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来为“吃”忙

万志敏
2009-01-11 16:05 分类:记事  阅读:1620  作者文集
  
  
  上古时先民歌谣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至孔圣人时代,他老人家参天地、弘教化、敦人伦,是规整世上万物的大师,说:“食色,性也”。陶渊明老先生在西田收获早稻,擦汗之余,也叹道:“人生归有道,衣食固其端”。苏东坡贬谪黄州,亦曾感慨:“自笑平生为口忙”。
  
  往近了说,上至每年“两会”,群贤时流共商国是,各级领导经纶时务,下至小说家言,开篇抒志,楼盘股市,开张经营,泛如众人,引车买浆,披星戴月,气喘吁吁,忙得“人往东头走,腿肚朝着西”,也都是着眼于饮食之事,根子还在“吃”、“喝”二字。可见这“吃”是世上一等一的大事。
  
  近日老想起这个“吃”字。一日三餐,不可或缺,隔三差五,还想见个腥荤。与人见面,问吃没,待客吃饭,问吃好没,约人办事,邀事毕吃饭,偶而媳妇也嗔怒:“几天了,也没回家吃饭?!”这些与吃有关的事儿,不敢细想,不敢深想。一细想,一深想,深感“吃”字当头,吃饭关紧。
  
  循着这“吃”的思路下来,顿觉,有些事儿越平常越耐寻味,越寻味越有嚼头儿,越有嚼头越有大道理在里头。从没有刻意想过“吃”与人生价值、人生大要相关之旨,光想着饿了就吃,吃了还会饿,饿了就再吃。“吃”似乎细微不计着,也与时俱进着……今日静思,嗨,年近不惑,一路行来,也就是为了个“吃”呀,“吃”不是支撑生活的某种途径或手段,“吃”反倒成了生活的目的和忙碌所在了。人生无如吃饭难哦,忙来忙去,总想“吃”是为了“忙”,吃来吃去,原来“忙”是为了“吃”。
  
  想起小时候,大人长辈们一年四季在田间地头奔波劳作,麦季或秋季下来,也就是为了几袋粮食。豫西地区,地少而贫,十年九旱,一年下来恓惶得面带菜色,食难裹腹。春季里捋榆钱、摘槐花、拾桐花,地里的荠菜、蒲公英、马刺苋、灰灰菜、面条菜,春末夏初新麦将熟时的碾转,夏季的南瓜、豆角,秋季的红薯秧儿、小红薯须儿,冬季里没啥吃,就束紧老棉袄,勒住吃下去的那点红薯,就着火旁圪蹴会儿,及早上床睡觉。一年四季的吃食儿,就是早晚玉米糁子粥煮红薯,汤清见人,中午咸糊涂饭,下几根红薯面条或豆面条,夹上一团野菜。七八岁时到外婆家,母亲借别人家的缝纫机做衣服,人家吃饭了,让我也吃了碗面条。回家母亲狠狠地揍了我一顿,说我吃完了拿着碗不松手。上小三时冬夜的一个晚自习,同伴告诉我,今晚队下(生产队)在砖瓦窖说事儿,要炸油饼吃哩。下自习后,我和他捧着小煤油灯,如有人拿枪在后面催着似的一溜小跑,跑到砖瓦窖场,看见同伴当队长的爹、我爹正在和另外两人说着事。看见我们,就说,去吧,先去代销店那院里薅几棵葱。我俩就折回薅葱,回来了又说没筷子,又让我们去拿筷子。折腾到凌晨一点多,才吃到了油饼,喝了油锅里煮的面条。四点多就起来到外面茅厕拉稀,没有见过油水的肠胃难受了几天。
  
  想起上高中那会儿,土地已经承包到户了,家里也有了存粮。正长身体,特别能吃。早自习都顶不住了,听见响铃,就提着碗如蜂群般涌向饭场。顿顿饭,两个四两重的杠子馍,三下两下就消灭下去了。有时去学校外的羊汤馆吃饭,能吃下一斤馍,冲五六次汤,把老板娘的脸冲得铁青。下晚自习去教师菜地偷西红柿、黄瓜吃,去学生伙的窖里偷萝卜吃,每次都把战场弄得一片狼藉,惹得教师和伙房的人一顿痛骂。
  
  想起刚参加工作那会儿,仍旧饭量大,大热的天儿,光着膀子,能吃两大碗捞面条,一气儿喝一大碗汤。学校分了一块菜地,种上菲菜、西红柿、黄瓜、豆角、萝卜、白菜,一年四季有自己种的菜吃,滋味悠长。学着做饭,卤面、饺子、蒸肉等,最好吃的是糊涂面条,下些玉米糁,煮些花生米、黄豆,里面放上干豆角、木耳、蕨菜、黄豆芽等,末了放上面条,糊涂出一锅美味。看着,看着,粮本作废了,粮票作废了,粮食价格提了,肉价提了,经了多番提价,虽农民没得着实惠,可咱们也颇觉承受不起。中间若有猫腻,不知那些龟孙得了去了。虽觉“吃”的水平节节有所提高,但总觉心里有些怨气儿。
  
  想着而今,“吃”似乎不成问题了,只要愿意,只要舍得,想吃啥都成。但是吃油多了,怕“三高”,见菜特大而鲜,疑有激素类作怪,或农药作祟……到饭店吃饭,稍有疑问,重端上来的,也疑不洁。另有一桩烦心事儿,咱吃素,人家吃肥,咱吃肥,人家吃素,咱吃素,人家吃野菜,总有赶不上趟的忧。似乎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与人之间“吃”的比法也格外多,“吃”的差异引发的心理不平衡也越大。
  
  一路走来为“吃”忙,很有些现实的无奈。想想夫子说的:“饭蔬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想想人家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这种境界,很难修炼成的。“吃”是还要“吃”下去的,但如何为“吃”而忙,还要再揣摩下子。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教书的那些事儿……

    下一篇:霜重叶色红,云深鹏路远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