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拆屋

郑根章
2019-04-24 12:40 分类:散文  阅读:1311  作者文集

        我家的老屋昨夜闯入我的梦境里来了。北面山墙向外倾着,已经哗啦哗啦向下掉土;檁木头陷进了几寸,眼看就要掉下来;瓦带边儿露出一道宽宽的缝隙,可以塞进去墙板。这样的老屋意味着非修不可,再勉强住人就十分危险。
  这时,我的一个初中同学走过来,自告奋勇说他会修屋,最近发明了一种新方法,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修好山墙,而不伤主房一根毫毛——我们那里的习惯,通常是墙坏“医”墙,顶坏“医”顶的,所以才有此说。我听后将信将疑,难道传统的方法不行了吗?不费吹灰之力修好山墙,这可能吗?莫不是吹牛吧?
  我的这个同学名叫天喜,在校和我同窗七年。他的情形我还能不知道吗?她是班里的老吹,教室里的灰气都是他吹起来的;学习比我差得远,每逢考试总得我“照顾”着,要不,准会考到班里的后两名,能连连升级,和我从小学处到初中吗?但有一点,他在我面前一向诚实,所以我才和他一直都要好。
  “你不信吗?”天喜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忙解释说,“我可是咱村里的改革状元。去年,我想出的处理地基新点子,既省工又省时,曾得到乡里的表扬哪!今天我说的修葺方法,还是我的保密产品哩,看在老同学的份上,我做给你看,让你也开开眼界。”那样子,就跟一个改革家差不多。
  “你说的玄乎。”我一面说,一面想:士别三日还当刮目相看,何况我和他十几年没见面哪,你能断定人家在吹吗?但总得眼见是实,不妨让他一试。还没等我开口,天喜已蹭蹭几下上到了山墙上,动作利得像狸猫上树,然后分开两腿,骑在上面,随手掷下一根导火索什么的,要我点着。
  我心想:这不是要炸毁山墙吗?好歹天喜的催促已使我无法多想了,于是就点着,自己闪到院子的一边去,找了个安全的地方蹲下来。那导火索什么的,“哧哧”冒着黑烟冲腾上去。而天喜骑在墙上,岿然不动,俨然一个勇士,口里念念有词,双手不住比划着,就像巫婆作法一般。我心里很纳闷,这叫哪一门子法啊,但很快又揪成一团了,如果爆炸,天喜不等于自毁吗?我不仅闭上了双眼。只听天喜“咄”的一声,我睁眼看时,一道激光从天喜身下顺墙俯冲直下,亮如夏天的闪电。我连忙又闭上了双眼,只好等待那一个惨痛的爆炸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爆炸响,倒是人声哗乱起来。原来天喜“发射”的激光向下途中,突然折向,向外扫描,好多不知何时也来围观的人都被射伤了眼睛,正在叫苦不迭。再看那山墙,依旧倾斜着,并没什么恢复。这就是天喜所谓的新方法吗?狗屁也不是!我终于明白天喜在骗我了,得跟他说去。但再看那山墙上时,天喜已无影无踪了·······
  我知道梦境大多是荒诞不经的,我的这个梦境自然也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但毕竟发生在我的梦中,因而是一个荒诞不经的真实。天喜是我的老同学,一向对我诚实,而现在居然打着'改革"的幌子来骗我,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昨夜梦醒之后,我失眠了。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不学虫

    下一篇:大鬼园 小鬼园

    >>>  返回作者郑根章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