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中的砾石

何美鸿
2014-04-08 10:49 分类:现代诗  阅读:442  作者文集

 

 

我是水中的一颗砾石 
  躺在温软的泥里 
  静静的没有声息 
  偶尔会看见轻轻划过的舟楫 
  偶尔会有吐着泡的鱼儿游来 
  向我讲述水面的光景 
   
  曾经我生活在岸堤 
  日日仰望着山的静默,树的威仪 
  和那黑色矮丛边振着翅子的蜻蜓 
  那深蓝的午夜里摇坠的孤星 
  曾经我分明的棱角 
  不小心硌疼过孩子的脚筋 
   
  是的,是那个无心有意的孩子 
  那个感觉受伤的孩子将我拾掇起 
  投进了前方的水域 
  从此咫尺天涯 
  我遁入另一重生命的幽寂 
   
  渐渐磨钝了陆地的棱角 
  渐渐过往的物景都迷离 
  水中的荇草是我新的偎依 
  我已惯了水中的呼吸 
  忘了所有关于岸的言语 

  • 张松寿

    评论于:2014-04-10 17:24:30

          棱角分明的砾石触碰了小孩子的脚筋,于是它被无情地抛进大海,从此颠沛流离,背井离乡,终至随遇而安。多么凄婉百回而又凤凰涅槃的桥段啊!

  • 张松寿

    评论于:2014-04-10 17:24:58

          《黑骏马》中的白音宝力格就是受到索米娅被强暴怀孕 的石头的强烈硌碰,不知就里的他愤然离开了心爱的索米娅去上大学来排遣郁闷的块垒,赚足自己的荣光。而当他幡然回悟,带着深深的负罪之心重返草原找寻当年的索米娅时,她早已和达瓦仓结婚生子。当他九年后再见到自己的索米娅时,她已经随遇而安,对生活炽热的爱早已烧融了她的淼淼苦楚。某种意义上随遇而安是件好事。

  • 何美鸿

    评论于:2014-04-10 18:22:58

          感谢您对诗歌的解读,基本符合当初想要传递的思想。不太会写诗歌,因而也写的不多。相比自己的散文和小说,诗歌语言比较热烈,似乎只是逢着某种情绪的时候,非诗歌语言不能表达。:)

  • 张松寿

    评论于:2014-04-11 11:13:40

          常和文友谈起你,你的诗的语言唯美,感情至细腻,形式与内容契合得天衣无缝,堪比清照;似乎有点多愁善感吧!或许这正是诗情泉涌的渊源吧,有点班门弄斧。


  • 共4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蔓延

    下一篇:播种你的名字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