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梦中的泥草房

远遁
2020-01-09 08:40 分类:生活散记  阅读:234  作者文集

啊,我又梦见童年时居住的泥草房了!

房前没有翠柳,可院里从来不缺少绿荫:白日,蜜蜂在那里奔忙;深夜,蟋蟀在那里吟唱。房后没有小河,可夏季从不缺少水沟,肥猪在那里欢快地打泌,你路过那里,它会愚蠢地向你张望。房檐下,燕子逢春必归,它教导我们什么是母子天性。院子里,雄鸡让食,它启迪我们什么是夫妻之情。

你不是总问我什么是幸福吗?幸福是第一次从菜园里摘下来的黄瓜;幸福是妈妈从鸡蛋里孕育出的又一批新的生命;幸福是睡觉前点燃的烤人的火炉;幸福是腊月锅里能够粘掉你牙齿的年糕……

泥草房里有太多的故事、太多的记忆。那里有每日需准时守候的评书连播,有冬天奶奶在火盆里烧的土豆,有停电时书案前摇曳的灯烛,有睡梦中不知哪个兄弟惊喊的梦呓,有老鼠夜晚的搅扰,有月光温存的抚慰,有鸡雏对阻碍它来到人世的最后一块壁垒的摧毁,有爱犬在病疫的折磨下所作的最后一丝挣扎……

我的乡亲们啊!你们为何惧怕夏日的淫雨,将草顶换成了铁皮?需知雨滴落在盆罐里,那才是人世间最美的音乐;你们为何担忧春季的狂风,将草顶换成了红瓦,即便茅草被卷走了,不是还可以拾回来吗?因为我们本来就一无所有,有什么担心被刮走呢?

再也见不到梦中的泥草房了。院墙内的母亲们顶着苍苍的白发在惦念工地上的儿子,地板上的孩子们怀着殷切期盼守望着快递车上的父亲。猪再也不打泌了,吃完添加剂整日睡觉,真的变成了蠢猪;鹅不会游泳了,因为它们终生也没有见到过池塘。柴门无犬吠,风雪少行人。

泥草房中没有漂泊,有的是陶渊明淡守的那份宁静;泥草房中没有凄惶,有的是一年三百六十五日的安之若素;泥草房中没有孤独,有的是真正的天伦之乐;泥草房中没有攀比:泥,都来自大地;草,都来自旷野。

因为梦想,我们离开了泥草房;因为攀比,我们体验的是凄惶;云虽高,但毕生飘泊;山虽高,但终究孤独。

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昔日梁间的燕子,你如今在哪里呢喃呢?



  • 共0条评论,请登陆后发表评论


  • 上一篇:多彩夕阳

    下一篇:窗外有棵树

    >>>  返回作者远遁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