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森林採药记

里远
2017-12-23 22:47 分类:随笔  阅读:627  作者文集

  我和舅舅决定参加採药队进深山老林採药,就先置办了进山採药需用的东西:玉米面粉、盐、铁锅、药铲、军用套鞋、绑腿、蚊帽……,东西置办齐了,我们打工近一个月挣的钱也差不多花光了,好在听说採一季药能挣大几百元呢,下点本钱也是值得的。

  在约定好的时间,採药队一行六人集合齐,由扎兰屯坐车到博克图下车,然后步行进山。採药队有六个人,其实都是关内去的本县老乡,除了我和舅舅外,还有小佟、小杜、小黄、小董,其中小佟、小杜和小黄三人往年进过山,我和舅舅小董三人是生手,第一次进山。大家推选对山里熟悉的小佟任採药队队长。我们要去的是原始深山老林,据说只有到那里才能採到药材,近处的已被人採光了。

  我们揹着行李、铁锅和吃的,顺着山沟向深山走去。山沟两侧都是山,山上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林。两山间是草地,草地上开满五颜六色的花,姹紫嫣红,争奇斗艳,比花园里的花更美丽。草地顺着两边的山向前延伸过去。我们在山与草地的边缘走,一路走着看到羊群、牛群、马群在自由自在地吃草,并且看不到有人放牧。

  路越走越不明显,再到后来就没有路了,牛羊马群也没有了,看样子是靠近深山的边缘了。没有路就在草地里走,小佟在前边带路,后边人一个跟一个顺着往前走。过了中午,大家就地休息一会儿,掏出自带的玉米面饼子啃几口,到草甸间有水的地方捧几口凉水喝就又往前走。走到天黑,夜幕马上降临,小佟把大家带到一个看山人经常休息的空窝棚里,大家吃点自带干粮,就有的铺开铺盖休息,有的就依着行李和衣而卧。

  第二天天没亮,小佟就叫醒大家吃干粮找水喝,准备出发。这次是进山了,山间的草地不见了,大家都顺着山坡走。山坡上布满荆棘,走路时需小心亦亦地用手拨开棘条,一不小心就会被它刮破手脸。我们又走了一天,晚上就露宿在山坡上,我认为走出来不近了,就问小杜还有多少路。小杜去年进过山,他比我稍大点,身体很结实,他老家和我家离不远。他告诉我我们走了将近二百里,再走两天就到目的地了。因为近处的药被人採光了,所以我们要到远处去。走这两天我的脚就打了泡,还要走两天,唉!没办法,只好走吧。第三天的更难走,紧贴着山崖边一条羊肠小道,身体紧贴山挨过去,脚下一步不敢登空,登空一步摔下山崖就会粉身碎骨。这样走了两个小时才熬过那段提心吊胆的路。然后就走在山脊上,晚上就睡在大树下松软的枯松枝叶上。第四天下午,小佟领我们找到一个向阳的山坡。山顶上是郁郁葱葱的大松树,山坡上有一片枯干的手把粗细的杨树林,再下边是草地,草地中间有一条清澈的小河。他认为这是个安营扎寨的好地方。放下行李后,大家就锯树的锯树,割草的割草,各种建材备齐后,大家就搭起窝棚来,小佟和小杜对这事熟悉,他们用草绳梱住两根树杆的上部,叉开做一侧的支撑,另一侧同样支起,中间搭一横梁,两边各斜搭十来条粗树杆。横搭较细的扬树杆,用草绳梱好,骨架就搭好了,然后从下到上铺好草,梱好,窝棚就搭成了。把剩余的草铺在里边地上,就可以铺铺盖睡觉了。窝棚里边很寬敞,可以住十几个人,我们几个人住进去还余不少地方,晚上我躺在里边,居然又有了“家”的感觉。

  第二天太阳刚出来,小佟就叫起大家支锅做饭。大家用三根木杆支个三角架,把锅用铁丝栓好吊在木架下,下边烧砍来的干杨木杆,或蒸或炒就能把饭做熟。

  大家吃完饭,太阳也升高了,发出耀眼的光,朗照着山峦草地。周围一片宁静,空气中透着松针和青草及花的香味,清新而好闻。这可是远离人群的原始森林,除了我们几个人,方圆几百里之内几乎没有其他人。小佟把大家分成组,两人一组,由一个跑过山的带一个没跑过山的,一方面学习在森林中辨认方向,一方面学习认药,等熟悉以后,就各自为战。

  小佟和我舅舅一组,小杜和我一组,小黄和小董一组。分好组后,大家先在近处山上选好小碗口粗的柞木棍,用它做药铲把,装好后大家就各自出发了。小杜带着我在山间的松林里走着,高大的松树直接云天,遮住了太阳,连光都透不进来。树下是常年的落叶,厚厚的,人走在上面象踩在海绵上一样松软。小杜一边走一边教给我看树皮辨方向,树皮亮而滑的一面是阳面,对着的是南,树皮暗而糙的一面是阴,对着的是北。再就是怎么走出去的要记住原路返回,可以在路上做些记号。如果实在迷路回不来,就顺着河流一直向下游走,总有一天会走出原始森林,不至于困死在里面。他又教给我要採的主要药材黄芪长什么样,我觉得黄芪苗就象槐树苗,不过是开着黄花。

  头两天我们没採到多少药,第三天我们就各自为战了。说这样效率高。我虽怵头迷路,但也沒办法。我一个人朝一个新方向走去。为了防止找不到回来的路,我就过一段在经过的树皮上用匕首刻一记号,这样我顺着山梁翻过了几个山头,走到一个偏僻的山坡,发现整个山坡开着黄花,长着大片大片的黄芪。我大喜过望,不一会就採满揹兜,我高兴地由原路返回,到“家”时天才半下午,人们还都没回来,等回来药材一集中,数我採得最多,晚上大家问我是哪里採的,我就把大致方向告诉了大家,第二天等我赶到那面山坡时,我发现大家不约而至都来了,一天就把那面山坡的药材採了个光。晚上舅舅悄悄告诉我,一般人发现那样药材多的地方是不告诉别人的,因我们採得药材虽集中晾晒,但是分称计量的,出山后按每人採药多少分红,我觉得无所谓,我还可以找新的地方。

  山里除了我们几个再没人烟,但却是动物的天堂。一天早晨我起身走出窝棚,看见东边的太阳刚出来,红红的象个大圆盘,朝霞分布在四周,映衬得山下的草地也泛着红光,我忽然发现一群鹿从一个山头跑出来,穿过草地向另一个山头跑去,有好几十只。还有一次是一群野猪也顺着那个方向跑过去。小杜告诉我,动物跑过时不要招惹它们。如果惹得它们群起而攻之,那是很危险的,特别是野猪,身体蹭满了松油,连枪弹都打不进去。何况山里还有老虎、黑熊等食肉动物,碰到要尽快想法逃生。但我看见的四不像样子却是很温顺的。一般我早晨比别人起得早。一天早晨我起来看见,一头牛一样大小的动物拱开窝棚的一角,在吃我们带进山的咸菜。我不认识是什么,喊叫起来。人们都起来看,但它看见人并不跑,你湊进它它就退几步,也不让人捉到,憨憨的很有意思。它头上长着鹿角,脸型像马,颈像骆驼,尾巴象驴尾,后来知道学名叫麋鹿。我们故意把它赶走了。

  药採得越来越少,天又接连不断地下起雨来。窝棚搭得很好,里面一点都不漏雨。但大家带得干粮快吃完了,又加上雨季的小咬象雾一样缠着人咬,戴着蚊帽也不起作用,咬得人火烧火燎地疼。最后只剩两天的干粮,而走出山需四天时间,于是大家决定撤退。

  没有了来时揹口粮的负重,回去时就把药材分给大家往外揹。往外走了两天就断粮了,第二天傍晚大家就找山韭菜炒着吃,就象吃草一样,但总比饿肚子强。第三天就饿着肚子往外走,到傍晚发现有筑路队的大帐篷,帐篷往外冒热气,也冒出蒸馒头的香味。大家就找筑路队商量,筑路队领导听说我们断粮的情况,一口答应我们进帐篷吃饭。吃完饭我们就在筑路队的帐篷过了一夜,第四天天刚亮,我们就告别筑路队踏上了归程。

  我们又回到进山时的小镇博克图,把药材卖掉每人分了几十元钱,离进山时的企望差很远。这时天渐凉了,我又没带防寒衣服,我决定回关内了。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筑路太行山

    下一篇:原罪

    >>>  返回作者里远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