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访:出师未捷身先死

朱文科
2014-03-25 10:48 分类:记事  阅读:469  作者文集

    阳春三月,午后的阳光,格外明媚。金南村一家普通民居,我们见到了周庆玉。她是周访的小女儿,已有88岁高龄,但耳聪目明,身体尚健。我们进屋后,老人家半躺在床上,一边嘱咐家人倒开水,一边招呼我们落座。我靠近床沿,打开采访本,老人家洪亮的声音,很快带我穿越历史的天空,走进周访烈士的传奇人生。
  周访,又名周鲂,字厚泽,曾用化名陈藩,1900年5月31日生于大义乡洲上村尖岭湾。周访的父亲叫周从禄,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由于家贫,周访幼年过继给叔叔周从勋。周家因为贫寒,经常受人欺负,周访从小立志做个文武双全的人。他拜盐沙铺罗贯全为师,练出一身拳棍功夫,好打抱不平,是乡间闻名的小侠客。17岁那年,继父用一百多担禾田,换取学费,供周访到杜陵书院高等小学读书。“五四”运动爆发后,周访在耒阳参加了集会、游行、宣传等活动,成为爱国青年。1920年秋,周访考入衡阳成章中学(今衡阳八中),期间,有幸接触许多进步书刊,接受了马克思主义。他积极参加衡阳各界举行的“力争青岛”、“维持国货,抵制日货”,成为湘南学联的骨干分子。1922年春,衡阳教会学校与平民学生发生了冲突,教会唆使当局镇压平民学生。周访率领学生进行示威,捣毁了教会学校,名噪一时。次年秋,周访考起了南华大学,继续投身进步学生运动。1924年冬,经伍文生、邝鄘介绍,他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时,学校南迁广州,周访转入广州黄埔军校。
  1925年春,周访因革命需要,不得不弃学,在湘粤交界的坪石镇,开展党的秘密地下工作。当时湘粤边境盛传:“耒阳来个大侠,身材十分高大,嘴里有颗金牙,专打土豪劣绅,武艺高强胆大。”地主武装挨户团暗地抓捕周访,曾两次被捕都机智脱险。第二次是这年冬天,挨户团获悉周访藏身地,设法将他抓获,还在他背上插块木牌子,上写“共匪周鲂”。三个兵丁押着他游街,到半路时,周访突然挣脱绳索,把兵丁打倒于地,喝道:“你们是想活还是想死?”三个兵丁没想到他武功这么高,吓得面如土色,连连磕头:“想活,活!”周访便要他们起来,给他们一人一元银元,说:“我走了,你们也活不了,逃命去吧!”敌人得知周访半路逃了,派人四处追捕。周访躲在一座深山,一农户看他气宇非凡,感觉他不是一般人,便好心请他吃碗饭,送他一套衣服。周访知道在坪石呆不下去了,决定回家乡搞革命。一路上,他饥寒交迫,饿了,摘山间野果野菜吃,渴了,喝溪水,甚至还喝过自己的尿。经过七天七夜的赶路,终于抵达大义老家。
  当时,中共耒阳地方执行委员会建立,刘泰任书记,这也是湖南省第一个县级党委组织。周访潜回耒阳后,联系上了刘泰。受县执委的指示,周访与谷梅青、陈安堂、谷利生等党员隐蔽在边境山区,以永兴白头狮为据点,发展群众,发展党员,先后建立了大义、陶洲、大河滩三个党支部,有党员二十多名。1926年冬,耒阳县执委开展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周访积极参加,参与组建了十五个乡农会,带领农民清算土豪劣绅。长沙“马日事变”后,白色恐怖笼罩耒阳。刘泰带着周访转移武汉,参加贺龙领导的二十军,刘泰任团党代表,周访任连长。汪精卫叛变革命后,他俩离开武汉赴南昌,投奔朱德部下,参加南昌起义。刘泰任起义部队联络官,周访任营长。起义部队在潮汕失利后,刘泰和周访、贺寿彭等潜回耒阳,与邓宗海等重建中共耒阳县委,开展地下工作。周访听说曹水仙父子在县城设宴款待土豪劣绅,率几个同志混入其中,在宴宾席上击毙了曹家父子和另外几个罪大恶极的劣绅,缴枪十多条、子弹四五百发。反动当局十分震惊,四处张贴通辑令,悬赏五百大洋取周访的人头。
  1928年1月,朱德陈毅率南昌起义余部转战湘南,在宜章县组织年关暴动。随后,朱德挥师北上,先后攻克郴州、资兴、耒阳,并坐镇耒阳指挥湘南十多个县的起义。周访参加了这次震惊中外的暴动,并担任攻打永兴的向导。耒阳县苏维埃政府成立后,周访任县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兼赤卫团团长。周访带领赤卫团,奔赴上架,将作恶多端的大地主陈培之、陈景文父子捉拿归案,主持召开了夏塘、大义、上架、淝江等乡一万多人的公审大会,枪决了陈家父子,为民除了一大害。周访的妻子谷芝英参加了女子宣传队,跟随县女子联合会会长伍若兰,在城乡开展革命宣传工作。她发现朱德和伍若兰在革命接触中互生爱慕,便热心做媒,促成了县两人的婚姻。朱德与伍若兰结婚之夜,谷芝英把伍若兰推进洞房后,见朱德还在陪同志们喝酒,就一把拉起朱德,开玩笑说:“老朱呀,猪婆都进洞房了,你这个猪公嘛够理(耒阳方言‘何故’之意)还不进入啊。”谷芝英还把周访在黄埔军校时蒋介石为拉拢他送的金戒指,转赠给这对新婚夫妇。
  3月中旬起,敌人为了扑灭湘南起义的烈火,调集重兵进剿耒阳。朱德陈毅决定撤往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会师。为了打通向井冈山的通道,周访率领赤卫团,在耒阳、永兴、安仁三县农军司令曾木斋的指挥下,三次攻打安仁县城。战斗中,周访身先士卒,英勇奋战,为朱毛会师立下汗马功劳。他妻子谷芝英随伍若兰上井冈山,途中因有身孕,返回了耒阳。4月底,朱、毛部队在井冈山会师后,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军长朱德,党代表毛泽东,参谋长王尔琢,士兵委员会(后改称政治部)主任陈毅。伍若兰任士兵委员会宣传队(即后来的军政治部宣传部,副师级单位)队长,周访任十二师三十四团二营营长。5月,因井冈山粮草不足,部队整编,部分湘南农军返回原籍地,开展游击斗争,红四军撤职师级建制。周访留下来,改任三十一团一营营长。三十一团是秋收起义部队主力,团长是张子清,因身负重伤,毛泽东就将一营营长伍中豪提拔为团长。从此,这两个耒阳老乡在朱毛的领导下,为建立一个美好的新中国,浴血奋战,先后参加了参加了攻茶陵、打永兴、战高陇、反“会剿”等一系列战役、战斗,为保卫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建立了卓越功勋。
  1929年1月,面对蒋介石调集的重兵压境,朱德、毛泽东决定采纳伍中豪的建议,率红四军转移赣南,留下彭德怀的红五军驻守井冈山。此时,周访担任干部营营长。部队一路攻关克垒,势如破竹,击溃了大汾、左安、杰坝等地的顽敌,占领了大庾县城。1月24日,敌人李文彬部队突然进犯大庾县城。双方激战之后,红军乘夜色主动撤出县城。他率部阻击敌人,掩护大部队撤退。次日凌晨,他们撤至平头坳,抢占了制高点,与敌人激战,击退了敌人多次进攻,坚守到下午,掩护红军主力安全撤离险境。就在周访率部冲锋、准备撤离之际,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了他的下腹,血流如注,肚穿肠断。他自知伤重,怕连累战友,决心牺牲自己,掩护同志们撤退。战士们不依,誓愿与他共生死,他严厉地说:“你们都走!保护主力要紧,给我几颗手榴弹,这是命令!”大家只好含着悲痛的泪水离开了他,撤离了阵地。这时,敌人又进攻了,周访忍着剧痛挪动身子,双枪齐发,敌人倒下了,他昏厥过去了……敌人误认为他死了,但见他的着装知道是个当官的,打算将他的“尸体”抬去领赏。这时,周访醒了,拉响了手榴弹,与靠近来的敌人同归于尽,年仅29岁。
  话说谷芝英回到耒阳后,被敌人抓捕,经受了严刑拷打,坚贞不屈。谷芝英有个叔叔,在国民党省党部任职,通过努力将她营救出来。谷芝英就把两个女儿周凤扬、周庆玉藏在大义船形岭谷长祠家中,她则躲在一农户,生下与周访的儿子。八个月后,谷芝英在自己家中为儿子喂奶,敌人闻讯赶来,当场用梭镖把孩子砍死,逼迫谷芝英与周访脱离夫妻关系,嫁给地主家。谷芝英坚决不从,以死抗争。当时,她才23岁。此后,她日夜思念丈夫,却得不到周访的任何消息。她始终坚信丈夫还活着,正在为革命胜利奋战。直到新中国成立后,她再也忍受不了二十余年的相思之苦,致信给解放军总司令朱德。后来,耒阳县长亲临她家,带来朱德的亲笔回信和邮寄来的一百块钱。她才知道,丈夫周访早已牺牲。这一百块钱,都是朱老总从工资里节省下的。在政府的关怀下,谷芝英的两个女儿安置在教育部门,她享受烈属待遇,直到1990年病逝,终生未再婚。可见,她对周访感情至深。这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亲人泪满襟。开国上将萧克在井冈山时,最初在伍若兰的宣传队任队员,后来任连长,与周访感情很深,曾看望过晚年的谷芝英。还有周访的战友、开国少将郑效峰和原湘南游击队司令员谷子元,也多次看望过谷芝英。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被誉为新中国的第一块奠基石。作为首个农村革命根据地,能够在党的建设、建军原则的形成等方面探索出许多成功的经验,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里聚集了大批优秀的知识分子,学历最高的有16位大学生。让我感到自豪的是,耒阳人达5人,占了近三分之一。他们分别是:北京大学的伍中豪、邝鄘、谭衷,南华大学的周鲂,北京高等师范学堂的刘霞。令人遗憾的是,这16位杰出代表,只有陈毅、罗荣桓看到了新中国的成立。有位党史专家说:“尽管参加井冈山斗争的大学生只有16位,却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和代表性。他们都曾担任过重要的领导职务,革命信念无比坚定。在井冈山斗争时期,不少人先后脱离革命队伍或叛变革命,但这16名大学生没有一人脱离革命队伍。他们在党的建设、人民军队的建设、中国式革命道路的探索等方面,都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周访作为其中的一员,无疑是耒阳人的骄傲。
  2014年清明节即将来临,谨以此文,祭奠周访烈士。安息吧,耒阳的英雄前辈!

 


 

 

  • 张松寿

    评论于:2014-04-09 15:39:56

          拜读了,知晓了这位伟人戎马倥偬的伟大事迹。至此清明节之际,谨向烈士献礼!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远去的童谣

    下一篇:巍巍五峰仙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