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头,在体内藏了50年(通讯)

张相正
2009-01-11 15:46 分类:随笔  阅读:1670  作者文集
  
  
  
  在淮海战役中,他中弹负伤;因战地临时救护所条件简陋,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体内留下了一颗子弹;拖着病体,强忍伤痛,他转战6省,参加了渡江战役、剿匪反霸、抗美援朝;在家乡,他带病干了30多年生产队长;因拿不出70元检查费,病未确诊,手术拖了3年;在他的动员下,一家3代4人参军……
  硝烟散尽,在整整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娄同祥老人用自己的一言一行,向人们讲述了一个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的故事——
  
  
  
  1999年10月,在举国上下普天同庆共和国50年华诞的日子里,嵩县人民医院从71岁的娄同祥老人体内取出了一颗藏匿了50年的子弹。至此,老人方知50年来一次又一次折磨他的病因,原来是淮海战役时留下的这颗子弹。消息传出,十里八村人皆哗然。
  一个暖暖的冬日,我们来到娄同祥老人的家——嵩县城关镇北街村。这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窄窄的过道,狭小的院子和三间土瓦房。见到老人时,他正静静地躺在院内的一张藤椅上。见我们进来,老人艰难地站起身来。这时,我们发现他身材非常高大,有一米八九的样子,只是行动有些迟缓,腰也有些弯了。
  在院里坐下后,娄同祥的老伴用颤微微的手捧出了那颗通过手术取出来的子弹。这是一颗“79”型子弹,长约3厘米。冬日的阳光下,弹头还闪着一丝亮亮的光芒,弹体锈着暗绿色的斑痕。淮海战役的硝烟早已散尽,然而,当娄同祥老人看到这颗子弹时,神情是那么专注,久久不语。我们知道,这颗子弹又勾起了老人家对那峥嵘岁月历历往事的回忆……
  在淮海战役中,他中弹负伤
  1928年8月,娄同祥出生于豫西嵩县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童年的娄同祥,与其他穷人家的孩子一样,过的是衣不蔽体、食不裹腹的日子。在解放前那个战乱年代,他和父母、弟弟一家4口人相依为命。8岁时,不识字的父母把他送到了附近的一所“灾民学校”。本来学校是不收费的,但后来因交不起校服钱,娄同祥只断断续续上了半年,便辍学了。
  1947年,嵩县解放时,18岁的娄同祥便加入了解放军的队伍,被编入九纵二十七旅八十团三营九连。因为他人高马大,身体又壮实,部队把他编入机枪班,成了一名机枪手。娄同祥进部队的第二天,便在本县的吴村岭与土匪展开了一场激战。就是在那次战役中,娄同祥第一次学会了用枪。
  1948年,娄同祥随部队参加了解放郑州的战役。郑州解放后,淮海战役打响,他们的部队偷偷渡过淮河,开到了徐县。一天傍晚,在一个叫羊围子的地方与敌人遭遇,展开了激战。因敌众我寡,实力悬殊,他们全团1000人,跑散的跑散,牺牲的牺牲,只剩下400余人。据娄同祥老人回忆,他的团长外号叫牛子龙,在那次战役中胳膊也中弹负伤。当时,娄同祥满腔怒火,端起机枪不顾一切地向敌人扫射。正扫射时,有一颗子弹在他的头顶炸响,他用手一摸,庆幸的是只炸掉一撮头发。娄同祥老人说,当时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害怕,而是更加勇敢地向敌人猛烈扫射,突然,敌人又一声枪响,娄同祥觉得浑身一颤,双臂无力,便跌倒在战壕里。清醒过来之后,他发现左肩部位流了很多血,就一手捂着伤口,一手提着枪,强忍疼痛跑了五六里路,才到了部队的临时救护所。
  他体内留下一颗子弹,拖着病体转战6个省区,参加了渡江战役、剿匪反霸、抗美援朝
  娄同祥住的战地救护所,条件相当简陋。据娄同祥老人回忆,救护所的病房是借乡亲的土房子,手术台是并着的两张八仙桌。当娄同祥躺在手术台上时,医生用白布将他的头蒙着,另外安排两个人,一人按头,一人按腿。一阵剧烈的疼痛之后,医生说好像没有子弹,便给他包扎了伤口。娄同祥怎么也没想到,一颗子弹从那时起就留在他的身体里了。
  娄同祥在救护所休息了一段时间,感觉伤势有所好转,便跋山涉水到江西找到了部队。
  娄同祥归队后,拖着受伤的身体,背着20多斤重的机枪,随部队先后转战江西、广东、广西、贵州、云南、四川等6个省。1951年春,他不顾身体的伤痛,毅然随部队参加了抗美援朝。娄同祥入朝时,正逢“五次战役”,战斗十分激烈。那时的娄同祥,仍在炮排,主打战防炮。他天天背着沉重的装备行军,腰部的疼痛也越来越严重。但他总以为是住的防空洞潮湿的缘故,属于风湿性疼痛,一次也没有声张。在连续长途行军过程中,身负重伤、体内尚留有一颗子弹的娄同祥从没有掉过队。有的时候,娄同祥太累了、太困了,走着走着睡着了,一不小心就“咕咚”一声跪在了地上,忍着腰腿疼痛,赶了上去。娄同祥说,那些年,他膝盖上的伤疤结了一层又一层,从没有好过。由于他作战勇敢,表现突出,被提为班长,并多次受到部队的嘉奖。
  在家乡,他拖着伤痛的身体干了30多年生产队长
  1955年,娄同祥从山东转业,回到了家乡嵩县城关镇北街村。在村里,娄同祥为人正直,乐于助人,威信很高,加上他走南闯北,见多识广,被村民一致推选为生产队长。在生产队长这个岗位上,娄同祥乐此不疲,一干就是30多年,娄同祥说,能为乡亲们出点力、办点事,他高兴。然而,自己的伤痛却一天比一天严重。到后来,因为他的腰不能弯,农活也干不成,孩子又多,家境十分困难。1976年,他的病情加重,连坐也不能坐了,只能躺在床上。吃饭时,不得不让人喂。老伴看他这个样子,心疼得直掉泪。为了给他治病,同样体弱多病的老伴用架子车拉着他四处求医。医生们大都按风湿性疾病治疗,所以他的病情时重时轻,一直没有医好。几十年来,娄同祥吃的药有上百副,花的钱有上万元,全家人家俱不买,衣服不添,所有的钱都花在为他治病上了。乡亲们说,你是打仗落下的病,去找政府部门要点救济。生性耿直的娄同祥一句“国家也有难处”便一次也没有去。就这样,一位战场上的英雄,人民的功臣,忍受着病痛的煎熬,心里装着集体和别人,默默无闻地经历着人生的风风雨雨。
  因拿不出70元钱,病未确诊,手术被推迟了3年
  1996年,娄同祥的病再次加重。由于病情一直得不到控制,家里人决定为他做一次彻底的身体检查。在嵩县中医院进行腰部透视时,医生惊讶地说:“腰部好象有一个子弹头一样的东西!”娄同祥也纳闷了,他中弹的部位在肩膀,就是弹头也不应在腰部呀!医生建议他拍两张片子进一步确诊,经济已十分拮据的娄同祥老人问医生得多少钱,医生告诉他,拍一张片子价格40元,两张可以优惠,只收70元。然而,就是这70元钱,娄同祥竟也没能拿出来,片子没有拍。老伴流着泪把他拉回了家。面对我们迷惑的目光,他老伴叹着气说:“这70元钱,凭他在村里的威望,张张嘴也就借下了,可他就是不张这个嘴。凭他是个转业军人,张张嘴政府也会照顾他,可他就是不让张这个嘴,他就是这个倔脾气呀!”就这样,事情一拖又是3个年头。
  1999年10月,娄同祥的病愈来愈重,在家人的再次催促下,娄同祥终于到县中医院拍了片子,被确诊为腰部有一颗子弹头。娄同祥老人这才知道,当年子弹从左肩部射入,因年长日久,如今已下行至腰部。10月4日上午,嵩县人民医院外二科为他做了手术,取出了50年前的那颗子弹。
  在他的动员下,一家3代4人参军
  从英雄老人娄同祥体内取出子弹的消息,在嵩县不胫而走。人们在惊讶之余,纷纷到医院看望,表现出对老人家的敬仰和尊重。县民政局得知这一情况后,及时为他报销了全部住院费用。县、镇政府和武装部的领导还多次到他家中看望。当领导问他还有什么愿望时,娄同祥老人动情地说:“我转业后,我动员我弟弟参了军;我弟弟转业后,我动员我的大儿子参了军;我大儿子转业后,我动员我的小孙子参了军。我们一家三代四人参军,这就是我最大的愿望啊!”
  是啊!一位老军人带出一个真正的军人家庭。娄同祥一家代代有军人。娄同祥老人的大儿子娄新社,参军后由于表现突出,被提拔为连长,现已转业到地方工作。老人的小孙子娄东东现正在部队服役。
  走出娄同祥老人家的小院,已是傍晚时分。回首望去,黄昏里的那个小院是那样的平静,然而又是那样的不寻常……
  (该文写于1999年10月,曾在《中国国防报》、《河南农村报》、《洛阳日报》发表。)
  
  
  • 桥北村

    评论于:2012-11-05 18:37:10

          老一辈,这一代人,是中国的脊梁,今天的人能有几人如他们爱国,能有几人与他们敬业!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奇石秀水天池山

    下一篇:共建我们美丽的家园(演讲稿)

    >>>  返回作者张相正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