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芳聚

猫妈妈
2020-03-29 22:45 分类:短篇小说  阅读:246  作者文集

  幕起:教室里黑压压一片,坐满了学生,翁翁营营的,象蜜蜂结队飞过,童老师闪亮登场了,标配的黑西装,小立领深色衬衫,妥妥的型男一枚!手里拿着一沓文件,他未言先笑无比诚挚的说:‘’我是学校派来的代表,但我更愿是你们的校友,兄长,不讲谈判,今天只聊心里话。你们在座的虽不能说是天纵娇子,但也是经过多少次严格考试的选拔才进入我校读研,你们的亲人谁不希望你们平平安安的把学业完成?”他顿了一下,环顾四周,鸦雀无声,似乎有点效果,又接着说“学校为了改善大家的住宿条件,在西校区盖了新宿舍楼,已经竣工了,每年的住宿费不变,提供免费上网,我都羡慕你们是多么幸运的一届!但出了什么事,大家都在闹着往外搬,外面的环境有多乱,你们知道吗?谁来保证你们的安全,一旦有什么事。我们怎么向你们的父母交代?”童老师有点激动,语调上涨了几个分贝,他用握解剖刀的手指弹弹文件袋,说“你们说说看,什么原因让你们拼命的往外挤?”。“请派个代表上来?”,过一会,一个男生被簇拥着向前推去,但男生的手粘了胶一样死抓劳桌角不放,向后坐去的屁股十分滑稽,一阵哄笑。这时二班的葛晓清霍然站起,拨拉开那个怂男,向前走去,她死劲甩了甩了额前的一缕碎发,面不改色,真有点为民请命的味道,她慨然说道“学校既为我们着想,为什么没想到高压线会对我们未来的健康造成多大的影响,您去查查,高压线带来的电磁场轻者可引起神经衰弱,重者可诱发白血病,脑瘤等,请看窗外,让我们怎么能安心作息?”一条横贯南北的高压线正穿过新宿舍楼,摇摇晃晃的一路走过,童老师看了一眼这个身材不高,但姿态挺拔,言语犀利的小女生想,幸亏早做足了准备,否则第一阵就败了。他胸有成竹道“跑这个楼的手续用了一年半时间,盖了大大小小几十个章,一切建筑施工合乎要求,高压线与住宅的距离经过专家精确计算绝对在安全范围,我以我人格担保,这有资深建筑师及权威医学专家的证眀‘’,“我看看好吗?”葛小清把文件拿在手里迅速浏览了一遍,很轻蔑的说“您凭什么让我们相信?我再问您一句,市长的儿媳可在外租房,平民的子女就不能吗?”童老师的脸刷的变了颜色,被人揭了短似的,声音有几分悲怆“此刻,我很难过,觉得从来没有如此的挫败感,我们师生失去了最基本的信任,刚才的举动,是在污辱我的人格!‘’,盛怒之下他拂袖而去,对峙戛然而止。

  三天后,学校答复“愿搬出去的同学必须有家长的亲笔签字并自负一切责任。”

  过几天,各式小车辘辘穿行在校园内外,一小撮脱派还是搬出了校园,绝大多数学生还是高高兴兴从东院挪到西院,为啥不高兴?免费上网,阔气的大房间,脑瘤的事本来就是无稽之谈!

  462寝室的几个小女子不是非搬不可,只是陈默这个室友让她们越来越HOLD不住了,有一天,依卓回宿舍取东西,阳台的门大开着,风把窗帘吹起了鼓帆,陈默双手把在栏杆上一动不动,依卓真怕她纵身一跃,心怦怦跳了起来!她最近常这样,露天的阳台,单薄而又窄小,是为同学晾衣服建的,陈默举止怪异,谁也不敢同时跟她出现在阳台上。记得,刚入学时,她不是这样的,陈默是从北京一所医学院调剂到这个二本院校的,算下嫁了,她知识面广,爱讲道理,粘粘道道的,能喝酒,给她们没少挡酒,西安的大妞,酒杯一仰,一排碎芝麻牙在酒沫里烁烁放光!从啥时开始的呢,晶晶分析:‘’她自视甚高,二次六级英语都没过,受了刺激呗!‘’又不全是,总之,不知从啥时候,她就渐渐淡出了她们的圈子,背着双肩大蛤蟆包独来独往,有好事者跟踪她,一个饭口,她能从这个食堂再走到另一个食堂,5个食堂,她都光顾一遍,最后,回卫生间扪嗓子眼。晶晶她们几个也试着跟她唠唠,但她不睬,竟说不搭边子的话,不高兴了,她们三个在底下洗脚闲聊时,陈默突然就从围帘里扔下点什么,刷拉一下子,就噤声了!所以,她们都远远躲着她,趁这机会,搬走是上策!

  她们三个开始看房子,岚岚只有一个要求,不能撼动,必须有一个小间让她单独住。她说得有道理,她男朋友常从外地过来,自己住方便,况且,晶晶和依卓是公认的铁闺蜜,住一起正好蜜里加糖!

  踏遍k城的大街小巷,旮旯胡同,终于敲定了让她们基本满意的房子,有一小间让岚岚装饰成了公主房,零零碎碎的小饰品挂得到处都是!唯一不足的是,大房间只有一张大床,岚岚调侃她俩“不仅是蜜里加糖,更要双宿双飞了!”,晶晶和依卓美滋滋的!

  乔迁那天象模象样的摆了一小桌席,请了帮忙搬家的依卓几个老乡,新的生活马上开始了,大家心里都打着兴奋的小鼓点!

  蜜罐的小日子不长,晶晶就觉得昏暗了起来,一张床,两个铺盖并在一起,刚开始真有点郞情妾意的味道,一唠唠很晚,但晶晶爱洁净整齐,从来床单抻得平平的,不往床上放书籍等任何杂品,走时还好,现在每次回来都发现床单皱巴巴的,凌凌乱乱的扔了不少零碎,如钢笔呀,钥匙呀,硬币呀,最可恶的是图书馆借的书,城门失火泱及池鱼,她这边肯定受累及不少,她不好直说,就把书往那边推过去或放凳子上,但依卓我行我素,床仍然象个杂货铺,晚上拣巴拣巴就睡上去了!在校时因为底下是电脑柜,上面是床,女生又爱弄围帘,纯粹个人天地,互不相扰。晶晶几次想说,又怕伤了她自尊,索性弄个毛巾被再罩上面。

  晶晶还发现依卓越来越不拘小节,有时上完大号就忘冲了,穿的拖鞋除了洗澡不见她洗刷过,好象就一件睡衣似的,没完没了的穿,肩本来就阔还要穿吊带裙,显得象个爷们!一次,突然光着膀子跳起来去卫生间,头发总是油腻腻的吊在脑后,在校时,好象没这样啊,还是零距离接触看到了端倪?还是搬出来彻底放松了?岚岚有自己的小窝,学习累了出来转转,不是鹅黄的睡衣就是嫩粉的蕾丝裙,青亮的直发披了一肩,带着香气把大屋衬得象个贫民窟!

  依卓的课题是临床型的,她早入科了,而晶晶先进的辅助科室,做完试验才能进临床。依卓的导师在心二病区,她和师妹葛晓清都在心二实习,葛晓清能把童老师气爆了,方方面面绝对是个茬,那段时间,依卓就跟她扭上劲了,天天回来跟晶晶叨叨她俩的事,她认为导师偏向,把好的课题给葛晓清了,又认为葛晓清抢尖,本来患者是要表扬她的,后来不道为啥落到葛晓清名下!晶晶正赶上家里的事闹腾,对她们这些小女孩争来争去的事也没往心里去。那晚,依卓又气哼哼的说“她真不要脸,就那样瞪着我,我直接瞪回去了!哼,我姐常说,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晶晶心里涌起一阵反感“葛晓清再怎么是你师妹呀,至于上升到敌我矛盾,再说,当时我们能搬出来住,她是首功一件啊!”晶晶第一次对当时拚命搬出来的正确性有了怀疑!

  什么事情都象多米诺骨牌,推倒一颗,余下的都会向后倒去,晶晶越来越觉得依卓不是以前那个单纯善良的女孩了,一看她抱着宽阔的肩支着粗壮的腿气呼呼的跟她师妹斗法,她突然就感到了腻歪,要命的是,依卓没有感到这一点,依然故我!

  大概十月份的时候,晶晶回趟家看孩子,看到孩子的小红帽子,记起是依卓买的,又想起她的许多好来,准备回来好好跟她谈谈!她心心念念的赶了回来,一到屋里,差点气疯了,她的枕巾不翼而飞了,毛巾被被掀了下去,床单皱皱的卷了边,要命的是有几点血迹,几本医院的书横卧在她床这边。依卓优哉优哉的正在发消息!晶晶真是怒发冲巾,一把把床单扯下来,怒道“走时好好的,谁的血?谁的?”依卓被吓到了,有点语无伦次“我老乡来往了几天,不知道你今天回啊!”“不回就随时动人东西啊,问我了吗?”“我以为咱俩没说的!”依卓怯怯的。晶晶一通洗,洗得无比嫌弃,还嫌不够,到柜里扯出了一大块包被子的厚帆布,两端用绳子系了,扯在床中间,她实在不能忍受了!

  她们不再象以前那样交谈了,几次依卓想示好晶晶,都被晶晶以各种借口敷衍了,而且,好象,依卓也遇到了什么事,成天长吁短叹的,精神全无!一天晚上,依卓突然掀开了帘子,可怜兮兮的,眼里象有泪,对晶晶说,“我想跟你说点事”,当时晶晶特别累,就说“明天吧,好吗?”依卓默默的把帘子放下了。以后,她们每天都只听到对方的呼吸声,汲着拖鞋去卫生间的声间,别无多话,薄薄的帘子隔住了二颗心!晶晶觉得压抑,每一次呼吸都是痛苦的!她特别想念学挍的日子!她特别想逃离目前的生活!正好师妹在附院这边住,学校那边还空着张床,她就借口做试验方便又搬回了学校,依卓没问,岚岚说了几句挽留的话,见去意已决,就不再说什么。

  早就开完题了,一开春实验就提上了议程,正赶上晶晶的导师休假去照顾患重病的老伴,她和师弟两个人象没娘的孩子,什么事都得自己张罗。去动物中心取大鼠那天,风特大,装鼠的笼子被吹翻在地,几只大鼠趁机逃到草丛中去了,晶晶和师弟二人立即飞跑过去抓它们,在路过的几个小同学的帮助下,终于把它们如数缉拿!晶晶把250克的白鼠抱在怀里象抱着个婴儿,气喘吁吁!实验经费自己先垫付,她们师姐弟都不宽裕,晶晶到底有大样,她先垫着吧,其实,她老公从不给她生活费。做上实验才知道,有时也需要一些小小的打点,如动物造模自已能做吗?总之,那段钱紧的连三餐都得算计!实验的每一步都不容易,取完材了,去附属医院病理科做蜡块,切片!二次被拒,老师远在外地,而且又不是知名教授,人家真不给开绿灯!四顾茫然,举头无亲,把晶晶急得智齿发炎,突然想到岚岚路子活泛,打电话求助,她说让晶晶等下,第二天给信。忐忑不安中到底等来了好消息,让她们下午去找病理科杨老师,一切终究ok了。晶晶觉得欠岚岚个大人情,日后再报!

  屋漏偏逢连夜雨,晶晶的老公打电话说房子的名子已改成小孩爷爷的了,为了房改时老两口工龄高;同时希望她回去谈谈他们离婚的事。晶晶的脑子嗡的一下子差点失去知觉,他改房名,真是司马懿之心,路人皆知,怕晶晶分他那套房,用心险恶至极,有备而来!而晶晶亳无防范,只有挨打的份!

  晶晶真想找人倾诉一下,但四顾都是青春阳光的笑脸,年龄的差异让她噤若寒蝉,她想到了岚岚,然而,她们不是一个路数的人,注定不能成为最近的朋友!有谁还能象依卓那样可以与她彻夜长谈?看到她稍微不高兴都要想法逗她一笑?不介意她们7岁的年龄差距倾心与她做一对挚友!没有一人,“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伟大领袖的话多么精辟,如果她有一点城府,哪能在婚姻里一败再败!她终于觉得失去了她最赤诚的小友!虽然她并不完美!

  那段,晶晶常被梦魇着,校园的操场上,大雪纷纷,她拼命的奔跑,汗流浃背,突然后面有无数的人要越过她,她嘶喊着,但什么东西梗在了喉咙,她眼睁睁被数只脚踩践,无力的倒下,被大雪深埋…一次,她看到那个厚重的帘子掀开了,依卓泪眼盈盈的望着她,她的唇无声的张翕,象鱼儿在低氧的深水奋力泅游,“她要说什么?为什么不听听她说什么?”晶晶突然泪流满面。她以为她掩饰的很好,但梦中的挣扎还是露出了马脚,一次她被自己的惊呼震醒,骇然的做了起来,同样骇然的发现了6只眼睛在黑暗中正齐刷刷对着她……第2天,师妹委婉的告诉她,她老做恶梦,寝室的那几个小女生吓坏了,不便住了,师妹又给她安排了另一个去处,是下界师妹的寝室,没住满人,还有个常年在外住的,很清静,晶晶第三次搬家,她觉得自己象个流浪者,居无定所!

  接下来写论文,发论文,进入临床实习阶段,晶晶终于可以搬回附院学生宿舍住,再也不用流浪了!她跟岚岚,依卓她们都各忙各的,很少见面,有时也是刻意的躲避,只是偶尔跟岚岚发信息,打电话,通过她知道依卓恋爱了,人变漂亮了,开朗了!陈默的消息也在这时传来,因重度抑郁症休学,被家人接回治疗了,无限唏嘘!

  毕业前夕,晶晶还有一愿未了,向困顿时帮她的岚岚致谢,如果可能,也向依卓告个别。电话里岚岚说“不用谢我,是依卓帮的你,她辗转通过老乡找的杨老师,一直不让我说,去看看她吧。”

  晶晶心潮起伏,昨天好象才刚刚来过,一次,依卓教她跳小甜甜布兰妮的舞蹈,她苯胳膊苯腿的,依卓急了喊“扭胯,扭胯”,“我没有胯”,‘’没胯,你怎么生的孩子?‘’哈哈;外教乔治是个风流的加拿大人,有天,依卓去请教口语,稍微晚回,晶晶急得来回在外教楼门前徘徊差点冲进去英雄救美;她们最爱吃的是一楼食堂老阿姨的饺子,一只一个璀璨的虾仁;她们怎么也学不好数理学,一起在走廊计算小球摡率事件直到深夜!多么无忧的日子呀,如果她们不搬出学校,如果她也坚持租个三居,如果能多一些坦荡,沟通和胸襟,如果……

  对于她的突然造访,依卓很意外,旋即热情而有度的接待了她,她让她坐在蓝色的贝壳椅子上,给她冲了速溶咖啡,外面的阳光懒洋洋的晒了进来,她们象以前一样促滕交谈,依卓说她男朋友人特别宽厚,把她也带得很平和,现在跟葛晓清是很好的朋友,他宠溺她象个孩子,他们一起要到北京生活了!‘’晶晶看着依卓的皮肤散发着苛尔蒙的光泽,那个穿卡奇色长裤白衬衫的女子终成过往了,她更爱笑了,弯弯的卧蚕,微微一笑很倾城!家里哪有一丝凌乱呢?淑女香加着书香吧!晶晶也讲了她的近况,隐去了她婚姻的窘境!依卓对于晶晶的变化还是心疼多于好奇,她喜欢看她穿着高跟鞋,摆着杨柳枝般的细腰在校园里走来走去,一年多的时光,她口中那个很带劲的小女人哪里去了?她一直是姐姐带大的孩子,初见晶晶就觉得姐姐般的安全和温暖,发生了好多事啊,后来,她们中间就挂起了一道帘子,那阵子,姐姐乳腺要做手术,良恶不定,她焦虑得都快撑不住了,多想跟晶晶好好唠唠,然而晶晶不听她一词就离开了,那一段日子,她实在很消沉,她自省很久,明白了自已的错处,晶晶教会了她界限这二个字的分量!缘分真是一件特简单的事,在对的时间,你认真说了,她用心听了!持久的缘分更是再大的风雨也折不断的那株并蒂莲,她们知道她们谁也回不去了!

  小女子们最后决定临行前夜小聚一场,地点选在中央街的避风塘,细细碎碎的过往被无限惊喜的放大,窃窃的低语或放声大笑,一浪高过一浪,‘一个大雪天,我们去科尔沁涮肉,到那才发现肉好贵好贵,无奈四人要了九碗调料!‘’我记得老板又赠一碗吗。‘’岚岚给晶晶补充。“还不是老板见岚大美女珠圆玉润”依卓调侃岚岚。岚岚一向感觉良好“那是,本姑娘花见花开,车见车载。‘’你们说我们那时蠢得很‘’依卓一边嚼着奶茶里的珍珠粒一边说“计算机考试最后一道题是写篇200字WOrd文档,我们全写在文本文档里了,还互相打着胜利的手势,要交卷才觉得不对劲,晶晶当场哭花了脸,梨花带雨呀!感天动地,最后,集体死机,学校算过了,否则,我们四芳聚要全军覆没!‘’依卓做了个夸张的表情。大家突然就沉默了半晌,有些人和事是绕不过去的,当时她们是有名的462寝室四芳聚啊,‘’她怎么样了?还好吗?‘’晶晶问到。‘’听她老乡说恢复的不错,爱笑了。‘’岚岚一向消息灵光。‘’总觉得我们的离开是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发现她异常时,我们应该向老师反应一下,及时看看心理科,以后的事可能就不会发生了。‘’晶晶的声音有点沉重。依卓说“当时不懂啊,只觉得她可怕,其实,抑郁症是神经递质释放异常,自己控制不了,就象哥哥,盛名鼎鼎,也是文华酒店一跃而下,唉!‘’。岚岚一向冷静而又现实“我们帮不了她,弄不好,我们也会被她拐带了。’‘怎么说,我都有点负罪感,毕竟,四芳聚还是她起的名字呀,她曾是我们的一员啊!‘’。谁能忘呢,夜深了,她坐在电脑前,给462寝室起了诗一般的名子,做了对联,霓虹闪烁的背景衬着淡粉的隶书,她和晶晶击掌以贺……大家决定打听到她的消息,与她重建联系,一起助她复学!她们不过是盛装的伶人,在最美的年华唱了一出四芳聚,唱着唱着就成了三芳聚,再唱着唱着就成了两芳聚,她们都不明白,倾尽心力,怎么就唱衰了这出戏?

  夜更深了,不小心能听到植物拔节的声音,她们都流泪了,冰凉的感觉从面颊一直渗到心里,6只年轻的手紧紧交缠在一起…

  空气中弥散着老调

  “雨声滴沥,雨声滴沥

  诉不完离别情绪

  你泪双垂,我泪双垂

  涌不尽心中为谁?”

  幕落



  • 共0条评论,请登陆后发表评论


  • 上一篇:别墅梦

    下一篇:逆流而上

    >>>  返回作者猫妈妈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