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感录

何美鸿
2014-04-24 14:42 分类:记事  阅读:461  作者文集

  不大喜欢乘公交车。拥挤的人群,沙丁鱼罐头似的车厢,本身就给人带来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像我这样瘦高且穿着高跟鞋上车的女子,重心不稳地站立在拥挤且有些颠簸的车厢里摇摇晃晃着简直是一种受罪。那为数不多的几个老幼病残孕专座是不敢奢望的,但可气的是经常会遇见似有些眼盲的男青年安之若素地在那专座坐着。有一次乘车,我拍了拍一位坐在专座上眼睛向着车窗外的男青年,示意他给站在旁边的一老妪让座。那男青年似乎很不情愿地站了起来。也许是因为他的很不情愿,更也许是他看出了我与那老妪毫无瓜葛的多管闲事,和那位老妪在座位上安然坐下但没有对他也没有对我道一声感谢,我感觉沉闷的车厢里忽然多出了一种仿佛蓄势待发的紧张气氛。这种气氛直到下一站到站,那青年下车扬长而去才告一段落。

  ——之后我忽然开始反思,凭什么要剥夺一位年轻人坐座位的权利呢?也许这位年轻人上的是夜班的工作,辛苦了一整个晚上外加一整个早上,也许他下车后还等着别的同样辛苦的差事。原本他想趁着这个乘车的间隙偷偷休息一会,可是他的休息的权利却被一种叫做道德叫做舆论的东西给剥夺了。——或许他错不该选择坐在车厢的这个随时可能有“老幼病残孕”来乘车的专座,偏他的身旁又那么不凑巧地站了位更有理由享受它的使用权的老人。

  大部分乘车的年轻人对让座这样的“起身”之劳还是能做到自觉的。我平常较少出门,在市内乘车的时候并不多,给老人让座不过理所当然的事,因而从不觉得有多荣耀。可有一次,一位老妇人对我的让座似乎极为感激,一口一句:“太谢谢你了,姑娘,还主动给我让座!”她的感激的神情让我疑心她平常乘车是否没遇到过主动给让座的人,还或者是这位善良的老人只是过于“知恩善报”,非这样一种热情的语言不能表达她的感激;再或者是这位老人天生就是个话唠,我这让座的举止正好拉近了与她的亲近感,因为接下来,她主动没话找话跟我聊天,告诉我这次她乘车的原因及下车的地点。然后不出几站,她家房子有多大,家里有几口人,都在做什么,她退休前干什么工作等等都原原本本告诉我了。可是奇怪,这样的絮絮叨叨在这样的车厢场合听着一点不觉烦,反觉津津有味。然后她又试图问起我有关的话题。聊着聊着,她惊讶地说:“哎呀,我真是眼老花了!你都做了母亲了?还以为你是个年轻姑娘,跟我家孙女差不多大!”——我承认,那是我感到极温馨且荣耀的一次让座!

  公交车司机大都遵守着良好的职业道德,有老人上车,司机不但会摁广播提醒让座,有时还会回过头甚至从驾驶座上起身用言语提醒乘客给老人让座。这样的车厢里往往充盈着一股浓浓的暖意。但也有的司机处事不够灵活,也许是平常太拥塞的车厢让其失去了耐烦与变通。一位蹒跚的老人好容易挤进拥挤的车厢,然后就站在车门口附近。到站时,实在不能从如蚁的人群挤到后车门去下车了,前车门已打开,这时上车的人也不多,为何就不可以让老人顺道从前门下?规则是死的,人可是活的呀。

  车厢里不总是和谐的声音。尤其是,谁知道那众多的陌生面孔里,有没有一两位就是惯用二指功夫的小偷?记得有一年夏天,还有两站快下车,我站到后车门口来时,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很快就发现我的背包的拉链被弄开了。我心里一紧,我的那个小背包没装别的,就三百块现金。那钱还不是我自己的,是公司的备用金。其中有三十块全是一元一枚的硬币。我猜想小偷还在车上,来不及清点现金少了没有,当即便警惕地看着站立在周边的人群。一个二十左右的男生就站在我边上,我看他的样子就像个小偷,也不知哪来的胆子,一手便抓住了他的衣襟,然后说:“是你动了我的包!”那个男生没有吱声。周边的乘客于是跟着喊起来:“抓小偷啊!”乘客中一位穿着制服貌似警校的大学生甚至振臂一呼:“抓小偷!”他们的高喊加剧了我的胆量,我居然一只手抓住他的衣襟,另一只就去他的口袋里掏。我想钱在他的口袋里总没有错。我从他的裤子口袋掏出若干硬币,来不及数就放进我的包里;然后又从他的上衣口袋里掏出若干硬币放进我的包里。乘客们还在喊:“别放走他,把他送到派出所去!”可是他们只是光喊,并没有人过来帮我。凭我一弱女子,我如何在下车后把他送去派出所?而且这名男子旁边还有同伙。正好到一站,车门一开,他那名同伙便用力冲了过来,将我抓住衣襟的那名男子的手给挣脱开,然后两人旋即跳下车去!车上还有人充满正义的声音在喊:“哎呀,怎么让他跑了啊!”——我想,我不能腹诽他们的光喊口号不见行动的,否则我怎有胆量掏进小偷的口袋里!而惊讶的是,当我回到公司清点备用金时,忽然发现那三百元备用金非但一文不少,反而多出了二十多枚硬币!我才明白过来,原来是我把小偷准备上车作案的“备用金”给“明目张胆”掏过来了!那段时间,家人怕那小偷认出我伺机报复,对我乘公交车都有些提心吊胆。

  公交车上还有一类人和小偷其实同样可恶。这类人甚至比小偷更隐形。有一回我在显得有些空荡荡的车上就遇见了这样一名男子。他并不靠近你,只跟你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他的眼睛却死死地盯着你。那目光是绝然不怀好意的,是贪婪而鄙俗的。车子在往前开,车上其他的乘客在漠视着一站又一站的路标,一切仿佛如常,什么都没有发生,可是,有一种似乎要渗透你身体的猥亵目光却让你浑身不自在。直到你身上开始起鸡皮疙瘩,甚至你用目光狠狠地瞪他一眼,那人的目光还不肯挪移!如果你背转身,那目光会像芒刺一样戳上你的脊背!——这样的情境你想发作都找不到理由!那名男子直到下车才终于收回目光,在走向后车门下车前,回过头来,像是取得了巨大胜利一样的表情冲我诡秘地一笑,然后扬长离开!

  这令我不由想起那个下半体诗人沈浩波的那首什么成名诗作——你说,我怎可能会去喜欢而不认为那是污人眼球的流氓诗!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公交车一瞥

    下一篇:和祖母一起睡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