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菜

美丽的雪
2014-03-22 22:14 分类:记事  阅读:907  作者文集

春天来了,气候转暖,柳枝渐渐泛绿,花儿次第盛开!我按奈不住涌动的心潮,犹如一只圈了很久极想出笼的小鸟,恨不得立刻飞到广阔的田野,去享受明媚的春光。终于,趁了个晴朗的周末,上午早早就和发小取得联系,约好中午带着铲刀和袋子,到纸坊山坡去掐野菜。

早春的野外,处处萌动着春意。蓝蓝的天空,和煦的阳光,绿油油的麦苗,红艳艳的杏花。青青草才钻出地面,路旁看似光秃秃的树枝,细瞧原来枝梢上已发出尖尖芽苞,它们正有意无意地随微风晃动。几只喜鹊在枝丫间飞来飞去,喳喳地叫嚷,和着春的旋律唱起鸟歌。清风拂面,送来阵阵花的芬芳与泥土清香。三月春光温柔如水,新绿花香盎然生机。轻薄的春装,一点不觉得寒冷,反倒心里暖洋洋的。

车在路边停下,我们沿丘陵土坡缓缓上行,所到之处,不断有零零星星的白蒿和荠菜,正是这个季节产量最多的野菜品种。这一路,我拿着铲、猫着腰,眼睛不停扫向地面,凡入目食菜,不论大小胖瘦,一棵不愿舍弃。发小跑得快,瞅见一处荠菜相对集中的区域,急急地喊我快点过去。还真是不错,一大片绿生生、肥嘟嘟的荠菜,分分朗朗长在梯田坎上。我俩高兴地采着,忆及有关采挖野菜的件件往事,乐得合不拢嘴。小时候,我们亦常常相约一起,挎着竹篮,拿着钩镰,去地里掐菜或割草,特别于麦田里寻觅“面条菜”的情景:双膝跪地,两眼睁得溜圆,顺了麦行,一缕一缕扒着麦苗,“噌噌噌”得你追我赶。每采摘一棵新菜投入篮子,小小的心里必增加一份美滋滋地满足与成就感。如今,或因除草剂地广泛应用,旧时代的“面条菜”,现在田里已很少遇见,只留童年掐菜地专注与欢快场景,却永远烙印心底,每每想起美不胜言,以至于那股清清爽爽的野菜味道,仿佛穿越了时空至今仍飘浮身边,带来许许多多香甜的回味。

就这样兴致勃勃,陶醉于掐菜的乐趣当中,说不完的过去,诉不尽地怀念,谈天论地,兴奋并惬意地感受着春风沐浴和阳光照耀。不大功夫,便把这里的荠菜,掐得干干净净。之后,我们越过田埂,走田间小道,直奔山坳深处。

可能发小凡事一向都比我更有经验的缘故吧,这一次,还是她抢先在一块空地上,发现了新的野菜群,又喊我过去。好家伙,当我赶至地头,一下被荠菜的密集和众多给惊呆了!一地密密麻麻的青菜,稠得分不清彼此,你挤我搡,宛若绿色地毯铺在地面。想想即便自己刻意播种,也不可能稠密如是。我竟找不到下脚地儿,只好踩在成块连片的荠菜上,蹲下身子,却又不知该如何开挖?聪明的发小,先用铲子平铲入土,斩断菜根,然后叫我用手一搂一搂地收拢。这样往往一铲就是一堆,稍加整理,一会儿便瓷瓷实实盛满了两个袋子。然而,面前的野菜之多,怎样才挖得完呢?我的腿麻了,腰也酸了,再说也装不下、带不动呢,该回家了!

可是,越往前走,眼前的野菜越多。或鲜嫩水灵、或肥硕壮实,更令人欣喜。比刚才掐的更大、更嫩、地面还更虚软、菜间距也不稀不稠、更方便采挖。难能经住这样地诱惑,我不时地弯腰,采了一棵又一棵,占满双手,没处存放。

忽然就想,原本不过作为一种休闲生活来田园体验,并非缺吃或者好吃,干嘛非要掐着不走呢?你说这人呐,怎么做啥事都有惯性、会上瘾?纵使这些出苦力的体力活,竟然也叫人留恋到不能自拔。

想及此,我在心里强行命令自己,立马直腰、站起。于是,我们随不再迟疑,走上山岗,直接返程。

站在山头,看空旷原野,远山逶迤,隽永肃穆,山间村庄,炊烟袅袅。徐徐山风吹过,蒙蒙春雾升腾,绿意笼罩下的绰绰冬影正一点点隐退。走近自然,掐菜的感觉真是太好了!既锻炼身心,又饱眼福、口福,且益健康。那么,开心的事情就该开心来做,潇洒、超脱,莫被欲望捆绑,弄些不必要的繁琐来。


  • 李清竹

    评论于:2014-04-27 11:26:18

          哈哈,我说好久不见你了,去掐野菜了。

  • 魏铁庄

    评论于:2014-04-17 12:01:22

          亲近自然,置身绿色的田野,心胸开阔了,目光放远了····写得好!!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六月 荷花

    下一篇:女贞飘香

    >>>  返回作者美丽的雪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