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故乡春来时

雁字回时
2019-03-12 19:25 分类:散文  阅读:1375  作者文集

  阳春三月天乍暖还寒,一身棉衣在融和的阳光下,有点急燥燥的感觉,门口的石缝里挤出来一些不知名的小草,密密匝匝的簇拥在春风里,默默书写着春日的一份感动。被母亲们称之“小虫卧胆”的野草,紧紧匍匐在蒜苗地,足享着早春阳光的灿烂明媚,宝蓝色的碎花贴着翠绿的叶,像极了哪个小姑娘的碎花裙。

  门前的张氏老坟老的不能再老,多次被人踏成光溜溜的平路,又多次被其后人隆起,循环往复。你走你的路我上我的坟,一年年来互不干涉、相安无事,岁月已让一些本该有的敬重成了礼节。

  老坟在昨天被他的后人刚添过新土,坟上的白纸条随风飘舞。人说:“远怕水近怕鬼”,这片门口的老坟地,这片近的不能再近一直近到心窝的地方,从幼时到现在、从我到一个个发小玩伴,我们却没有一点害怕过。倒是一次又一次的在里边捉迷藏、逮知了、拾桐花,成了记忆深处的乐园。

  孩子们吵着要放风筝,草长莺飞的季节,也是放风筝的好时节,古诗有曰: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古时候没有星期天,只能在放学时畅玩。而今可是该歇息的星期日,可以让孩子们不去想作业、课本,不用在乎学习上压力,痛痛快快的玩一场,也是对幼小心灵的爱护!

  带她们来到那片坡地里,不大一会三只风筝翔飞高空,她们玩的不亦乐乎。我记起小时候,曾跟着毛蛋、孬蛋他们用报纸学做过一个风筝,也是玩的快乐异常,可现在竟然没有一点兴趣了,真是年龄大了, 融不进孩童的热闹。一个人不由自主来到长满蒿草的沟边,惦记着薅一些白蒿回家蒸菜吃。

  虽已春天,沟底的杨没有一丝绿意,但春天来临,故乡从来不欠春天的任何一种颜色。麦苗青青绵延万里,菜花金黄起起伏伏,再点缀些粉的桃花、白的杏花梨花,便是锦色丰盛的世界。只要你有足够的情怀,低头抬头都是春,就连柔柔弱弱的地丁,也能从泥土里开出一团团一簇簇的花儿,不卑不亢笑春风。生命就是这样无论怎样卑微,开的肆意一些认真一些,也不失为美丽的一最。

  毛茸茸的杨穗缀满枝头随风摇曳,学起幼时从树下捡起几条捏在手中,在孩子们眼前一晃装出怯怯的样子大喊:“毛毛虫、毛毛虫……”吓得她们四下乱窜然后哈哈大笑,童心无眠,自己倒像个孩子。

  绕着沟边薅白蒿,天旱的令它们只有指甲盖那么大,嘟囔着它们不给力,心中多少有一些不甘,春天吃不上一顿白蒿菜,仿佛过了个伪春天似的。等吧!等一场春雨来临,万物生长,一顿白蒿菜留不下春天任何的憾事。它会让快乐的更快乐,丰盛的更丰盛,丰盛的让生活充满无穷的乐趣,让你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前行!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一碗粥香

    下一篇:那日踏雪寻梅,今日与梅同寂

    >>>  返回作者雁字回时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