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石镜

朱文科
2014-02-16 17:48 分类:情思  阅读:521  作者文集


    石镜位于淝江上游东岸,耒阳东南角三个乡交界处。哪三个乡?耒阳上架乡、大义乡,永兴县香梅乡。十出九没溪贯穿全境,流域面积二十余平方公里,涉及大义乡的白云村、上石村、石镜村,上架乡的下石镜村、丛木塘村、上架村。

    石镜是个很古老的地名。其名字的来历,源于境内有个石洞,洞中曾有块圆石,形如镜子,能照见人影。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悬崖明浄,照见人形,晨光初散,则延曜入石,豪细必察,故名石镜焉。” 郦道元曾到过耒阳,勘测过耒水和淝江,他文中所描述的石镜样子,非常细致,我怀疑他写的可能就是石镜村民传说中的那块石镜。清光绪版《耒阳县志》云:“镜藏石穴,精莹可鉴,毫无瑕疵”。清朝同治四年,永兴县香梅乡八垒塘《朱氏族谱》载:“淝水之阳,有石镜。今虽尘蒙台封,而石面玲珑,当叹为奇者,也犹意余祖契灵之先。”相传唐朝时,石镜沅家洞出了个文人,在朝廷翰林院为皇上起草诏书。后来他老了,回乡隐居,人们都尊称沅翰林。这个沅翰林人虽在村野,却时刻关注朝廷的大事。当时信息闭塞,怎么办?他每日凌晨起床,悄悄钻入那个奇异的石洞,把自己洗脸的水擦拭石镜。顿时,皇宫中一切人、物都映入眼中。从此,人们惊奇发现,沅翰林竟然对皇上及文武百官的一举一动,包括朝中发生了什么大事,都了如指掌。沅翰林借用这块石镜,为当地老百姓做了很多好事。这事传到皇上耳中,自然不信,便派人来石镜暗访,很快就弄明白是那块石镜在作祟。皇上大怒,将石镜辟成数块,把石洞也封了。奇怪的是,无论怎么填土,那洞口就是密封不住,总是有个圆圆的小眼,形如铜钱。人们就把那石洞成为铜钱眼。皇上派人捕杀沅翰林,谁知他站在石洞后山的石头上,升天成仙去了。于是株连九族,把沅家洞百余人都杀了,沅姓便在石镜不复存。至今,铜钱眼后山有座石崖,还留下深深的沅翰林打坐升天的印迹。这座石崖,就叫“仙人坐罐”。石镜被毁掉了,但石镜的名气因此大振。宋代高僧释心月,是个有名诗人,写有一首《石镜》:“坚顽岂是铸成低,雨洗风磨只自如。勿谓全然不照烛,山精破胆已无余。”

    石镜之奇,不只是这块神秘的石镜,而是它的山奇。石镜的山,多是石头山,山势险峻,石崖、石壁、石洞很多,杂木丛生。我们朱家湾离铜钱眼不过两里地,四面都是山,中间是峒,平坦的田野。清朝同治年间,我们朱族有个秀才,自号石琴居士,写了篇散文《石镜八景记》,文中记载:“石镜人迹尚稀,怪石累匕,恶木遮道,虎狼之所瞰,蛇虫狸鼠之所聚,游之驱之。焚流泉金石,荆棘密布,嘉木立,美竹露,而奇势跌出,迄今世阅八九烟村,稠密衣冠相望,孰知祖之遗泽,源远流长。”“风晨月夕,登高四顾。西望白牛仙岭,崎岖蜿蜒而来,从岁有灵秀之钟乎。而其东猴鼓岭,诸岗众星拱环绕宅舍。前北望,侯计山七十余峰,连绵起伏,松柏如屏,翠含眉宇。而抚心胸,纶巾羽扇之烈,犹有存者。南窥沅家洞,镜水溶匕螺洲,遥恃又复寂然。”童年时期,我经常去村前的狮子山上,放牛、砍柴、割猪草。累了,就会情不自禁站在山坡,顾目四望,惊叹家乡风景之美。遥望北面,是湘南胜景侯计山,也称侯憩仙,海拔五百多米,当年诸葛亮在此山上驻兵,计谋征服南蛮。西边,有白牛仙岭,连绵起伏,山高林密。邓家园村、兵冲湾、小禾冲湾、朱家湾,一个个村庄就在山脚下,炊烟袅袅。南面,是沅家洞,清澈的溪流从上石蜿蜒流来,一直流到上架冲,注入淝江。沿途钻过九座石山,故名十出九没泉。这条神奇的泉溪,载入了《耒阳市志》。东面,猴鼓岭宛如巨龙,由南往北逶迤,把石镜与文冲村隔成两个世界。石镜人要翻越猴鼓岭,可以走两条山路,都是青石板路。一条过经过铜钱眼附近的亭子,翻过去就是中文冲村。这条路我熟悉得闭眼都知道模样,因为我外婆就居住在那里中文冲村。每次去外婆家,我总梦想能遇到一只传说中打鼓的猴子。还有一条,我也很熟悉,是经过流沙坪,山顶有个亭子,翻过去是上文冲村,再过去就是永兴县。少年时期我们挑煤炭,经常走这条路。

    十出九没,这条怪异的山溪,是上天给石镜人的恩赐。它发源于白云村的白云岭,是一股清泉形成的溪流。它一路往北叮咚叮咚流淌,俏皮得很。有时从石崖激流而下,有时在峒田静静流淌,时而钻入一座石山不见踪影,时而奔泻而出形成小瀑布。山溪一路蜿蜒,从源头算起,到上架冲,有六七里远。其中有四里之间,穿越九座石山。两岸多石壁石岩。《石镜八景记》云:“沿流而下,危岩峻峭,黄竹丛生,怪石森然,或列或跪,或立或仆,突然破土而出,争为奇状者,殆不可数。其俨然相累而下者,如牛马之饮于溪;其赫然角列而上者,如熊虎之登于山;其大而耸立者,如怪物奇鬼之欲拖人;其小而倒悬者,又如钟鼓之奇模共制。俯窥其下碧潭,千寻赤鲤扬鬓,白鳝喷沫,诸伏流之所汇,蛟龙之所潜踪也。”溪流四季不断,即使遇到大旱,泉水仍然涌出,清澈见底,从没干涸过。我出生于石镜,成长于石镜,生活在这片土地十六年。这条山溪,留下我童年的欢乐与梦想,也懂得我少年时的忧伤与渴望。如今,我虽然久居城市,但石镜始终是我最眷恋的地方,十出九没始终在我的心田流淌。我很多的诗文都有对它的深切怀念。我的散文诗《想你,故乡的山溪》,还选入全国中职《语文》教材。

    石镜还有个奇特之处,就是境内石洞多,而且大多数进口很小,深幽如铜钱。洞中有洞,宛如迷宫。童年时我与伙伴放牛砍柴,经常在石洞中躲迷藏,一玩就是半天。最奇特的还是铜钱眼,进口很小,还细长,蜿蜒进去,要侧身、蹲身挪动二三十米,方能见到洞天。超过一百五十斤的胖子,根本进不去。我曾进去过两次,里面有两个相连的大洞,还有些小洞,深不可测。洞中有石笋、石柱、石瀑,有的奇形怪状,还有成群的蝙蝠。更奇特的是,洞中有条地下河,水黑且急,没有尽头。传说黄三宝追杀妖龙瞎子龙时,一路追杀到江西,把瞎子龙锁在吉安的黑龙潭。这地下河,就直接连通黑龙潭。传说归传说,无人相信。千百年来,很多探险者到此洞里追寻地下河之谜,有的都永远没有出来。据说省地质队曾经到此勘测,终究未找出地下河的尽头。它究竟流到哪里去了,还是个谜,有待专家解开。

    石镜虽然是个偏僻的山沟,但人杰地灵,出过很多知名人士。如原湘南游击队司令员、湖南省政协副主席谷子元是白云村的,武广高铁客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陈章连是下石镜村的,民盟湖南省委组织部长、省政协主任委员符笑颜是石镜村的,郴州市政协副主席兼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许立程是上石镜村的。现任衡阳市珠晖区委书记符成安是石镜兵冲湾的。最近十余年,就有好几个石镜人,先后担任耒阳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市政协副主席等职,甚至出现过耒阳市委同届常委中,有三个石镜人。至于石镜人在科局级机关任职的,以及具有高级技术职称的专业人才,有二三十人。一个方圆四五里、人口不过数千的山村,人才如此密集,也是让人惊讶、惊奇的。

    南朝谢灵运《入彭蠡湖口》诗云:“攀崖照石镜,牵叶入松门。”李白也写过一首关于石镜的诗。当然,他们写的都是松门山上的石镜,彼石镜非此石镜,但石镜的灵性却是相通的。我老家石镜,至今是藏在深山的佳丽,期待有识之士前来观光、开发,把它变为耒阳一个风景名胜区,则功莫大焉。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巍巍五峰仙

    下一篇:耒水,湖湘文化的重要源头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