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碑四通

万志敏
2014-03-20 18:23 分类:历史  阅读:935  作者文集
永丰渠碑(篆额)
  
  重开永丰渠碑序
  
  天下事莫难于创始,而守成则易。以守成者,第蒙业而安,即有补偏救弊之举,因其固然,要总易于为力也。若夫守成而至于无成可守,天变猝至,浮议横起,百端轇轕(jiāo gé ,交错,杂乱,纠缠不清),不可胜理,毅然于泯棼错杂之会,崛起而经营之,劳于任人而逸于收功,则恢复之力,又未尝不与创始等。
  
  伊南永丰渠起自崖口,迄辉德庄而止。阔五丈二尺,长十五里。灌溉之利,固莘渠堡一带居民相依为命者也。乾隆二十六年秋雨连绵,渠道废坏,所存者不及十之一二。会乾隆二十七年雨泽愆期,民不堪命,因共思再兴水利,而苦于经理之无人。邑侯郭公念切民瘼,慨然以开渠为己任,察绅士李友龄堪膺斯任,遂专以相委。又念民食多艰,许渠众贫户借领仓谷,以资力作。友龄遂面相水势,督工开渠,计工五千有奇,备历寒暑,凡六阅月而渠始成。人之享其利者,已三稔焉。
  
  渠众感公之德,而思有巨誌之谋,序于余。余考斯渠之兴,昉于明洪武年间,莫详开创之何人。后至嘉靖癸丑一坏,万历癸未再坏,有指挥何载者,开浚两次,利赖至今。向非有公以继之,则有为之前,莫为之后。将四百年相沿之渠,其不至一旦澌灭者几何矣。于是知一方之利益,其恢复之力,自应与创始同功。公之泽润生民,垂诸久远,岂有极哉!
  
  余故薰沐而敬为之序。
  
  邑庠生高自振衣千氏撰文
  
  邑庠生李荣光熙菴氏书篆
  
  二十七年渠长李友龄等议价买地开渠
  
  二十九年渠长汪文浩协同校纳渠价
  
  渠副:王  英  刘自谅  张  荣  李景贤
  
  马怀璘  戴天福  宣之安
  
  (一契买到袁福友地八分,坐落贾家桥村东,东西贰至本主,南至路心,北至永丰渠,价钱六千四百文;一契买到庄自宽地一分五厘,坐落贾家桥村中,东至路心,西至朱天禄,南北贰至本主,价钱一千五百文;一契以贾家桥村西,旧渠地三分,东西贰至张姓,南至渠,北至大河堰,换到张大禄地三分开渠,东至庄自贵,西至永丰渠,南北贰至本主,坐同,外补钱六百文)
  
  大清乾隆三十年岁次乙酉三月榖旦立
  
  玉工郭月珠镌石
  
  
  
  永垂不朽
  
  重修七星庙并金粧神像碑记
  
  造物者之有无,固难言之矣,然修吉悖凶之理,不可诬也。村中有庙,不知创始,此因神像屋宇颓圯(下缺)踊跃捐资,度财鸠匠,扩地基,益拜殿,重修之,踰月讫工。首事郭君庆五等,嘱余为文记其事,使后(下缺)蕧辞,姑举果报之说,以为村人劝。呜呼噫嘻!《易》言“积善余庆,不善余殃”,《书》言“作善降祥,不善降殃”,理有固然,有心人宜早猛省也。若造化屈伸之迹,此太极本然之妙,百姓日用而不知也。故弗(下缺)。
  
  大清岁贡生芝轩王兰亭撰
  
  □□师范毕业芳卿李之芬书
  
  首事人
  
  袁秋魁 郭龙章 刘兴邦 郭书成 李光先 郭福荣
  
  吴广声 郭云峰 郭银桂 张修道 吴明俭
  
  郭福荣捐十千    郭建章捐二十五千
  
  郭汉章捐十八千  郭龙章捐二十千
  
  郭建中捐十五千  郭云章捐十千
  
  刘兴邦捐七千    郭改中捐十千
  
  郭鸿章捐十千    郭诚中捐十千
  
  郭用中捐七千    郭成章捐八千
  
  郭允中捐六千    明德堂捐五千
  
  郭书成捐五千    吴明学捐五千
  
  吴光升捐五千    邓福荣捐三千
  
  李克敬捐四千    郭永章捐四千
  
  郭西卿捐四千    孟书章捐三千
  
  邓海潮捐四千    郭文中捐三千
  
  孟永捐三千      袁秋魁捐二千
  
  庞福海(下略)
  
  郭王氏施地一段,坐落村中,东至王姓,北至刘姓
  
  中华民国十五年岁次丙寅梅月榖旦
  
  
  
  童圉云居寺记(篆额)
  
  重建云居寺(下缺)
  
  翰林院五经博士程继祖撰
  
  河南府僧纲司都纲悟本篆
  
  伏牛山云岩寺禅人真祥书
  
  窃以觉皇示迹于西乾,大教弘敫于东汉。昭昭乎如杲日当空,荡荡乎若太虚无际。流通天上人间,普遍微尘刹海。上感国王导奉,下令黎庶钦崇。其化人以慈悲为本、解脱为门。僧也者,代佛弘教,化民以善,苟无招提以栖之,焉能诱人而善矣。然云居者,□迹之精蓝也,肇前启建,复以重修,旧岁圯坼,今者住持德省率领徒众,渐次经营,以为新之。地主吴君汉等积累功勤,迄今十数,岂一朝夕之故哉?呜呼,尚知成之之难,勿为败之之易,废兴成败,岂不深可令我功德主吴汉、男令史吴昂,同一发心,施于本寺山敞一坐,东至大路,南至□□沟,西至黄家凹、龙潭沟,北至山顶,四至分明,随地秋粮夏税三石八斗,以上碑著,永远为产。
  
  昔古境之满目山野,瓦砾荆蓁,复立精舍。前眺鸣皋之峰,开目视而谷以相对,双壑临耳。后倚靠山,上而有顶,犹如九莲包含禅室。左观汉笈,山色叠叠,峦翠相接;右望先贤,逯水潺潺,两程故里。口甚奇哉!斯以大觉中,迄之堂以佛道者觉悟斯民。予以往诣玩,方一时到而处之,爱斯清凉,过一暑期,受百日之恩。尚尔何报?宗者闲以话耳,欲立石碑二通,未有书者,主曰:“使吾完成,不敢有承,非诬鲜矣。”予应而书之。
  
  正德十一年十一月十五日立石
  
  刻字匠 王  佐  王  善  王  瓒
  
  僧会司僧官微海          龙泉寺住持悟春
  
  崇福寺住持了环  了道  了玄   性玉
  
  普照寺住持明省  真方
  
  广潭寺住持定扼  如道
  
  永定寺住持领旺
  
  龙门广化寺住持悟学
  
  鹤鸣观住持太虚  太方  太玄  太和
  
  本寺剃度道金    教授师明煦
  
  当代住持德省  德通  德玉  铁牛
  
  徒弟:圆才  圆果  圆可  圆何  圆来  圆海
  
  圆山  圆庆  圆吉
  
  门徒:圆慧  圆荣  圆保
  
  法孙:□□  明会
  
  
  
  重修九皋山云居寺(下缺)
  
  翰林院五经博士程继祖撰
  
  河南府僧纲司都纲悟本篆
  
  伏牛山云岩寺禅人真祥书
  
  尝闻佛教初由梵僧至中国,不知其道而务驾其说,师徒相承,日言“天堂地狱,善恶相应”,作塔庙礼佛饭僧而已。厥后达摩以化缘来,始传佛道,无怪谲,无刓饰。思而未尝思,动而未尝动。物有万类,何物非己?性有万品,何性非佛?一言开释,皆得成道。由是建立精舍,聚徒说法,以衣钵相传,授其大弟子,各以所闻,分化海内。故崇山通都,庵院称禅,往往而是。庸俾邪妄洗心从学,豪贵稽首承教。盖老氏无为,庄子自然,义□或逃,此其盛哉!然末俗多敝,护法有非其人,而以往丛林,私于院之子弟,僧门治产,参禅诵经,求利为私功失□,信向而崇奉其教,始异于前矣。
  
  我圣门庵有多方,重道崇儒,礼乐邪正之兴盛,正□缺又扩爱民□己之心,以佛道或有益也。广祠度众,不懈益勤,圣圣相承,罔有更革,故私利有律而招提遍天下,私度有禁而淄流遍四方。独怪夫务祖风、守律诫者不多见耳。嵩县北四十里许,地名九皋山,世传有曰“云居寺”。地主吴君汉,见其殿宇远年朽腐,刻刻悬心,不遇道德之者。忽有正德元年秋月之间,偶遇僧德省率领徒众,苦心经营数十余载。乡者老人吴汉、男吴昂、婿王玺,乡尊秦凤等,家资不计其数,以无悭悋之心,欣喜而施,又同十方启建梵刹,门有苍龙之池,冬不冰而夏不污,池中莲花,昊天开之千朵,犹如公据,真乃佛圣之场。昔访给孤之地,前朝启建,重修数次。今者新造,礼佛有殿,共祖有堂,伽蓝、天王之宇,两廊僧室,水陆十王,代代传流,遂书以刻之。
  
  汝州石匠王佐  王善   男王瓒
  
  正德十一年十一月吉日立
  
  嵩县知县胡    主簿吴
  • 罗飞

    评论于:2014-04-26 21:09:46

          作者抢救整理将佚之碑文,补嵩史之阙,功莫大焉。明天去看看永丰渠碑并拍些照。

  • 读书人

    评论于:2014-04-26 21:19:06

          永丰碑俺也抄过,并写有小文,九皋山重修鹤鸣观碑,拍了照片,有的字迹模糊,查看嵩县寺观教堂一书,发现他的记载,错误解读很多。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伊畔王家有馨香

    下一篇:康熙年间《嵩县志》卷之六《人物志:程颢、程颐》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