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重叶色红,云深鹏路远

万志敏
2009-01-11 16:03 分类:记事  阅读:2276  作者文集
  
  
  金风送爽,秋阳和暖,教师节即将来临。感念师恩,回溯人生的起步和成长,每个人的心头都有缕缕难忘的回忆。而我一想到这个话题,就想到了敬爱的叶鹏校长。
  
  我大学毕业于洛阳师院(当时名为洛阳师专),叶鹏先生时任校长。没入学前就听过他的鼎鼎大名,在校时曾有幸听过他教的两个月的课,曾听过他在清晨国旗下的讲话,曾在校园甬路上与他擦肩而过……心怀孺慕,却从未能与他面谈一次,但是,这些就足够了,他的学养才情,他的为人良知,他的坎坷经历,他的儒雅风范,已经像不可企及的高标,永远矗立在我的心中……
  
  叶鹏先生生于一九三五年,浙江省玉环人。年少时好学不倦,天资聪颖,一九五七年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曾师从刘大杰、郭绍虞、贾植芳等名流大师,在校期间,正值十八九岁的年华,他撰写的《论陶渊明》、《论精神胜利法和典型阿Q》等文学评论已在国内评论界崭露头角。毕业之时,被污为“右派”。从此他的人生走上了一条极其坎坷的道路。
  
  一九五七年秋,他因政治问题碾转流落河南,分在省电视台,人家不要。只好流离洛阳,市内也不接收。困顿旅馆多日。得遇孟津县管文教的县委副书记悯其遇,爱其才,把他带到黄河岸边、邙岭山头的历史上八百诸侯会盟的地方。教高中、初中均无人敢要,无奈教小学。让他教小学高年级也是个路线问题,只有让他教小学一年级了。他提出自己的拼音不好,就将就着教了小学二年级。远离家乡,他提出能不能离铁路线近点,便于回家探亲。最后他在孟津县马屯乡的一个村小学开始了任教生涯。
  
  大炼钢铁那会儿,他白天领着学生上山砍柴,晚上步行露宿野地,烤着学生尿湿的裤子。其时他写了一篇文章《公社的第一顿早餐》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稿费不过几元钱,也被别人不服气的取走买了点心吃。从一九五七年到一九七八年,叶鹏先生在孟津度过了二十一年宝贵年华,先后教了小学、初中、高中及教师培训班,在柿叶飘红的山间小道上,他基本上走遍了该县的山山水水,做了一回完整的教师,亲历了教育的各个阶段,品尝到了人世间的酸甜苦辣。艰难困苦并不可怕,最难心的是他的手稿和书籍在文革中荡然无存,这是对一个知识分子最大的打击。
  
  一九七八年叶鹏先生到洛阳师专任教,一九八零年被教职工推选为校长。文革结束,枯木逢春,他在教学、论著及学校管理上倾尽心血,各方面见树俱丰。他的学识渊博,经历独特,授课令人如座春风,为培育洛阳地区的师资做出了贡献。他经尘封的笔触又焕发了青春,先后写出《挽弓当挽强》、《美的探索》、《发扬文艺批评的传统特色》等文章,呼吁文学评论的回归,力推文学新人,为张一弓、张宇等豫籍作家张目。他勉力于构建豫西地区师资摇篮,孜孜以求,强化育人环境,着力打造硬软件一流的师范学校,为洛阳师专争得了在全国师专特别是中南六省师专的巨大荣誉。洛阳师专的校徽、校门式样都是他亲自设计的。一九八四年在全国两会上,他是全国人大代表,其胞妹叶文玲是全国政协委员,一时传为佳话。九十年代初叶鹏校长荣获了曾宪梓教育基金奖。
  
  以上叶鹏校长的经历,我得之于张武强老师,那是一个冬日下午,张老师坐在住室,为我讲了三个多小时叶校长的经历。张老师说,一所大学能有叶校长这样的管理者是幸运的,他有一流的人品,一流的能力…….他让全体教职员工信赖和拥戴。
  
  在学校时,叶鹏校长举过一个例子,他说,有一次雨后,院内有积水的地方,摆上了一溜砖,便于人过。他和一个学生对头走来,到中间了,无法通行,学生也没有退让的意思,他只好下到水中,让学生走过。他说,我们的教育就是让学生看见老师,知道避让。我们的师范教育就是要从这一点一滴做起,培养未来的教师。他说,三尺讲台,是人生的奔赴,现代文明将从这里起步,教师责任重大。
  
  在学校时,有一次辽宁营口教育学院的曲啸老师到校演讲。他以《心地无私天地宽》为题,讲述了三十年右派生涯经历,表达了一生不怕挫折困难,献身
  
  人民事业的信念。叶鹏校长动情的总结说,我和曲老师有共同的经历,我们这代知识分子都经受了挫折和考验,但一心不改,宁折不弯……
  
  叶校长当年上高中时,有一个女同学陈浅苹,当年两人都小,有朦胧的感情.毕业时,两人话志向,他说要报考中文,她说要报考医学。他问她为什么,她说学好医学,为了照顾你一辈子。人世沧桑,分别几十年后,当年的“浅苹同学”终于成了我们的“叶师母”。零三年我们同学相聚在校园,远远地看到叶校长与一穿大红风衣的女士在图书馆前站着与人说话。有同学说,那就是叶师母。我特意看了看,这位穿大红风衣的叶师母,一位可敬的老人。我看到了穿过岁月的一段经典爱情,我为校长和师母陈女士默默祝福……
  
  叶鹏校长退休后还兼职了几年洛阳市作协主席,奖掖后学,热心文事,在《洛阳日报》开辟了写红楼的《灵台叩问录》、写古诗词的《诗境徜徉录》,写著了《秋林扫叶》、《邙山秋风》等散文集,很受人们的喜爱。
  
  古洛秋风,邙岭烟云,改变了这个江南才子的一生,艰辛历尽,韶华不在,乡关何处,钟情兹土,郁郁桃李芳华,铮铮风骨依然,一心向善,播洒真情,已栽大木柱长天,叶校长应无憾矣!
  
  今值教师节之际,草草写此小文,表达我衷心的祝愿。霜重叶色红,云深鹏路远,献给年逾七旬的敬爱的叶鹏校长。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一路走来为“吃”忙

    下一篇:滴答的祝福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