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月色

朱文科
2013-12-26 15:30 分类:情思  阅读:306  作者文集
  
  家住西湖游园边,近水楼台先得月。自从西湖游园建成以来,每个夜晚我都会独自漫步,绕湖水三四圈,刚好一个小时路程。
  “东洲桃李争春色,西湖荷花映水红。唯有蔡池双月美,夕阳斜照耒江东。”这是清末李楚渔写的《耒阳八景》后四句,从诗句中可以感受出,过去的西湖,有很多荷花。不知何故,如今的西湖看不到荷花了。倒是有月亮的夜晚,西湖的月色迷人起来。
  此刻,一轮圆月斜倚在头顶,圆圆地,黄黄地。稀疏的白云散淡地镶在天空,被月光衬托得那么雪白,而深蓝色的天空显得那么高远。这是来自东汉的月光,来自蔡伦头顶的月光,飘洒在桥上、亭上、树上。公园的人很多,我坐在石椅上。一阵清凉的风吹过,很是温柔,消除了白天的浮躁。低头,是野草的香味,蟋蟀的声音;抬脸,是鼓胀的圆月,相伴的星星。好久好久没有这般宁静而恬然了,白天里工作与家庭的双重压力,此时得到彻底释放。我忆及幼时在乡村,村民们在月的宁静幽深世界共存同乐、互慰同憩的情景。我的父母,相亲相爱的父母,坐在在村口的槐树下,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给我们讲嫦娥奔月的故事。而如今,现代人不仅走出了日落而息的生活状态,有了更丰富的夜生活,也走出了炊烟土屋,生活在钢筋混凝土的高层建筑物里。科技带来了便利,月亮却离人类越来越遥远。
  我起身,信步走向公园的一角。很多中老年人在悦耳的音乐声中,欢快跳着舞步。最近几年,小城流行街舞、广场舞。一到夜晚,公园的平地上,站满男男女女,中年妇女最多。她们跳着跳着,连湖中的月亮都受到感染,一动不动看着这些幸福年代的人们。我闲庭信步,迎面走来一对情侣。女的二十出头吧,似曾相识。月光洒在她的脸上,显得很平静,她对我笑笑:“你好。”来自内心真诚的问候,让我忽然觉得人与人和谐相处的美好。多么熟悉路径,多么熟悉的月影,微风吹过,轻柔如诗。月光如水,自由飘洒,挂在垂柳上,挂在桂花树上,挂在石栏杆上,也挂在我的心头,撩起我无尽的情愫。
  月淡风清,云卷云舒。我走向湖中小岛的林萌深处,细细品味着生命的这份寂寞,这份孤独,这份淡淡的愁绪。月夜是大自然的恩赐。当世界万籁俱寂时,当万家灯火闪烁时,我们就会拥有一片自由的天空,一段诗意的享受。无论云淡风清、星耀月明,还是云遮雾罩、雾霭沉沉,大自然都像一张恬静的网,默默地帮助我们滤去跋涉中的劳顿和困倦,安抚伤痕累累的心。我们在与自然的对视中,会感觉到一道温馨的暖流流遍全身。我们不再为嘈杂喧嚣的世俗所围困,不再为生计忙忙碌碌,疲惫的身心得到最大的恢复和慰藉。我最喜欢夜深人静,独坐在西湖边的,任凭徐徐吹来的凉风,轻拂心田。思绪如断线的见筝满天自由地飘飞,细细咀嚼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宛若受伤的小鸟,舔净自己流血的伤口。悠悠往事携馨香缕缕,年轻时的梦乘一叶风帆徐徐而来,涨满心田。曾经拥有过的辉煌与失意若轻烟而逝,却沉淀下对生活的执著与渴望,蕴藏心间。于是,岁月就增添一份沧桑,思想就孕育一份成熟。
  张若虚诗云:“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西湖月色虽然没有春江月色般迷人,没有荷塘月色闻名,却也是古城耒阳不可多得的美景。它与三里外的蔡池遥相呼应,光芒四射,让人读懂了耒阳的前世今生。耒阳自秦时设县,绵延至今,作为中华农耕文化的发源地之一,作为伟大发明家蔡伦的故里,曾经推动了人类文明进步。今天的耒阳,已发展成一座四十多平方公里、四十余万人口的中等城市。西湖月色,见证了耒阳古城的由小变大、走向秀美繁华。倘若没有我们耒阳人蔡伦发明造纸术,就没有人类文明最辉煌的一页,再美的月色,也抵不过这一掬湖水。倘若没有这种创新精神和革命斗志,就没有今天幸福的小康时代,再多的西湖游园,也带不来自由快乐。
  亲爱的朋友,夜晚请到西湖游园来,扯下一片美妙的月色,定然让你感到一份难得的惬意享受,收获一份别样的感悟。
  (2013年11月2日)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东湖泡温泉,最柔软的时光

    下一篇:马家巷,耒阳的“脐带”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