也实在太累了,就答应明天早晨走。

  吃过饭小芳她俩回东屋,于星就躺在北屋休息,肚子进了食,好受多了。傍晚六点多,三个男知青收工回来了。他们先后放下锄头,看样子是锄地去了。小芳她俩过来,向他们介绍于星是她们老乡,今晚住在这里。他们三个对于星很友善,并不问东问西的,他们洗完脸就抱柴做饭。灶不好烧,烟溢出到屋里,于星感到呛,就告诉他们要出去到村里转转,他们告诉于星早点回来吃饭。

  这时天还不黑,街上走着陆陆续续收工回来的人,有人也斜过一两眼陌生的目光。于星漫无目的地走着,不一会儿走到了另一侧村头。从村子所处半山腰位置往上看,直到山顶都是树林。傍晚的树林郁郁葱葱的,什么也看不见。天渐渐黑下来,他又原路返回。

  到了知青点,大家已经摆好了饭桌等着他。他于是坐下来和大家一块吃饭,晚饭还是炖土豆块和玉米窝头。饭后大家回房休息,他们把于星安排到探家未回的天津知青的铺位上。

  第二天早晨大家正在洗嗽,于星便和大家辞行,小芳和小芹送他到村外,他转身上路的瞬间,发现小芳的眼睛湿润了。

  他当天赶到中和镇,在那有打工人群的地方找到舅舅,和他在那里打起工来。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原罪

    下一篇:夜半清河边

    >>>  返回作者里远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