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亲切的噪音

何美鸿
2014-03-21 16:44 分类:记事  阅读:518  作者文集

  那是火车呼啸着穿越山底隧道时的轰隆声;

  那是泉水绕过礁石后忽然一阵急转直下的叮咚声;

  那是驻足于户外,一只蜜蜂或黄蜂突然飞过来时的“嗡”的一声;

  那是行走在里弄,一阵狂飙急卷而来穿越巷口时的呜呜声;

  那是弹匠拉开弓上的弦沾取棉花时的笃笃声;

  那是铁匠来回推拉风箱时发出的呼哧声;

  那是木匠推上刨子在一块木料上来回刨出刨花的窸窣声;

  那是裁缝用尺子量好布料,用剪刀剪开一个豁口后再动手的扯布声;

  那是……

  你能想到世上有多少的不悦耳的噪声,都尽可以用来形容那种声音。——那到底是什么声音?说出来只怕令诸君笑话,那不过是……我家阿帅睡着觉时的鼾声。

  若用“鼾声如雷”来形容他委实有点过了,只是事情那么不凑巧:他是一挨着枕头立马就能呼呼大睡,而我可能翻来覆去了好几小时仍双眼空洞地盯着黑暗中的天花板。

  一个是一枕黑甜,一个是辗转无眠——经年累积下的生活体验让我时常怀疑前辈子是不是欠了枕边这个人的睡眠,然后须今生来偿还。阿帅鼾声越长,我思绪越忙。

  “哎,你给我睡过去一点!”我推搡着他,仿佛他与我拉开一公分的距离都足以减弱一点他的鼾声。

  阿帅翻了个身。他翻身的刹那鼾声似乎亦随同着停顿了那么几秒。接着,翻过身之后,鼾声旋即恢复如常。——这让我相信他却才的翻身是睡着时进行的。同时他却才的翻身动作也证明了他睡着时的偶尔几秒钟是可以不打鼾的。

  恬静幽谧的夜晚,原本是多么可以放松身心,让思绪驰骋飘飞的时辰啊,可是……可是我的耳畔一遍遍传来的鼾声让我的思绪还未飘飞到天花板上就猛地坠落了下来。

  唉,我就奇怪,为什么到夜晚安寝的时候,人的眼睛可以不看,嘴巴可以不说——这两样器官都可以闭上休息,为什么耳朵却不可以选择不听,鼻子——尤其是男人的鼻子偏偏不可以停止那讨厌的鼾声呢!

  用推搡他那比我多出几十公斤体重的力量换取几秒钟的不打鼾显然事倍功半,效果太不明显了。最好也最省力的方法就是用手指在他的鼻子上稍稍用力捏一下——这个方法挺奏效,阿帅果然就不打鼾了,但同时这个沉睡中的男人也醒过来了。他嘟哝了一句:“干什么呀?”——然后,然后这家伙立马又睡着了,然后过上几秒,像报复我似的,我的耳畔响起一个比先前更大的如雷鼾声!

  我的睡眠一直不好,稍有点动静就很快醒来。许多时候我被他的鼾声弄得情绪烦躁,恨不能起身下床,到厨房拿了把水果刀过来把他的鼻子给割了。我浮想联翩着把阿帅的鼻子割掉了之后,次日清晨他起床,刷完牙,然后拿毛巾洗脸时忽然发现脸上平平——不过这个粗心的家伙未必能在洗脸的时候发现鼻子没了,他可能是在洗完脸像平时一样找眼镜戴上时,竟发现眼镜挂不住了——原来鼻梁早没了!我想到这个永远只在我臆想中的情节就觉得好笑。

  古代老早就有劓鼻的刑罚,而且据说某段时期还特别盛行。东汉后期政论家崔实在《政论》中就说,“秦割六国之君,劓杀其民,于是赭衣塞路,有鼻者丑。”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新闻,说是一位妻子因不堪忍受丈夫的如雷鼾声向法院起诉离婚。我由此猜想,是不是大部分女性都受过丈夫鼾声的困扰呢?是不是她们也偶尔偷偷浮想过把丈夫鼻子割掉的场景呢?若劓鼻的刑罚重新启用,以保障女性安稳睡眠的权利,怕天下的男子也要出现“有鼻者丑”的情形了,呵呵。

  不过,割掉了鼻子他的鼾声定照样存在,或许因为少了鼻子这条通道鼾声的分贝很有可能翻番的趋势。因而“劓鼻”的做法实在是欠妥的。如果不能每晚给自己的耳朵堵上棉花,分房分床睡也不失为良策。可是我们家阿帅立马就反对说:“分床睡?那我还娶妻干嘛?”

  于是我又多了个假想,像穿牛鼻绳那样在他鼻翼一侧也弄个鼻钉,用根细绳穿着,他若鼾声乍起,就轻轻拉一下绳子——这比抬起手来捏他的鼻子制止他打鼾是否又省力些呢?但睡不着的大多数时候,我恶作剧地用手指的指肚挡住他的鼻子一侧,让他“一鼻孔出气”;有时我将他两鼻孔全挡住,让他感到呼吸的煎迫。有一次恰值天亮,他在睡梦里被我弄醒,很生气地回了句:“你这害人精,害我天天睡不好觉!”

  孰料他说这话可能声音太大,未曾防备隔墙有耳。那时我们就住他单位附近一楼,他的话恰巧被他一位从旁经过的同事听见了。于是他这句话一时成为笑谈传遍了单位。任他如何解释,结果却只是越描越黑。

  据说,引起打鼾的原因是由于鼻部有生理性异常,而严重的时候还有可能引起睡眠性呼吸暂停综合症——阿帅的鼾声令我深有体会。他的起伏不断的鼾声经常会突然莫名其妙地中断那么几秒,让人不知觉里也似乎跟着要屏住呼吸,直到他的鼾声随后接上,才令人放心下来。

  时日一长,我对他如蝉噪般的鼾声在厌烦中居然开始渐渐习惯起来。如果他的鼾声忽然里停止下来,我会用手摇摇他,直到他的鼾声正常起伏。回头想想,如果这个男人天天晚上忧心忡忡,神思不定,他能以饱满的精神状态投入日复一日的生活与工作当中去么?原来这鼾声,竟是世上最亲切的噪音!

  细细聆听,原来,这看似单调的鼾声其实容纳了世间百种的声响。火车呼啸着穿越山底隧道时的轰隆声,泉水绕过礁石后忽然一阵急转直下的叮咚声……现在,你信不信?我准备让自己修炼着能从这鼾声里听取一曲笙箫伴奏的《良宵》来。

 

  • 赵爱霞

    评论于:2014-07-08 15:37:22

          比喻风趣,语言优美,字里行间洋溢着浓浓的亲情,同时写出了许多人的共同心声。很喜欢你这一类文字。

  • 烈日秋霜

    评论于:2014-08-03 17:32:20

          可爱里的亲切,惟妙惟肖。阿帅的“亲切噪音”,原来可以和“良宵”和“涛声依旧”留存在岁月里……问好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亲亲我的宝贝

    下一篇:粉红女孩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