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赋峰会陆浑畔

张相正
2009-01-11 16:06 分类:游记  阅读:1929  作者文集
  帝都牡丹花开日,中华辞赋复兴时。4月8日,正值第25届洛阳牡丹花会开幕之际,中国辞赋创作研讨会在风景秀丽的嵩县陆浑宾馆拉开了帷幕。
  春日的陆浑湖,波光点点,一碧万顷,湖畔草长莺飞,绿柳拂岸,景色宜人。作为一名辞赋爱好者,我有幸应邀参加了这次会议。这么高规格的会议在家门口召开,是我没有想到的。
  辞赋是中国古代文学史上影响深远的一种文体。千年悠悠兴废事,一夜纸贵洛阳城。作为辞赋的发展地,洛阳不仅诞生了许多重要的赋家,而且留下了大量歌咏洛阳的赋作,因而成为中国赋体文学的圣城,在文学史上产生了巨大影响。这次会议就是由洛阳大学辞赋研究所、中华辞赋网和中国骈文网主办的。
  4月8日下午,我撇开俗务,赶往陆浑宾馆报到,但见先期抵达的与会代表,在报到之后,或湖畔凭栏远眺,或相携湖中泛舟,或岸边结伴散步,脸上都洋溢着兴奋和惬意的笑容。
  是日晚,我接到县政府史主任的电话,原来作为会议所在地领导,县长次日要到会致辞。史主任为了给县长拟讲稿,听说我要参加这个会议,特向我询问会议的相关情况。
  4月9日上午,会议正式开幕。庄重而高雅的会场气氛,大家和名流的莅临,让我有些局促。会议由洛阳大学领导主持。洛阳大学校长赵金昭,洛阳大学副校长、市作协副主席谭杰,洛阳大学辞赋研究所所长孙继纲出席会议,中国辞赋研究会会长、山东大学龚克昌教授、香港浸会大学邝健行教授、中华辞赋网潘承祥站长、中国骈文网周晓明总编以及国内著名大学的知名学者、赋作爱好者70余人光临会议。
  开幕式上,嵩县且长吴宁军先生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致辞。当吴县长在致辞中提到孙继纲先生所作《白云山赋》时,曾任嵩县县委书记的洛阳大学校长赵金昭忍不住高兴地插话,使开幕式会场气氛活跃,其乐融融。当年,就是以赵金昭、李占朝为首的县领导班子倡导开发白云山的,当年,也是他们邀请孙继刚先生到白云山旅游并为白云山命笔作赋的。
  孙继刚先生原为市委组织部副部长,他的第一篇赋作即《白云山赋》,《洛阳日报》发表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关注,对提升白云山知名度发挥了很大作用。记得当年我在报纸上看到这篇文章时,马上被它华美的文辞所吸引,就及时把它剪了下来,反复玩味,爱不释手。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喜欢上了赋这一文体。几年来,我单从报刊上搜集起来的辞赋文章,就贴了厚厚一大本。
  9日下午进行分组讨论,我分在第一组,正好和孙继刚先生一个组。这次会议共征集到包括日本、韩国及台湾、香港地区在内的专家学者赋作100余篇,会议研讨就主要围绕所征集的赋作展开。来自浙江乐清的李新华老师强调,赋是古体,但不能复古。太白则无味,太聱牙难懂则影响阅读,应文白兼具。来自山东大学的刘培教授说,当今的赋大都是歌功颂德类型的,要拓宽写作题材领域,咏物、叙事、抒情、说理皆可。来自山西理工大学的何小娴建议,要创办一个辞赋类专业刊物,打造一个研究、学习、交流的平台。来自江苏南通大学的我国当代著名辞赋作家王志清教授认为,赋是庙堂文学,是贵族文学,是阳春白雪,赋不能降格以求,不能媚俗,不能低俗,不能粗俗,要有思想、有灵魂在里边,没有好的内容,形式也没有价值。来自山东大学的著名教授、博士生导师龚克昌,是著名的辞赋文化专家,辞赋学术泰斗,中国辞赋研究会会长,是我国解放后最早从事辞赋研究的人,他创办的国内第一个赋学博士点,已培养了10余名赋学博士。他认为汉赋艺术上的独特之处是,篇幅短小,感情喷发,铺陈夸饰之风尽弃,从而使赋风为之一变。讨论会上,龚教授还强调,赋在形式上要与时俱进,不可过于拘泥形式。就此,他还例证说,《黄鹤楼》一诗虽不合平仄之律,但并未影响它成为千古传颂的佳作。当时,王志清教授还插话说,宁可伤字,不伤对偶;宁伤对偶,不伤文意。桐城赋派代表人物、知名辞赋家、骈文家潘承祥先生,是中华新辞赋运动的首要发起人,著名辞赋作家,其作品意境前卫,思维另类,精而不玄,富于内涵;清晰易懂,雅俗共赏,在中国辞赋界影响甚远。他创办了中华辞赋网和中国骈文网,创作了大量高水平的赋作,散见于各大网络媒体,影响很大。会上,他全面而详细地论述了当前国内辞赋文学创作的现状和发展前景。
  研讨会上,孙继刚先生也深情地回顾了他当年创作《白云山赋》时的情景。他说,游白云山回来之后,就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了,想要表达出来,但又觉得写诗歌会显得单薄,写散文则缺少韵味,就萌发了以赋这一形式来创作的冲动。《白云山赋》是他在激情之下连夜写成的。该文在《洛阳日报》发表后,香港媒体致函表示也要发表,孙先生慎重了,又改了整整两个月才交稿。再后来,嵩县方面想把这篇美文刻石于白云山上,孙先生又犹豫了,因为他当时还在市委组织部任副部长,因为比他大的领导还没有为白云山题词刻碑呢!但是,嵩县方面盛情难却,谨慎的他只好找到市长说出自己的顾虑,哪知市长竟拉开抽屉拿出一张纸对他说:“你看,这是我为白云山填的词,如果人家想拿去刻,我马上就交给人家,可惜人家想不中嘛!你顾虑什么呢?”就这样,孙先生的大作《白云山赋》便刻于石立于白云山上了,成了白云山的一道风景。
  孙继刚先生创作《白云山赋》后,佳作频现,出手不凡,又陆续创作了《龙门赋》和《牡丹赋》,其中《牡丹赋》在中央电视台配音配乐配画播出后,在全国引起了很大反响,辞赋这一文学体裁,也再次引起人们的广泛兴趣和关注。
  说实在的,我之所以也写了一些类似赋之类的东西,的确是受了孙继刚先生赋文的启发和鼓舞。读了孙先生的文章,我开始喜欢赋,认识赋。“赋者,古诗之流也。”赋讲究文采、韵节,兼具诗歌和散文的性质。他的赋挥洒自如,文辞清丽,韵律流美,意境浑整,洋洋洒洒,堪称绝妙。我非常钦佩孙先生,但此前却一直未曾谋面。说来也好笑,不是没有机会见面,而是我不敢见。那是2006年五一节,我奉命陪一位新闻界朋友到天池山飞来石观光。期间,我接到我们局长一个电话,说是孙继刚先生到了,就在中心区。那时,我的《天池山赋》已挂在天池山的展示大厅,孙先生看到了。听说我在山上,就想见一下。不知怎么了,我心里一直发怵:孙先生是辞赋大家啊!我的那些习作,自知轻重几两,长短几分,在孙先生面前是断然拿不出手的。就这样,我推说得陪客人,迟迟没有下山,失去了当面聆教的机会。孙先生倒很热情,没等到我,还给我留下了手机号码。不过,那个手机号码我一直存着,却也一直没打过。
  研讨会上,我也发了言。我说,我参会的目的主要是学习,我甘愿当一个勤奋的小学生。在谈到我写作《白云山碑记》、《木扎岭记》、《天池山赋》的体会时,我也表达了我对孙先生的崇敬和感佩之情。
  会议安排住宿时,没有想到和我同住一室的竟又是一个大家。他就是张心豪教授,曾任北京影视学院院长,其创作的《香港回归赋》,《澳门回归赋》被中国历史博物馆收藏,在京城被誉为“新赋”文学第一人,颇有名望。他平易近人、学识渊博。在房间,我们无拘无束,倚床而谈,非常投机,让我顿觉蕙风扑面,心胸豁然……
  会议期间,我还有幸结识了著名辞赋文化产业策划人、青年诗人屈金星先生。他是中央一新闻媒体记者,他创作的诗歌《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被著名节目主持人瞿弦和多次在中央电视台朗诵播出,被数十家媒体转载发表,颇受好评,我也早就拜读过。他策划创作的《嵩岳赋》,两会期间被全国人大收藏,得到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的肯定。他策划创作的《海南赋》书法长卷被亚洲博鳌论坛收藏。他说,明年牡丹花会期间,他将策划推出《洛阳赋》书法长卷并举办大型活动。
  10日,与会人员赴洛阳参加牡丹花会开幕式。因杂事牵绊,我回了单位,就此离会。虽未能全程参与,但两天来的点点滴滴,却让我受益匪浅,感慨良多。当今时代,太平盛世,国运兴而文运昌。最近,《光明日报》开辟“百城赋”专版,陆续推出名城之赋,说明了这一中华传统文学形式正在悄然复兴。这次当代洛阳辞赋峰会,将当代辞赋创作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对中华辞赋的复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将永远载入中国文学史册。
  
  2007.4.12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给你

    下一篇:和网友聊的一些话

    >>>  返回作者张相正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