耒阳的寺庙

朱文科
2014-01-28 21:07   分类:记事   阅读:1687    作者文集

 

  耒阳人多信佛,信佛者多,寺庙便多。城内城外,山上山下,寺庙庵子,随处可见。

  耒阳最古老的寺庙,当属敖山庙。敖山古称鷔山,位于大陂市。山不高,也不大,但因山形秀耸,状如鷔鸟,故名。相传,鷔鸟是种不祥鸟,全身雪白,嘴巴呈红色。敖山境内,有条小河,由东向西流,名叫敖河,由大陂市汇入耒水。梁陈至唐初期间,耒阳县称耒阴县,县城便设在大陂市。古时交通不便,只有山路和天赐的敖河。敖河虽不宽,水也不深,却漕船如潮,商贾云集。唐顺宗永贞元年(805年),韩愈被贬为江陵府法曹参军,赴任途中,自郴至衡,路过耒阳。韩愈信仰佛学,顺便从耒水登岸,赶到真安寺拜佛,写下《题木居士二首》。真安寺,永定元年僧守德建,敖山庙即由真安寺发展而来,因而成为耒阳历史最悠久的寺庙。这座小庙,因供奉一位名仙——敖王,也就是后汉高祖刘知远,便香火旺盛,名声远播。每年的农历五月廿三日,是敖王生日。从这天凌晨起,连续七天七夜,人们在大庙前,唱戏、拜章、祭祀、游船、舞龙、舞狮。数以万计的信男善女,纷至沓来,焚香许愿的,祈祷平安赐福的,还愿的,抽签问卦的,捐功德金的,昼夜车水马龙,人员延绵两公里。光是抽签的,就有几十个台子。人员涉及衡南、衡阳、安仁、常宁、茶陵、郴州等地,连广东、江西的信士也来朝拜。敖山庙会由此形成,此后发展为每年举行3次大型活动,10余次小型活动。大的活动主要有:农历正月初二游船,二月十九观音菩萨生日拜章,五月廿三敖王生日唱戏。敖山庙会影响深远,2006年被列为首批“湖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耒阳最大的寺庙,就在盘古庙。出市区,沿107国道北行五六里,左侧有山丘,形如罗盘,从山脚到山顶,栋栋建筑,突兀而出,巍峨矗立,琉璃覆顶,红墙叠上,这就是盘古庙。相传神农炎帝踏足耒阳,发明农具耒耜,教民耕作,当年秋收之后,为感念祖先盘古赋予自己的智慧,于此拜祭。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一块巨石,从天而降,似人非人,手握板斧,恰如开天辟地的祖先盘古。于是,炎帝号召部族伐木凿石,建庙宇供奉巨石于内。当然,传说归传说,史载,盘古庙始建于唐哀帝天祐二年(公元905年)。耒阳人重视命名,过去给男孩起名,往往不是“某乃”就是“某古”,以致外地人称呼耒阳人,干脆直呼的“耒古子”。我无法考证盘古庙的来历,究竟是与盘古有某种关联,还是源于这种取名习惯。历史的迷人之处,就在于它总是不经意的给人们留下点线索,语言或风俗,却又让人难以琢磨透,不能准确地抵达真相与原貌,于是,便引诱人们孜孜以求。当然,于盘古庙,名字的来历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的文化底蕴,以及隐藏的历史密码。盘古庙于清康熙九年(公元1670年)重修,抗战时被日军炮火摧毁,1983年再次重建。有意思的是,此庙兼祀佛道神祗,设有佛教藏经房,收藏有洪武南藏经100卷、乾隆大藏经168卷。1995年,三宝弟子彭南和,看中此地潜藏的宗教旅游价值,接手开发,坚持十余年,先后建成多个景点,面积八百余亩,建筑面积万余平方米。盘古前殿、盘古中殿、天王殿、地下龙宫、念佛堂,无不雕梁画栋,分外耀眼。彭南和因此获得个“护法居士彭大师”的美名,人们茶余饭后,经常提及他,提及这个“当代愚公”。

  耒阳海拔最高的寺庙,乃侯憩仙寺。侯憩仙海拔580多米,三国时诸葛亮征伐南蛮,曾驻兵于此,削木成兵,捶剑涌泉。山上至今有孔明井、孔明碑、点兵台、营盘寨等古迹。诸葛亮又名诸葛武侯、诸葛孔明,故此山名侯憩仙,又名孔明山。山势延绵起伏,大小七十峰,岿然而矗,气势磅礴,如柱擎天。游客游此山,多是从上架乡南箕冲攀登,一路上,山径蜿蜒,峰峦重叠,茂林修竹,鸡声喔喔,田园秀美,流泉潺潺,景色十分迷人。登临山顶,站在古寺前,举目四望,耒阳、永兴、安仁,三县之山峦,就在脚下,茫茫如海浪腾涌。南北朝时期,山人为纪念诸葛亮,在他得议事厅旧址上,建成寺庙,内设忠义祠,内塑刘、关、张之像。千百年来,无数信男信女纷纷赶来,顶礼膜拜。1996年,当地人发起募捐,把寺庙修葺一新,还通了电、公路,开辟有停车场,整理了孔明亭等诸葛遗迹。古往今来,很多文人墨客,登山吟诗,留下墨宝。我最熟悉的是明代周文时的《侯憩仙阁》:“忠烈武侯公,筹兵憩此中。旗旌思旧帜,中扇缅遗踪。天浩蛮烟净,山藏庙貌崇。我缘寻胜刹,精气若为通。”有段时期,湖南佛教协会的一位副会长,在寺庙中修养。古人云,山不在高,有仙则灵。不知这侯憩仙,是因寺而有名,还是这侯憩仙寺,因仙山而有名?

  耒阳最神圣的寺庙,自然是城隍庙。城隍庙,起源于远古时代,当时流行水(隍)庸(城)的祭祀,为《周宫》八神之一。所谓“城”,是土筑的高墙。所谓“隍”,指没有水的护城壕。古代先民认为,他们的生产生活安全,都有神在主宰,并管领阴间的亡魂,城和隍就是城市的保护神。耒阳古县城,虽然很小,但城墙高大,有四条城门,其中三面建壕城,一面是耒水,城隍庙就在城东面湧金门内,八角亭的左侧。元朝曾重修。那时,耒阳人丁兴旺,升格为州府,城隍庙自然成为万民祭奠的热闹之处。明朝嘉靖郡守白石蔡作《城隍庙记》:“元加封爵,我朝厘正,止称城隍之神,通天下郡邑皆许立庙。凡守令以下新任必告。塑望必偈。三时厉祭必请以临。水旱疾疫必祷。”也就是说,新任地方官员,上任之初,都要到城隍庙相告。每月初一十五以及清明、中元、下元三个节日,都会来祭拜。倘若遇上天灾人祸、瘟疫,人们首先要做的就是来城隍庙,求土地神。耐人寻味的是,这座神圣的庙宇,曾是耒阳革命者的驻地。1925年2月12日,耒阳最早的共产党员贺恕,与妻子朱舜华在城隍庙建立耒阳县地方执委,书记便是大名鼎鼎的刘泰。次年11月14日,耒阳县总工会设在城隍庙,刘泰任委员长,罗涛、谢幼安为副委员长,伍云甫任秘书长。奇怪的是,民国时期,耒阳居然有两处城隍庙,一处就在金钱寺右侧,一处在水东江三顺寺右侧,将一邑分为二,闹出天大的笑话。建国初期,两处城隍庙被毁,如今的城隍庙,是在金钱寺右侧原址重建。当然,再也不会有新任的政府官员前来祭拜了,人们遇到洪灾旱灾,也不会再想到它。城隍庙,冷冷清清,成了一个摆设,一道历史记忆的符号罢了。

  耒阳最秀气的寺庙,当数鹿岐寺。寺庙位于城区五里处的耒水东岸,紧临京珠高速公路。三面环水,峻峭挺拔,层峦叠障,交通便利。有诗曰:“白云霭霭鹿岐峰”,成为耒阳八景之首。寺庙就在半山腰,建筑面积四千多平方米,苍松翠柏,草木青青,鸟语花香。史载:汉代名儒苏耽,在此悟道升天;明朝状元罗洪先,在此修炼成道。山上至今有苏仙庵、苏仙亭、八卦井、升仙石,缥缈于白云中。鹿峰寺建于何时,尚未找到史料考证。1990年,寺庙重建,内有鹿岐峰碑壁,收集古今吟咏鹿岐峰和耒阳的诗词近百首。碑壁上盖琉璃瓦,墨玉石镌刻,气势恢宏。清代大书法家何绍基曾长期寓居于此,明状元罗洪先留下的“鹿岐胜概”手迹尚存。“鹿峰寺”及“鹿岐峰碑壁”为中国佛教研究所长吴立民所提。从寺庙右侧,有八卦井,井水清澈见底,富含多种微量元素,可治百病。山中空气清新,峰顶经常云雾缭绕,古木参天,流连其间,如入仙境。

  耒阳最出名的寺庙,该算金钱寺。金钱寺在群英路,上马家巷出口,始建于南朝梁天监一年(503年),当时只有一座大雄宝殿,后屡经扩建,逐渐成为古刹名寺、宗教圣地,享誉全国。元朝至正年间(1361年),改为报恩寺,后又改为“奉国寺”,明朝恢复金钱寺之名。至明末清初,已有千佛殿、毗卢殿、地藏殿、大佛殿、观音堂、罗汉堂、藏经楼,常住僧人一百余人。金钱寺坐西朝东,为院落式殿堂,院内二进二厢,南北有偏殿,南有城隍殿,北为僧侣用房。寺正门黄瓦青墙,石门装饰壁画浮雕,美轮美奂,门口的左右两边,各有一尊石狮。金钱寺历代香火鼎盛,高僧辈出,慧能、道阶、观空、心专、茗山,这些禅字传人,不仅在中国,而且在东南亚诸国享有盛誉。最为盛名的是清光绪年间的住持道阶法师,学识渊博,曾三次出国讲经朝佛,足迹遍及东南亚诸国,功德斐然。慈禧太后敬重金钱寺的名气,特赐銮驾半副、御刻《大藏经》一卷,金镂袈裟、金钵、金罗汉、玉如意各一件,可惜,到如今金钵、金罗汉、玉如意都丢失,只剩下金镂袈裟,成为镇寺之宝。

  耒阳最神秘的寺庙,是辖神庙。该庙坐落在南阳镇,也叫黑神庙。庙内供奉着当地的保护神——周身漆黑的辖神。耒阳话中,“辖”的读音,与“黑”相同,这是很奇怪的现象。有关辖神的传说,有多个版本。流传最广的,是这样一个版本:古时,这里出了个大官,因与黑白无常发生争执,草菅人命,触犯天条,玉帝龙颜大怒,指派南海观音到当地撒布瘟疫,以示惩戒。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不愿伤害众生,便化成女乞丐,明察暗访,了解民心,寻求化解办法。时值正午,迎面跑来一个后生,脸瘦削黑黝,身上补丁搭补丁,不小心把她撞倒了。观音菩萨故意发怒:“难道欺负我是个叫化婆不成?”后生双膝“扑通”跪地:“老妈妈,对不起,适才因家母病急,我打柴卖点钱买了药,急着回家熬药,不想撞着您了,望恕罪!” 观音菩萨见后生心肠善良,为人厚道,心中暗喜,继续试探说:“看来你是个孝子,我膝下一对儿女,要有你这等孝顺,我怎会讨饭哟!我命苦啊!”后生同情地说:“您不要讨饭了,到我家与老母作个伴吧!” 后生不由分说,背起老人一步一步朝自家走去。快到家时,后生回头一看,老妈妈不见了。他惊愕之际,眼前出现一位慈祥老太太,对他说:“我本南海观音,奉玉帝之命降难于你们这一带人,今遇上你这等好后生,让我怎能下手!可君命难违啊!如果有个人愿意把这包瘟疫药吃了,就能解救千百万人的灾难。”后生便跪求观音菩萨把药给他吃了。他知道马上就会死去,就将刚买的药交给观音菩萨,求她转交给老母。观音菩萨十分后悔,施尽法术抢救,怎奈该药为玉帝特制,其毒无所解之法。后生死后,全身变墨黑。人们为了纪念他,在他坟墓边建了座庙,这就是黑神庙。玉帝闻听后生的壮举,极为感动,降旨将他的魂招去,封其为管辖妖神的督总。从此,黑神爷做了“辖神督总”,黑神庙也改称辖神庙。说来也怪,自从黑神爷任“辖神督总”后,世风日好,秩序井然,乡民夜不闭户,安居乐业。有意思的是,云南白族崇拜的大黑天神,也是吃掉瘟疫药的黑神。而在贵州贵定古城和娄山关等苗族、土家族聚居的地方,也有黑神庙。贵州为黔,黔为黑色,故称为黑神。汉族、白族、苗族、土家族,佛教、道教,通过黑神的神话传说,关联在一起,这当中藏着什么文化秘密呢?这是个谜。

  进入新世纪以来,耒阳的寺庙激增,多达六百余处,僧众上千人。有的村,便有两座庙宇。这么多的寺庙,良莠不齐,无人管理。有的甚至成为敛财的场所,完全变了味儿。佛的精神内核就是善,一个人缺了善良,即使身在佛门,心还是黑的。

 


上一篇:耒水古渡

下一篇:杜陵上空的诗意光芒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