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朱文科
2013-11-07 12:01   分类:记事   阅读:1010    作者文集
  1
  我从来没有记生日的习惯,常常是生日过去好久了,才反应过来。当然,童年时代不一样。
  小时候,母亲总会在我生日这天早上,笑呵呵地问我:“狗崽啊,今天我们家有个人要长尾巴了,你晓得是谁不?”不用说,肯定是我了,不过我故意装糊涂,摸着屁股歪着小脑壳说:“妈,我不晓得啊,反正我没长尾巴呀。”母亲就逗我:“好呀,你没长尾巴,那把这两个红鸡蛋给妹妹了。”母亲手里魔术般出现两个刚煮熟的红鸡蛋,我迫不及待抢过来:“我长了呢,长了呢。”后来,母亲离开了人世,少年的我初中未毕业就休学流入社会,为生计独自在外四处奔波,好多年里,我遗忘了自己的生日。
  昨天,一位好友问我何时过生日。我才想起,再过两个月,又是我的生日了。岁月真的不饶人,总以为自己还年轻,一眨眼就奔四了。生命的本质是悲哀的,我们无法抗拒容颜的衰老,更无法抗拒太多的残缺与遗憾。年轻时,我们有的是精力,有的是梦想,有的是激情,却因为单纯,年幼无知,错过不少机遇,浪费不少光阴。等到成熟了,人却老了,精力不济,记忆力退化,心有余力不足。青年人在梦里醒着,中年人在醒中梦着,都说四十不惑,我却是四十而惑。所幸的是,我们还可以追求快乐的人生。只有快乐才是岁月无法左右的,只有快乐才是与年龄无关的。
  
  2
  我的快乐首先来自我的坚忍。
  坚忍是构成生命性格的一块重要的基石。坚忍的人,无论身处逆境还是顺境,脸上总是含着微笑的,在风风雨雨中留下的是从容的步伐,是义无返顾的身影。我感谢过去那段苦难的经历,成就了我的坚忍性格。
  作为一个农民的儿子,我从小就明白,要摆脱贫穷的命运,唯一的出路就是读书走出那个偏僻山沟。从小学到初中,我一直很努力,成绩一直很优异。可由于长期吃咸菜,造成营养不良,最终使我初三没有读完,因一场重病休学。担任中学教导主任的三舅舅建议我复读,靠耒阳一中或者耒阳二中,他相信凭我的基础将来考上大学不成问题。然而,更大的打击来临,年仅五旬的母亲病逝,家中负债累累,连刚读完六年级的妹妹都不得不休学在家务农。父亲要我学一门手艺,以便将来养家糊口。我随邻村一位木匠师傅来到广东乐昌五岭山区,学做木工。在那个人烟稀少、几乎与世隔绝的山林,我总爱望着蓝天白云发呆。难道我的一生就这样碌碌无为下去吗?我是多么不甘心命运的安排啊?师傅看出了我的心思,那年冬天,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他拿半年的学徒工钱塞到我手里,说:“你回家吧,再不要来了,上学去吧。”那一刻,我感动得哭了。
  1990年9月,我怀揣一纸成人中专学校的录取通知书,走进雁城衡阳,重新捧上梦寐以求的教材。虽然是成人教育,类似现在读党校电大,不包分配,但我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埋头苦读书,成绩名列班上前茅。考虑到家中经济困难,为了节约生活费,我在第二学年时选择在家自学,考试时才来学校。很快,两年时间过去,我们毕业了,学校原先承诺推荐工作成了一句空话。回乡务农种田吗,那岂不让亲友笑话?倔强的我,发誓一定要跳出农门,找份正式工作。我没有像班上绝大多数同学那样去深圳广州打工,而是跑到耒阳城区做民工,目的是等待招工机遇。
  我先是在一家个体米粉厂做工。老板姓谢,是公安局一名警察。做米粉很辛苦,每天凌晨五点就起床,淘米,辗米,压粉条,挂在竹竿晾干,再打包,让老板娘踩三轮车去市场销售。一天下来,累得腰酸背痛,每月工资六十元。当时正值夏天,金盆塘村蚊子多,我就夜夜睡在中医院附近建筑工地的竹板上,数着星星,沉沉入睡。不久,遇到耒阳农业银行招考10名职员,我报名参考,笔试成绩第四名。因为没找关系没送礼,面试被淘汰。父亲有位故友的儿子,名叫李辉,在审计局工作。他有个同学是衡南县江口镇建筑公司经理,正好在耒阳西关有个工程,他便介绍我到建筑工地做小工。搞建筑很辛苦,但工资高些。期间,我认识了在西关居委会工作的刘少斌。刘少斌爱好文学和书法,他见我白天卖苦力晚上在工棚昏暗灯光下看书写作,想改变我的生活环境,便推荐我到西关旅社烧锅炉。旅社老板姓姚,是居委会干部,待我还不错,但由于工价太低,我做了一个冬天,就没做了。1993年春在五一路摆书摊,顺便卖香烟和冰棒。可是,生意并不好,还经常受城管大队的气。我只得在金盆塘村边开了个书店,租的门面正是开米粉厂的谢家的。书店开了三个多月,便开不下去了,搬迁到灶市彭桥路。门面老板伍满清,是灶市街道办事处的武装部长。他爱人在粮站工作,两口子对我很好,还帮我找税务部门的人,减免税收。一年后,我听说市水泥厂即将招工,便通过一个远房表哥的介绍,到了该厂做临时工,虽然也是苦力活,但工价比过去卖苦力好多了。在那艰难的岁月里,我一直没有放弃看书写作。我坚信自己总会有出头之日。
  机遇终于垂青我。1995年7月,耒阳市水泥厂旋窑生产线建成,面向全市招工,我考取第二名。本以为这次终于可以改变自己命运了,谁知在政审时让别人搞关系把我刷下来了,工人还是没当成。半年后,我托人找厂长求情,弄了个合同工,总算实现农转非的梦,有了稳定的职业,结束了长达三年居无定所的流浪生活。在水泥厂,我由一位普工干起,先后担任副班长、班长、车间考核员、厂部秘书,入党、提干。可是,就在我生活充满阳光的时候,又一次打击降临:工厂改制,由国营变民营,一千多职工下岗。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我苦苦追求两年的女友弃我而去。铁饭碗破了,爱情没了,我又成了失业人员。当时耒阳市广播电视局招考6名记者,我喜出望外,报了名,笔试成绩是第二名。我吸取过去的教训,通过电视台的熟人给局长送礼,结果被拒之门外。最终我在面试时还是被淘汰出局。事后我才知道,那个局长不肯收礼,并非他清廉无私,而是另外一个人找了他,那人成绩比我差,关系比我硬,我被替换顺理成章。面对新的挫折,我没有沉沦,毅然走向经商之路,在灶市街东风桥开了家南杂店。两年时间,买了房子,结婚生子,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家。
  2000年12月,我迎来人生的第二次机遇。市交警大队急需一名秘书,请求耒阳日报社推荐人选。编辑部谷经农、雷秀明等几位老师不约而同提到我。于是,我走进了公安机关,成为一名不在编的秘书。虽是秘书,但我还兼了档案员、宣传干事、水电管理员等多重职务。一个人干两三个民警的活,工资只有五六百元。我任劳任怨,埋头苦干,深受大队领导器重和赏识,也引起了局领导的关注。2003年3月,我到市公安局办公室工作,任综合秘书。一年后,局里协调市编委,为我解决了事业编制。在公安局,我如鱼得水,充分发挥自己的才华,不但承担了各类综合材料的写作任务,还兼顾新闻宣传,每年在各级报刊发表的作品超过两百篇,《人民公安报》都经常有我的名字,我因此成为全省公安系统有名的笔杆子。局长肖强年轻有为,是全国优秀公安局长,受到胡锦涛,温家宝等九大常委接见,前途无量。他非常器重我,多次找省公安厅,要为我解决警察编制。很多人都说我跟着他,会有不错的前程。不幸的是,2007年初,肖强在打黑斗争中出事了。《南方都市报》两个整版报道,并指责我是肖强的吹鼓手,全国几百家报刊、网站转载,一时间,我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2008年7月,我黯然离开了公安机关,调入现在的单位。
  回首过去这段坎坷的历程,我不得不相信命运,但又很不认命。不管现实多么残酷,我始终微笑地面对生活。我的网名“一个微笑”,就是这个寓意。我没有在种种挫折面前倒下,相反,我变得坚忍顽强,锲而不舍在拼搏。我依然充满一颗感恩的心,感激生命中所有帮助过我的人,也感谢那些破灭了我的理想甚至带给我苦痛的人。我认定只要努力奋斗,就一定会在人生路上有所收获。即使没有收获的指望,也要心平气静地耕耘。
  
  3
  我的快乐也来自于我的善良。
  善良与快乐,就像一对母女,善良是为人之本,快乐之源。人没有一颗善良的心,纵使你是世间最富有,也会过得不快乐。
  一颗善良的心使我无论身处逆境还是顺境,始终收获着无穷的快乐。我曾长期租住在灶市锦源大楼,那是农业银行抵债来的,连自来水都没有。全栋住户基本是做小生意的或者退休的老人。四楼有位姓陶的奶奶,七十多岁了,腿脚行走不便,子女不在身边。我经常在工余帮陶奶奶到楼下挑水,还义务承担了整栋楼住户的水电维护。过春节了,我帮每家每户写春联。我的付出为我赢得很好的人缘。每每听到别人的夸赞,我感到无比的快乐。
  我因为善良吃过不少的亏。印象最深的一次是1994年冬,陶奶奶的弟弟老陶对我说,市经济开发区在招工,开发区管委会的主要领导是他战友,他可帮我安排工作。为此,他索要了我两千元钱,说是打点关系用。然而两个月过去了,老陶再没有回音。我跑到开发区一打听,根本没有招工这事儿。我才知道上当了。我为追回两千元钱,找过老陶两次,可他坚持说买烟酒送个开发区领导了。钱,自然再也没有讨回。还有一次是1998年,当时我从水泥厂下岗了,大义乡石镜村符家一位老乡找到我父亲,说是我这么有才华,应该到政府机关单位去,现在做小生意可惜了。他的哥哥许立程是郴州市政府秘书长,可以帮我安排个好单位,说起来,许立程还是我父亲的徒弟,年轻时曾跟随我父亲学木工。父亲听信他的话,给了他五千元钱。过了一个多月,他说钱送给许立程了,答应以后有机会就帮助安排我的正式工作。我们等了半年,毫无结果。父亲无奈之下,亲自带我去了郴州市政府,找到了许秘书长。结果,许听说了他弟弟的事,气得不得了,说我们上当了。七十多岁的父亲请求许看在过去的情分上帮我一把,遭到断然拒绝。事后,父亲老泪横流,自责是他没用,害了我一辈子。我安慰父亲,吃亏是福,人生在世,不一定非要有个正式工作,非要当官。
  一颗善良的心使我做过两件足以终生自豪的事情。一件是我曾经冒着可能开除工作的危险为一个十三岁的见义勇为少年伸张正义。那是2002年3月8日,本市某初中一年级学生彭健趁妇女节学校放假半天的机会,邀了几个同学去学校后山脚下的耒水河边玩,恰遇七个流氓对本校两个女生欲行不轨。彭健挺身而出同歹徒搏斗,并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及时报警,110民警迅速赶到现场将危险中的两个女生救出。可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学校和耒阳市有关部门以彭健违反了学生不许私自到河边玩的校规为由,不承认他的行为是见义勇为。彭健的父母都是下岗工人,生活困难,而他的几千元医疗费用却无处可报。彭健的父母不断上访找有关部门讨要说法,还到当地电视台和报社投诉,毫无结果。我听说后拍案而起,连夜写成一篇三千多字的通讯稿,先后发表在《光明日报》、《人民公安报》、《湖南日报》等十多家报纸,《今日女报》还发了头版头条,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然而,市委政法委不但坚持以前的结论,反而认为我是在故意同市委市政府抹黑,随时可能影响我的工作。在那样敏感的时刻,我没有退却,而是与光明日报湖南记者站站长唐湘岳携手,以《是见义勇为还是违反校规》为题,在《光明日报》、《湘声报》等报刊发表,并连续追踪报道,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全国近百家报刊转载了我的文章,新浪网、光明网等网站就这个事件展开了讨论,甚至惊动了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栏目组和上海东方卫视。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耒阳市委召开专题会议,认定有关部门的结论是错误的,彭健的行为属于见义勇为。随后,市里召开了表彰大会,在全市中小学生中发起了向彭健同学学习的活动。
  另一件事是我曾经用爱心唤醒了一个植物人。那是2005年8月,本市东湖乡玄芝村十七岁的少年黄琼遭遇意外车祸变成植物人,连续七十多天没醒来。黄家为抢救黄琼卖掉了房屋,陷入绝境。我听说后,一边通过新闻媒体和网站呼吁社会各界捐款,一边发动全局民警和自己的亲友捐款,短短两个月共捐款3万余元。我自己两次捐款1000元不算,还联系一位作家朋友,解决黄琼的姐姐黄瑶霞读高中的学费,我则承担了她的生活费。黄琼终于抢救出来。他醒后,我又通过一位交警朋友为他找了位老中医,免费为他治疗。后来,黄琼终于开口说话,还做到生活自理,被誉为医学上的奇迹。遗憾的是,两年后,黄琼突发重病,病逝了,黄家再次陷入绝境。我又通过自己的关系,为他家解决了低保,争取作为计生部门的特别关怀对象。这些年,他家只有有什么难处,首先想到我,我都尽力帮他解决。
  在耒阳,很多人都亲热喊我“朱科长”,其实我什么长都不是,只是平时我很热心,乐于助人,也帮助了很多的人,才赢得普遍的尊敬。老作家刘华江曾经这样评价我:“朱科长是一个热心公益活动的人。他以前是耒阳市作家协会的常务副主席,今年换届,他当主席本来是众望所归,特别原因他被选为执行主席。仔细想来在一个群众组织中安排这么个职务有点不伦不类。其实,他不是主席也是主席,因为作协的日常工作基本是他包揽,作协办的刊物《湘南文学》是他的主编。耒阳市文联在今年6月才姗姗来迟,之前,文科就像没有头衔的文联主席。耒阳市乃至衡阳市的一些文艺团体有什么事就找他联系,某些活动也请他出席。他的朋友很多,老中青三结合。他对年长的称某老、老师,对同辈的称阿哥、阿姐。他真有点哥们意气,对帮忙、聚会,那怕打牌都有请必到。可以说,他是耒阳市地道的基层社会活动家。”
  多年的经历告诉我,以一颗善良的心多帮助别人多献爱心,其实也是一种快乐。
  
  4
  我的快乐还来自于我的情趣。
  情趣是以兴趣为基础的,有了兴趣才能发展到情趣。一个有很多兴趣爱好的人,必定是一个有情趣的人,一个有情趣的人,必定是一个快乐的人。因为他的生活是多姿多彩的,充满了真善美。
  人的兴趣爱好不同,情趣也不同。我们不能因为他对某一项不感兴趣,就认定他没有情趣。当然,世界上确实有无情趣的人,他懵懵懂懂来到人世,又懵懵懂懂地离开,毫无快乐可言,枉了人生。
  我的兴趣爱好广泛,最大的兴趣莫过于读书了。我每到一个城市,首先想到的是书店在哪里?为了节约购买一套书的钱,我曾经饿过两天肚子,为了一本心爱的书,我也曾得罪一位借书不还的朋友。我涉猎广泛,不只爱看文学书,法律、历史、哲学、医学、生活、旅游乃至看相算命等各类书籍都看。“腹有诗书气自华”,读书使我享受到恬淡宁适、心安理得的快乐,远胜过服饰的奢华或家宅的堆金积玉。
  文学是我的宿命,写作是我最钟情的兴趣。长期以来,人们有个误解,总认为写作是一项苦差事,是痛苦的事。我恰恰相反,写作带给我的是无穷的快乐。因为,我把写作当成自己与心灵对话的独特方式,从不强迫自己写东西,也不刻意追求成名成家。写作是我快乐的源泉。失意时,我会逃循到写作里去;欢乐时,我会表现到写作里去;孤独时,我用笔与纸填补空虚;苦闷时,我会把愁和苦发泄到笔尖……我常常想,也许我一辈子成不了大作家,我可以成为一辈子的“坐家”;也许我今生成不了大富翁,却能够拥有一笔最丰富的精神粮食。
  旅游是我的第三大爱好。我每年要去一两个全国名胜景区。平时,我常爱邀一帮文朋诗友去野外采风。每去一个地方,我要写篇游记,并计划将来出版一本游记文集。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寄情山水之间,能让人忘却尘世的烦恼,洗尽心灵的污垢,眼睛吞吃美好的风光,重新投进生命的快乐之中,是对浮躁心灵的最好拯救。人人都是地球村的匆匆过客,生而不知从何处来,死后不知到何处去,生存就是旅游。
  我还有很多兴趣爱好。我喜欢交友,人生能拥有一帮知己朋友就是美好的财富,友情带给我的是温暖和欢笑;我喜欢运动,跑步、打球、散步、游泳、爬山,它们让我拥有健康的体魄;我喜欢上网、读报、看电视,足不出户也能知晓天下事;我喜欢听音乐,它让我忘却了忧愁和孤单。一曲《橄榄树》甚至激发过我要去新疆沙漠的欲望。
  
  5
  我的快乐更来自于我的知足。
  回首我这三十多年,不曾混得一官半职,不曾赚得腰缠万贯,却已很知足。作为一个没有任何社会背景的农家子弟,我较之不少同龄人,我起点低,起步晚,能有今天这样的社会地位和事业成就,母亲在九泉之下该是感到欣慰的了。人的烦恼往往是由于欲望太多太高而不能实现造成的,惟有知足者才能拥有无与伦比的欢快。当然,知足并不代表停步不前,知足中更要看到自己的不足,鞭策自己时刻保持一颗坚忍、乐观、积极向上的心,继续努力着,奋斗着。
  我卑微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因为我是平凡的;我微笑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因为我是坚忍的;我快乐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因为我是知足的;我幸福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因为我是诗意的。
  
  [作者朱文科系湖南耒阳人,迄今已在各级报刊发表作品400多万字,作品30多次在全国征文获奖,并入选数十种文学选本,其中散文《想你,故乡的山溪》选入全国中职学校通用语文教材。著有长篇校园小说《红枫之恋》、长篇历史小说《血色野菊》、长篇纪实小说《血色幽兰》,散文集《煤油灯》,诗集《睫毛上的村庄》,主编蔡伦故里《当代文学作品选》一书。现为耒阳市作家协会执行主席,创办民刊《湘南文学》。 QQ418206799]

上一篇:淡淡的悲哀

下一篇:遗漏在乡村的奶名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