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祠堂与培兰斋

朱文科
2013-12-29 19:48 分类:记事  阅读:362  作者文集


走进梁家祠堂和培兰斋,走进难以忘怀的历史。冬阳暖暖,清清耒水,诉说厚重的往事。
梁家祠堂在耒水东岸,清朝同治年间始建,迄今百余年。原本是当地梁姓家族祭祖拜神之地、聚会议事之处。高两层,占地500多平方米,高大的门柱,汉白玉门坎,飞檐走壁,气势恢宏。站在门外,便能感受当年的气派,当年的热闹。
谁能想到,一个普通的家族祠堂,会在中国革命史上,留下光辉的记忆。遥想八十多年前,共产党领导的工农革命风起云涌,席卷耒阳城乡每个角落。水东江一带农民群众,在中共耒阳县委领导下,掀起了反帝反封建运动。千余农会会员聚集在梁家祠堂,宣布水东江农会的成立。人们在祠堂前搭起戏台,唱了三天三夜的大戏,敲锣打鼓,舞龙耍狮,从此梁家祠堂掀开红色的一页。大革命失败后,1928年1月,朱德、陈毅率领南昌起义余部,转战湘南,智取宜章,拉开湘南起义的序幕。紧接着,朱德挥师北上,顺利攻占郴州、永兴、耒阳。独具慧眼的朱德,看重耒阳的战略位置,选择耒阳作为湘南起义总指挥部,梁家祠堂,成为指挥部所在地。朱德选中依山傍水的梁家祠堂,作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司令部驻地。从2月中旬到4月初撤出耒阳,进军安仁,转移井冈山,朱德在耒阳生活、战斗了四十多天。在这里,他指挥湘南十几个县的武装暴动,建立苏维埃政权,分田地、打土豪,引起国民党反动派的恐慌,他们调集两个师进攻耒阳苏区。广大军民在朱德王尔琢的指挥下,英勇奋战,用血肉之躯保卫革命成果,先后取得新市街歼灭战、敖山庙伏击战、春江铺保卫战的胜利。他们组建了工农革命军第四师,动摇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发行了共产党历史上第一张纸币劳动券。
梁家祠堂还留下一段浪漫的婚恋故事。在这里,朱德被耒阳才女伍若兰的一副对联吸引,继而相识相知。在共同战斗中产生爱情,结为革命夫妻,从此朱老总终生喜爱兰花香。“你有麻子,我有胡子,我们就马马虎虎结婚吧。”“麻子胡子成一对,麻麻胡胡一头睡。唯有才女配英雄,各当各的总指挥。”朱德新婚之夜与伍若兰的诙谐对话,战士们的打趣,至今让当地村民津津乐道,也写进了很多关于朱德的作品中。梁家祠堂遗留着他们结婚时的对联:“深谷幽兰遥闻暗香结良缘,翠冈红旗高奏凯歌传佳音。”后来,湘南起义在敌人的重兵围剿下失败了,朱德果断率主力部队和万余湘南农军上了井冈山,梁家祠堂却不再寂寞。这个小小的院落,普通的清朝民居,因为朱德,因为特殊的革命贡献,便有了永久的荣耀。
这份荣耀,耒阳城还有处建筑同样具有。这就是培兰斋,湖南省第一个县级党史馆。培兰斋位于市区中心,群英南路中段一侧的池塘边。宽厚的红漆大门,鲜红的檐柱,青砖墙,琉璃瓦,两层高,让蓝灰色的围墙围着,显得古朴幽深,庄严肃穆。步入其间,大院静谧,芳草萋萋。右侧的草坪,有朱德伍若兰夫妇铜像,让人情不自禁想起那血与火的革命战争岁月,想起那场轰轰烈烈的湘南起义,以及弥漫着硝烟的爱情故事。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耒阳的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耒阳的共产党人邓宗海、刘泰、伍云甫、伍中豪、伍若兰等人,隐蔽在城乡坚持斗争,秘密发展共产党员,重建地下党组织。经过半年多的努力,全县恢复30多个党支部。培兰斋成了重建的耒阳县委机关所在地,成为全县革命斗争的指挥中心。县委创办了机关刊物《耒潮》,由伍云甫负责主编。他以县委名义发表了《拿起刀枪,为烈士报仇》一文,极大地鼓舞了全县革命斗志。文武双全的伍若兰,一边挥舞双枪杀敌,一边拿起笔宣传鼓动群众,她写了很多宣传标语、革命诗词,也发表了不少战斗文章。“如今世道太不公,富得富来穷的穷。富人高楼饮美酒,穷人赤膊喝北风。”伍若兰的这首诗,曾经一度成为农民夜校教材,流传至今。朱德在郴州时,就从湘南特委提供的一份《耒潮》,发现伍若兰写的一篇文章,夸赞不已。同时,对伍若兰的爱慕之情油然而生,正是“未成曲调先有情。”
朱德陈毅领导的湘南起义,策源地在宜章县,辉煌点却在耒阳。1928年2月16日,朱德挥师攻克耒阳,坐镇梁家祠堂指挥湘南起义。朱德选择培兰斋作为工农革命军招兵处,多次到培兰斋指导县委开展土地革命,建立苏维埃政权。当时,伍若兰担任耒阳县女子联合会会长伍若兰,两人在培兰斋经常见面、接触,日久生情,产生一段革命爱情佳话。在这里,留下了王展程、杨至成分别与耒阳女红军段子英、伍道清的爱情足迹。在这里,走出了李天柱、邝墉、谢唯俊、周鲂、伍中豪、刘铁超、谢翰文等一批耒阳籍红军将领,倘若他们后来不是早早牺牲,有的必定是新中国的开国将帅,有的甚至会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有人曾拿耒阳与平江县比较,当年上井冈山的耒阳人有六千余人,平江县人不过八百多人,虽然后来因山上缺粮有三千多耒阳红军战士返回了,但留在山上的耒阳人有两千多人。可是,建国初期,我军第一次授衔,耒阳籍将军只有5人,而平江县有50余人,成为全国三大将军县之一。这是何故?有人归结于耒阳人的性格,打仗特别不怕死,总是冲锋在前,所以到建国时绝大多数牺牲了。很多人没有等到新中国成立的那一天,但他们的风采,却永远在共和国的红色土地上飘扬。
在这场波澜壮阔的起义中,在耒阳这块红色土地,陈毅、林彪、粟裕、杨至成、赵熔、朱良才、杨得志、耿飚、王紫峰、谭冠三、唐天际、资凤、郑效峰、刘显宜等等,都浴血战斗过。他们有的是从南昌出发,追随朱德来到耒阳的,有的是通过培兰斋招兵进入红军队伍的。他们追随朱德最后上了井冈山,经过中央苏区五次反“围剿”的硝烟,走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苦难,又在八年抗战、三年解放战争中磨练,最终成为革命的大功臣,共和国的开国将帅。培兰斋展览厅的那些图片、实物和文献资料,便是血与火的历史见证。其中,有张面额一元的劳动券,正面是马克思列宁的头像,有刘泰、徐鹤、李树一的签名,年号用的是中华苏维埃元年。这是中共第一张公开发行的纸币,系李树一和伍若兰设计,全国仅存两张,一张在中央军事博物馆,一张在中国人民银行,在培兰斋的这张是影印件。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围剿,朱德于1928年4月初率部离开耒阳,向井冈山转移,这张劳动券很快停止发行,发行量约一万多元,但它的历史价值弥足珍贵。
梁家祠堂和培兰斋,原本是两处寻常的民居,两个普通的名字,却因为朱德,因为湘南起义,载入了中国革命史册。早在1963年,中央有关部门便给耒阳县委来函,请求对梁家祠堂和培兰斋作为革命纪念地加以保护。今日的梁家祠堂和培兰斋,已经成为全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革命传统教育的基地。2008年11月下旬,梁家祠堂留下一段“认亲”佳话故事,朱德时龄65岁的侄孙女朱玉珍、51岁的侄外孙女刘克明专程来耒阳,与伍若兰的亲侄子、年过半百的伍天晓,在培兰斋党史纪念馆“认亲”,两位朱德后人参观朱德办公旧址,并在伍若兰的照片前合影留念。2011年10月上旬,朱德之孙朱全华与夫人周彦一行来到耒阳,在培兰斋寻根忆祖,深切缅怀祖父朱德和伍若兰奶奶。朱全华一行详细了解了当年红军上井冈山的经过,并称赞耒阳人民为革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悠悠耒水,不舍昼夜,流淌不息,默默诉说一段红色的时光。这时光虽然短暂,却闪烁恒久的光芒,宛若耒阳上空不落的太阳。
“幽兰吐秀乔林下,仍自盘根众草傍。纵使无人见欣赏,依然得地自含芳。”1962年,当步入暮年的朱德在广州中山公园,含泪写出这首诗,深深怀念心中的“幽兰”时,朱老总是不是想到了遥远的耒阳,想到了梁家祠堂和培兰斋的灯光呢?
伟哉,培兰斋!壮哉,梁家祠堂!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环秀楼.青龙塔

    下一篇:远去的铜锣声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