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看云

雁字回时
2019-07-08 10:34 分类:散文  阅读:218  作者文集

  人说:“天边飘来故乡的云。”大抵是故乡的云是最美丽的,其千变万化,在故乡的头顶来来去去,会让你情不自禁的跌入故乡的万丈乡愁之中。 


  刚 立秋后的季节天渐凉爽,玉米晒红缨、棉花开白云、红薯藤爬上了路沿,萝卜、葱、白菜、辣椒,仰仗脚下土地的厚重,长的绿盈盈、水灵灵的。贪玩的我们曾几度疯跑在田野的小路上,捉蛐蛐、逮蚂蚱、摘马泡、薅莎草编跳绳编裙子,玩的不亦乐乎。 


  累了停下来,会爬上地头的那棵柿树看起云来。看云懒洋洋的如丝如絮,在广袤的天空里轻飘飘的游,小云块撞上大云块,慢吞吞的来个拥抱,两朵云就融合在了一起;看云层层叠叠、起起伏伏,像巍峨壮丽的山,一直就矗立停留在你的眼前,久久不愿离去。你一直盯着看着,不觉就是一下午的时光,等看得你眼酸目胀时,不由得从眼前的庄稼地开始向远方眺望,那绵延起伏的庄稼、那广阔的土地好似也变成了绿色的云,和村头飘起的炊烟一起,悠悠飘忽、袅袅升腾,此刻天地万物皆在云里。 


  家乡的土地上有一种野草叫“掐不齐”,叶子椭圆指甲片大小,厚实、浓密,随意匍匐在路边、林下或是河滩的沙盘地里,听老人说它能用来占卜明天的天气。由两人面朝太阳左右而坐或而立,各持叶的一方,一二三拉起叶子一分为二,以叶的裂痕断天气,左掌晴右掌阴,尖角为晴、缺口为阴,所以我们又叫这草晴阴草。 


  暑期的雨排的很密,三天一大下两天一小下,庄稼是饱吞吞的喝足了水,却死死困起了我们的脚,只能呆在屋内闲坐,巴巴眼盼着晴天的到来。到放晴的雨后,像极了出笼的小鸟,一溜烟蹿出来,一直蹿到后坡那废弃渡槽边,拽上一大把的掐不齐,躲进拱圈之中,开始占卜明天的天气,如果不幸占卜到阴天,那就耗上半晌时光赌上一把掐不齐,一直占到晴天来临。 


  如果顺利占卜到晴天,余下的时间我们则坐在拱圈里看天空、看云,看明媚的天空用昙花的白、葡萄的紫、绸子的红、五彩石样的斑斓,造就出乖巧的小猫、忠诚的狗、温顺的绵羊、咆哮的狮子,直到日落西山、云渐远去,那美丽的云出现在我们的梦中。 


  成年,走进这个小城,总是匆匆低头赶路,很少停下来静静的看天空、看云,偶尔抬头那略带忧郁的眼睛也看不见它们该有的美丽,仿佛系在那快乐之上的纽带断了。 焦虑、失眠、疲惫之感常常在沉重的生活中打转,冲不破、打不败,找不到出口、迷失着方向。家里的人说你该回来看看,回来说说话,一切都了了。 


  顺从的 回去,脱下“战袍”换上旧衣旧鞋,吃起粗茶淡饭,蹲坐在门口的水泥墩或大石头上,不用满嘴文明、小心翼翼,只需要静静的坐下来。门口的婶来了、屋后的大娘来了,邻近的奶奶来了……她们和我拉家常也会向我咨询一些高血压、头晕头痛这些简单的疾病知识,我会尽己所能一一解说。她们和我说生活的如意与不如意,说家里的房屋、地里的庄稼,说村子里的人和事,她们一直笑嘻嘻的和我说着,不论轻重无关悲喜,一直说到词穷语尽便开始长长的沉静。 


  这个时候我会抬头天空看云看她们,看白云的白爬满她们的头顶,看晚霞的火红染红她们的脸颊,看着看着她们就成了一朵朵的美丽云,看着看着我们就成了一朵朵故乡的云,成了一朵朵飘在故乡大地上的自由自在的云,看着看着所有沉重苦恼的事情也都云淡风轻、烟消云散。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人间有味是炎夏

    下一篇:雨可洗心尘

    >>>  返回作者雁字回时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