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着,她问了我一句话(征文)

张相正
2009-01-11 15:48 分类:记事  阅读:1777  作者文集
  日月跳丸,韶光如流。在人生的路上,有时,一个普通的人,一句普通的话,甚至一个细微的表情,就可以影响一个人的一生。
  有一句话,就支配着我走过了坎坎坷坷的风雨人生路。
  那时,我还小,10多岁吧,上小学五年级。由于我家住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上学要翻沟越岭走好几里的山路,每遇雨雪天气,我便经常迟到,也就被多次罚站,因此,我对老师总有一种敬畏。由于家里很穷,我的衣服大都是哥哥姐姐们穿不上退下来的,既不合身,还有点破。雨天上学,从未穿过胶鞋,总是光着脚,有的同学看我两脚泥巴进教室时,还笑话我。因此,我的内心总有着深深的自卑。对老师的敬畏和内心的自卑,使我从不敢主动和老师说话。
  有一次下课后,我们班主任兼语文课王老师把我叫去了,不知有啥事,我的心里有些忐忑。到王老师住室后,她指着我写的一篇题为《初春游记》的作文,微笑着,问:“这是你自己写的”?我点点头。她说:“写得真不错,你继续努力啊”!说罢,她还用手轻轻地拍了拍我的头。
  走出王老师的住室,我欣喜雀跃,感到校园里到处都是灿烂的阳光。因为,老师是微笑着问我的,我深切感受到了如沐春风般的关爱和信任。也许老师并不知道,她的微笑,她的问话,她关爱的动作,对于一个自卑感很深的孩子,将会产生怎样的内心波澜和情感暖流。
  从那以后,我更爱学习,也更喜欢读书写作了。很快,我的语文成绩在全年级成了佼佼者,我的作文经常被老师当做范文在课堂上朗读。
  记得有一天,下午放学后,我又在教室读了会儿书,不知不觉,天已擦黑了。我刚走出校园,正好碰到了王老师。她说:“学习到现在吗?这么远的路,你怕么?我送送你吧!”说着,她又叫上一个和她同村的女生作伴,拉着我的手,一直把我送到了我的村前。王老师的家本来在学校附近,为了送我,她还得再走好几里的山路返回去。我清楚地记得,从那以后,王老师又送了我很多次。遗憾的是,自卑且木讷的我,竟没有对她说过一次“谢谢”!
  叶子绿了又黄。在王老师传递给我的幸福暖流中,我一天天兴奋地奔走于学校和家之间,学习成绩和写作水平都有了较大提高,性格也逐渐开朗了。升入初中后,我写的一篇取材于现实生活的作文《哑巴的泪》,在全县作文竞赛中获得了一等奖。记得县教育局给我奖了两本书和一个文具盒,我兴奋得连中午饭也忘了吃。
  上了高中,我的第一篇作文就得到了老师的表扬,我的那位平日里正襟危坐不苟言笑的老教师,在我的作文后写了一首诗:“学生四面八方来,不信其中无贤才。柏上妙手出佳品,小房独阅喜心怀”。之后,我创办了学校第一个文学社,定期编发油印刊物,影响日益扩大。为此,我还应邀参加了县文联工作会议。会上,我结识了许多嵩县文坛名流,更坚定了我走文学之路的信心和决心。高二时,我开始在报刊上发表文学习作。
  高考落榜后,我回乡当了一名代课教师。在失落的痛苦中,有一个愿望非常强烈:也当一个受人尊敬的好老师!由于爱岗敬业,成绩突出,学校把我从小学二年级调到初中三年级毕业班任教。我不负厚望,我的教学成绩在全镇统考中总是名列前茅。在我的带动下,学生们爱上了写作,有的学生作文还在全国获了奖。
  教学之余,我坚持练笔,在各级报刊不断发表文学作品。同时,我还努力学习新闻写作,把身边的新人新事写成报道投给新闻媒体。有一段时间,我几乎每天都骑着车子到县广播电台送稿子,县电台对我的稿子也几乎每送必发,并聘我为特约记者。这一情况引起了我家所在地镇政府的注意,在编辑老师的举荐下,我被聘到镇政府当了一名通讯报道员。之后,又招了工,转了干,当了秘书,也调了单位。我终于走上了一条我喜欢的写作之路。
  工作之余,我更加想念我的那位老师。那是位女老师,叫王玉红,当时也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是个民办教师。我和她很多年没有见面了,听说她后来考上了大学,分配到了政府部门,调到了外地,也当了领导。现在想来,她依然十分漂亮。那种漂亮是无与伦比的。她微笑着说话的样子,拉着手送我的情形,常常浮现在我的眼前,栩栩如生……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也许王老师已把她当年的那些话忘了。然而,我想:假如她当时的问话充满了怀疑和不信任,假如她对一个学生取得的一点点成绩不屑一顾,假如她没有察觉到一个孩子心理上的自卑,那么,现在我走的将是另一条路。假如,每个人都能像她那样,注意自己的一举手,一投足,一句话,对他人多一点信任,多一点爱心,多一点鼓励,这个世界将会多么美好!
  
  
  
  • 游客

    评论于:2010-02-19 20:29:37

          很好!加油吧!~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和网友聊的一些话

    下一篇:奇石秀水天池山

    >>>  返回作者张相正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