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北的行者

赵静端
2014-04-09 09:26   分类:现代诗   阅读:1043    作者文集


  
  小清明,小长假,都说春光明媚、陌上花开
  都说美女如云,峰峦如聚,都说
  不踏春光,春又成伤。高速公路都免费了
  这是如我之流的百姓,唯一蹭社会主义便宜的方式
  那还说些什么呢,越过中石化这厮的贞节牌坊
  我一路向北,向一带远山如画
  
  马作的卢飞快,轮如霹雳弦惊
  导航的版本,不小心误码成前秦的节奏
  我,不小心跌入史前的山水
  山峰隐隐,众仙夹道,有人乐不思蜀
  有人不知归路,有人单恋一枝花
  
  七星在野,上弦月也在,农家宾馆的山泉清洌
  同样清冷的夜和一件单衫对恃,薄酒,寒星,万仙山
  燃一枝烟,我的指缝缭绕了对面那座山。
  对影没有三个人,他乡的星空和故乡没什么不同
  我在这里,你也在这里,春天也在这里。
  
  人间四月芳菲尽,万仙山的桃花才刚刚含苞
  欲放欲不放,桃花劫,桃花运,桃花扇,各行其道
  说夭夭还火候未到。我见远山多妩媚,料远山见我比较陌生
  罢罢罢,且枕一弯新月,无怨尤,无念想,无思邪,
  
  一轮旭日,还是从东面升起,万山萌动
  有喜鹊飞过千尺断崖,或喜惑忧
  泰戈尔说天空没有痕迹。壁立千仞,郭亮村就在山顶
  盘山的路上,迤逦的车辆和人群缓缓移动
  这是山村的桥段,注脚就是耸峙的植物和徘徊的云
  游人,只是山山水水的过客
  
  无欲,有时则刚,有时是功能性失调,有时
  是一种无奈。所有的答案遗失在错落的台阶上
  生根,发芽,枯死,腐朽,然后再逢春
  咬定青山的野树,有着我永远不能抵达的高度
  观澜或听风,那些地质地貌都曾经拥有
  都曾经不能天长地久
  
  没有什么是传说,这里,都是传奇
  对峙的高山,游人只能仰止,只能兴叹
  回声叠荡,消逝在风中的就是人生,就是某些
  你不能坚持和改变的坎坷。尘埃落定之前
  有人平步青云,有人步履艰辛,有人非是籍秋风
  崖上人家,绝壁长廊,当时沉重的锤声
  若干年后,渐次荒芜,渐次零落
  
  那确实是一个村庄,连翘花开,迟钝的基因以及
  贫穷的朝向和风脉有些格格不入。
  断崖绵延,风水流转,喧嚣的行者在某种程度上
  是行走的花朵,人来人往,花开花落
  唯有太行山脉,一直遵循时令,遵循自然
  亿年岿然不动。
  
  儿子说饿了,郭亮村便有了条小街
  炒面,捞面烤肉串,这和城里没什么不同。
  请原谅,那些张着血盆大口的小贩吧
  他不过是学着那棵树的模样,贪婪的吸着春光
  活着,何时何地,都是一门功夫,都是本能
  谢晋的相片还挂在墙上,这真的是一张道具
  包括民俗馆,随意布施后,除了纸币上的江山移主
  并不能洗礼那树梨花和桃花
  
  整座山不知道被谁开了光,南坪
  从上面看,真的一带远山如画,风物潇洒
  夕阳返照,水浸碧天,驱车盘旋,掩映的竹篱茅舍
  有着世外的恬淡。这不是一个戏台,也不是烽火连三月
  来来往往,多少六朝兴废事,某一天,尽入渔樵闲话
  某一天,寒日无言西下,某一天,转头成空
  
  归程遥遥,从辉县到洛阳,北斗星不曾移动半分
  洛阳城的外围,牡丹的气息还没有染衣
  这不是大唐的月光,不是大唐的春天,金谷园
  斑驳的诏书记不得你未来的名和姓,国色朝天酣
  你经过或路过,都是很久以后的一抹星光……


                                      2014.04.08

上一篇:北店街

下一篇:昆明,那些细弱的血花……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