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头茶场品贡茶

朱文科
2014-01-01 14:06   分类:游记   阅读:397    作者文集
  

怀着对贡茶的敬仰,我们来到江头茶场,一个诗情画意的地方。
这是2009年5月9日,市作协组织采风。三十多位才子佳人,分乘六台小车,沿省道一路飞奔。到龙塘镇后,车队上山,长龙般钻入丛林之中。山名移台山,海拔较高,林壑幽深,野花随处可见,怯怯地探出头,望着这群不速之客。靠近山顶,一片长白絮的茅根花,摇摆毛茸茸的小尾巴,在山风吹拂之中,翻滚着白浪,朝我们涌来。
车至山顶,茶场转眼便到。放眼望去,群山环水,到处都是绿,绿的茶叶树,果树,绿的青草,绿的湖水。湖呈凹形,湖水清澈。翠绿的山,静谧的水,相依相伴,相缠相绕。茶叶树呈梯形,波浪一样延伸在山坡。蓝天白云,绿山绿水,恍如走进唐诗的意境。山脚,蜿蜒的水泥路,连着几栋平房,房顶冒出的袅袅炊烟,给这美丽的诗行,增添几分真实。
耒阳种茶,可追溯到秦朝,有两千余年历史。唐代,耒阳年产茶愈千担。到宋朝,江头云雾茶,被钦定为贡品御茶。传说当时移台山上,仅有茶树九棵,生于岩石之间,枝繁叶茂,清明后,终日云雾萦绕,气候又温和,有利茶树生长。谷雨这天,官府组织黄花闺女,敲锣打鼓,狮龙上阵,热热闹闹,开坛祭祀,采摘贡茶,由茶师手工秘方炒制,密封送到皇宫。茶味醇厚,香气浓郁,纯而不淡,浓而不涩,经多次泡饮后,仍然汤色清澈,回味无穷。苏轼品过江头贡茶之后,欣然写下“江头千树春欲暗,竹外一支斜更好”的诗句。江头贡茶,比现在湖南四大名茶的君山银针、沩山白毛尖、黑茶、北港毛尖,历史更悠久。明清时期,畅销南方数省,乃馈赠亲友的佳品。
车停山坡,我们步行参观。茶场刘老板好客,特地安排一名老工人,前来陪同。老工人五十开外,是本地人,提起江头茶,如数家珍。他说,耒阳茶叶,品种有二,一是绿茶,二是竹山茶。绿茶叶细嫩,煮食味色俱佳,能消食,能化腐,能解酒,能除腻,能去毒,功效多多。江头云雾茶,便是一等一的绿茶,好茶,香茶。这里土壤湿润,有机含量丰富,种植的茶叶树,树冠直径两三米,叶嫩,味醇,淡香,入口不涩。年年谷雨,茶树长出软柔柔的细叶,尖牙肥壮,色泽黛绿,晴日下采摘,是最佳时机。可惜我们来晚了,看不到采摘茶叶的热闹场面。只有几个采茶女,正在茶林慢悠悠劳作,采摘少量新鲜的嫩叶。
刘老板大名刘海坚,原本是开煤矿的,前年突发奇想,要传承家乡的贡茶文化,打造贡茶品牌,于是融资两千多万,建成这个江头茶场。经过近两年的努力,目前有茶叶林一千多亩,还有四百亩果树,三千亩油茶树,一个养猪场,湖中养鱼,集种植、养殖、制茶、观光、休闲多种功能为一体。节假日,前来游玩的旅客也多。漫步在茶场,绿得山怀抱绿的水,湖面倒映着蓝天、白云、茶场,幽静,雅致。一群鸭子,自由自在地浮在湖面,偶尔发出咯咯地叫,惊飞油茶树上的鸟儿。江头茶场,算得上耒阳的世外桃源。
踩着不宽的水泥路,一路下行。快到山脚,看见一栋小楼,上下两层,有猪屎味飘来。两位工人介绍原来这就是猪场了,圈养着几十头猪。往右,走几百米,就到制茶车间。尽管不是采茶旺季,但仍然有些工人在烘茶。说是烘,其实是风干。开动鼓风机,把热风送进烘茶的槽,茶叶便很快干了。木桌上,摆放着几包刚制好的茶叶。热情的老师傅笑如春风,请我们品尝。我抓了几片放入杯中,倒满沸水,顿时一股清香扑鼻。捧茶在手,自尊之心倍增,有种“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之感。饮尽,芬芳醉人。大家就争相掏出钱包,购几包茶叶,或馈赠亲友,或带回家自饮。
下午回城,送了两包茶叶给父亲。父亲活到八十多岁,从不喝酒,到了晚年,烟都戒了,只爱喝茶。从我记事时起,父亲喝茶用的茶罐、茶杯,换了一件又一件。他喝茶,素喜由浓而淡,通常只是一杯,从早到晚,只是添开水,不换茶叶。浓时,香郁中带点苦味。添了几遍开水,慢慢就不涩,反倒有点甜。到了夜间,茶水寡淡,茶香全无,他依旧喝得津津有味。我曾问父亲,为何不换茶叶呢?父亲总笑而不答。我未读过《茶经》,也想象不出,古时文人雅士,他们喝茶的雅象。对父亲来说,喝茶是一种习惯,贵在坚持。一种好习惯坚持一辈子,必定受益终身。父亲高寿,至今耳聪目明,看书报不用戴眼镜,定然与毕生喝茶有关。
大约是受了父亲的影响,我这辈子也不抽烟,不喜酒,平时也爱喝茶。而且,喝得最多的是耒阳江头茶。江头茶价廉物美,我无论是在办公室,还是晚上在家,总会泡上一杯热茶,边写作边品,品着江头茶场的诗意,品着江头贡茶的韵味。忙碌的人生,就在茶水的浸泡中,若如初见。




上一篇:杜陵上空的诗意光芒

下一篇:油茶飘香的时节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