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童谣

朱文科
2014-04-10 09:18 分类:记事  阅读:862  作者文集

  
  
  
  童谣,是传唱于儿童之口的民谣。所谓民谣,是劳动人民千百年来,在生产生活中创作的民间文学,词句洗练,讲究押韵,富于节奏,有旋律感,能吟能唱,口耳相传。童谣也称儿歌,带有浓厚地方特色,通俗易懂,形式简短,反映儿童生活,适合儿童传唱。小时候,我就能唱很多歌谣。
  
  童谣是儿童自娱自乐的方式。我们在禾坪上玩游戏,边玩边唱:“我是孙悟空,你是猪八戒,他是沙和尚,同时打妖怪。”还有推谷的游戏:“推谷!车谷!推谷!车谷!推粘谷,有饭呷,推糯谷,有酒呷,捉猪崽,拉巴巴。捉狗崽,舔巴巴。圆(峦luan)心腰子毛毛呷,葱嘴尾巴敬老爷(亚ya)”耒阳方言里,巴巴就是屎巴的意思。有时,大伙儿围成圈,一人一个字地数数:“狗打屁,生牛痢,牛痢不开花,够打屁就是那甲老猪架。”挨个点数,数到最后一个字是谁,就是谁打屁了。看见村里的老单身汉来了,我们就恶作剧,故意唱:“单身汉,单身汉,筒米煮出三色饭,上面生,中间烂,底下煮成锅巴饭。”讽刺单身汉没老婆不会做饭。或者唱:“单身汉上长懒筋,坐着眼眯眯,困着想讨亲,冇钱冇米好伤心。”单身汉当然知道是在嘲笑他,气不过,捡起快泥巴往我们身上丢,吓得我们笑呵呵跑了,一溜烟不见,个个躲在稻草垛里,大气不敢出,生怕单身汉找到。
  
  童谣是大人哄逗孩子的歌。幼时在乡村,我常常听着母亲的摇篮曲甜美入梦。“斗虫斗虫飞,飞到花园里,打甲花鸟哩,得外婆做生日。”“马兰花,马兰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勤劳的人跟你在说话,请你马上就开花。”“摇橹摇橹,摇甲鱼崽接丈母。丈母不在家,满女筛杯茶,茶里冒果子,果子刚开花。”昏黄的煤油灯下,母亲一边摇摇篮,一边温柔地吟唱着,这些催眠曲很快催我酣然入睡,进入梦乡,幸福而温馨。
  
  春天时,暖暖的春风,柔柔地吹着。看到燕子飞来,我也会开心地唱起:“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哭起冇眼泪,打甲花盏哩。哭起冇鼻浓,打甲花蒂筒。”那时的我胆小,村里大人总爱逗我哭。当我哭得厉害了,大人们就用童谣哄我:“一哭一笑,鸡婆来尿。黄狗打伞,黑狗坐轿。一抬抬到城隍庙,城隍老爷见了哈哈笑。”说来也怪,听了这歌谣,我还真的破涕为笑。有童谣点缀的日子,非但不枯燥单调,反而色彩斑斓。
  
  童谣是孩子知识的启蒙老师,帮助我们认识不少事物。“小孩子乖乖,把门开开,不开不开我不开,妈妈没回来,谁来都不开!”这首童谣教育我们孩子,要注意安全防范,大人不在家,不要随意开门。《十字歌》则是猜谜语的:“一子尖尖,二子团团,三子像把伞,四子扒龙船,五子红艳艳,六子艳艳红,七子生身癞,八子生身毛,九子股对股,十子双成双。”通过这首童谣,我认识了笋子、蕨子、蘑菇、芋子、辣子、红笕菜、苦瓜、冬瓜、南瓜、玉豆子。“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爱吃萝卜爱吃菜,蹦蹦跳跳真可爱。”我小时候偏食,不喜欢吃青菜,母亲总会一边挟菜,一边念这首童谣。听多了,就学会了。端起饭碗时,先要背上一段,得到母亲的夸奖,饭菜吃得格外香甜。
  
  到了冬天,夜晚很漫长。刚打完亚伙(晚餐),父亲常常串门子去了,我和妹妹围坐在煤油灯下,做家庭作业,母亲则剁猪草。等到剁完了,我们的家庭作业做完了,母亲就边纳鞋底边讲故事。有时,则是一家子人围在炉火旁,赶茶籽。母亲为了哄我们安心干活,也讲故事。常常,很多故事的内容并不记得多少,而那故事里的童谣,我却牢牢记住了。“矮子矮,钓嘛蝈(拐),钓甲嘛蝈唧唧叫,讨甲老婆八十二,搂到半夜(亚)来蔸尿。”“癞子癞,种韭菜,韭菜喷喷香,癞子讨夫娘”。这两首童谣,讲的是矮子、癞子的故事,挺有趣。讨夫娘就是娶亲。“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那时乡村土屋的耗子特别多,半夜甚至跑到床上来。听了这首童谣,我见到老鼠,就不害怕了,甚至觉得它就像童谣里那般可爱。还有一首关于老鸡骂小鸡的童谣:“老鸡骂小鸡,你咯甲蠢东西,我叫你唱咯、咯、咯,你偏要唱叽、叽、叽!”采用拟人化手法,很形象。
  
  童谣的内容想象丰富,极有情趣,读来节奏明快,语言活泼,有的还绕口令。“王婆卖瓜又卖花,一边卖来一边夸。又夸瓜,又夸花,夸瓜大,大夸花,夸来夸去,冒得人理她。”童年的我很笨,这首《王婆卖瓜又卖花》怎么也唱不顺畅,咬牙齿呀。就像《嘴与腿》:“嘴说腿,腿说嘴,腿说嘴爱卖嘴,嘴说腿爱跑腿。光动嘴,不动腿,不如不长腿。”倒是《看见外婆坐摇窝》挺有趣:“黄鸡婆,尾巴拖,先养我,后养哥,养我牙(父亲的意思),我烧火,讨我娘,我打锣,走我外婆门口过,看见外婆坐摇窝,看见舅舅摇外婆。”这首颠倒歌,把人的关系全弄反了唱,唱多了,很情趣。再比如《妹妹先把十岁过》:“唱倒歌,唱倒歌,鸽子进了燕子窝,鸡蛋碰破石头角,耗子咬了猫儿脚,凳子爬上墙,石磨飞过河,先生我,后生哥,妹妹先把十岁过。”我们在禾坪跳着唱着,大人们听了,笑得直弯腰。
  
  《列子》曰:“尧乃微服于康衢,闻儿童谣……谣之起,自尧时然也。”有人认为,《列子》不一定可靠。也有人考证,最早的童谣始于《诗经·魏风·园有桃》“心之忧矣,我歌且谣。”有的则提出,《国语·郑语》中记载的《周宣王时童谣》,才是我国最早的童谣。虽然童谣的起源有待专家学者研究、考证,但可以肯定的是,童谣已有近三千年的历史。耒阳历史悠久,乡间流行很多童谣。如今,大多数劳动力外出务工,或者进城居住,村庄几乎快空了。那些熟悉的童谣,那些历经岁月沧桑依然保持着纯真的歌谣,就像一粒粒珍珠,渐渐散落在岁月的长河里,再也无从拾起。
  
  一个晴朗的午后,我在耒水河边散步,看见四个十来岁的男孩,在蹦蹦跳跳地唱:“早打铁,晚打铁,打把剪刀送姐姐。姐姐留我歇,我不歇,我要跟老八学打铁。”这首熟悉的童谣,如此清晰,就像与失散多年的好友猝然相逢,心在瞬间温润如初,我恍惚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童年。
  • 张松寿

    评论于:2014-04-10 15:55:32

           成长的代价就是童心的缺失,能偶听孩童唱童谣,重拾人生长河中遗失的珍珠,着实乃一幸事。其中老鸡骂小鸡的童谣,不仅采用拟人手法,童趣呼之欲出,而且还道出一个“成人常以成人的眼光评判小孩”的误区,饶有兴趣。说与作者共勉,不知当否?

  • 王海洋

    评论于:2014-04-12 22:07:45

          有生活情趣。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永远守住我们的魂灵——读林徽因笔下的徐志摩

    下一篇:周访:出师未捷身先死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