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的劝诫

远遁
2020-03-12 10:54 分类:微型小说  阅读:301  作者文集

老蛟的昨夜又是一个不眠夜。

这一夜他没有钻研苏格拉底的哲学,也没有描摹达芬奇的名画;既没有鉴赏苏轼的诗文,也没有考察中世纪的建筑,而是在麻将桌前“战斗”了十二小时。

昨夜老蛟是在晚上七点钟抢到位置的。刚开场时手气不错,两个四圈下来,他就赢了八百多块。当时已经九点多了,按理该回家睡觉了。可是老蛟上周买电视机花了一千块,他想再赢二百电视机钱不就回来了,就相当于其他赌客给自己买的电视机看。于是老蛟又战了起来。

怎奈赌场上风水轮流转。第三个四圈一开始,老蛟就开始抓滥牌。第一把断幺,第二把清一色,第三把门前清。没几把,前两个四圈赢的八百多又输了回去。

老蛟不忍就这样休战。他想把那八百块钱捞回来,哪怕不够一千,就当自己花二百买台电视机看了。就这样一直玩到天亮,老蛟一算账,这一宿不但一分钱没赢,总共还从自己兜里拿出三百多块。

拖着疲惫的身躯,半闭着干枯的双眼,老蛟回到家中。

老婆因嫌他滥赌,一上冬就进城打工去了。房内清锅冷灶,屋中一片狼藉。老蛟也无心吃饭,一头扎进被窝里补起觉来。

这一觉一直睡到红日中天。房门一响,儿子从外面走了进来。儿子今年二十刚出头,整日也是在赌局厮混。老蛟抬头一看,见儿子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知道他是打麻将输钱了。老蛟从被窝中爬起来,正襟危坐,开始劝说起儿子来:

    “你知道吗,久赌无胜家。天天赌,是不可能赢钱的。就好比地上放着三口缸,两侧的缸各装半缸水,中间的缸是空的,现在把左边缸中的水倒入右缸,右缸满了,但必然有几滴水流入中间的空缸中。再把右缸中的水向左缸倒,中间的缸又接了几滴水。如此往复,最后两侧的缸都空了,只有中间的缸才是满的。赌博也是一样道理,赌客的钱最后都落入了赌场老板的腰包……”

    儿子听得正不耐烦,忽听窗外有人叫道:“老蛟,我那儿三缺一,你去不去?”老蛟二话没说,顾不得劝说儿子,急忙忙奔赴赌局。



  • 共0条评论,请登陆后发表评论


  • 上一篇:文明与兽性

    下一篇:小孩为啥不睡觉

    >>>  返回作者远遁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