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长在城中的一棵树

何美鸿
2014-04-29 16:47 分类:情思  阅读:958  作者文集

  1.png


    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棵树,亭亭地立在街道拐角的十字路口。每天如潮的人流与车辆都不约而同聚集到这个路口来,偶尔会在前方的指示灯亮起红灯时停留一会,然后在绿灯闪烁时便各自奔赴不同的方向和路段。

  穿梭往来的行人与车辆总是很忙。聚集到这个路口的行人或司机,他们的眼睛大部分时候都在注视着前方,注视着斑马线,注视着指示灯。偶尔会有人朝街道两旁林立的建筑物看上一看,朝琳琅的商铺店面看上一看,但没有谁会来注意到这个街口生长着这么一棵再平常不过的树。

  它是什么时候背井离乡来到这座城市,什么时候不由自主来到这个街口的,也许只有树自己最清楚。它挺立在川流不息的繁华街口,每天默视着如簇的人来人往,如蚁的车往车来。这座城市的盛衰与枯荣,喧嚣与宁静,或许它是最好的见证者。可是人们永远不会试图通过生长在城中的一棵树来了解一座城。它占据着街口显赫的位置,却不能改变作为一棵城中树被人视若无睹的卑微身份。

  是的,它没能有机会选择生长在树木参天蔽日的乔林中,没能有机会选择生长在田畴平畈的大路旁。——它不可能是生长在西北高原那“力争上游”的钻天白杨,也不可能是生长在陡峭悬崖临霜傲雪的挺拔劲松,也不可能是生长在河岸边枝条毵毵的婀娜垂柳。如果白杨是“树中的伟丈夫”,劲松似仙风道骨的长者,垂柳如依依多情的含羞女子——那么,这棵长在城中的树,却只仿佛一位“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的卖炭翁了。

  你看它的每一片叶子,每一棵枝桠莫不沾满了这城市里扑面而来的尘灰。那是每天载驰载驱的车辆从旁经过时附送给它的礼物。这样的一棵树,是绝然不能成为城中的一道风景的。老人们不可能在炎炎夏日里坐在这样一棵树底下纳凉,孩子们不可能在假日里绕在这样一棵树底下玩着迷藏,情侣们不可能在浪漫的夜晚躲在这样一棵树底下喁喁私语。它的存在像是一种多余,像是一种虚无。一棵生长在城市里的树是孤独而寂寥的:落叶不能归根——它的脚下哪儿还有多余的泥土来拥一片落叶入怀?甚至鸟儿也不肯留恋到它的枝头来。城市的鸟儿也是孤独的。可是鸟儿有翅膀可以飞远,而一棵树呢?它只能年复一年静静地立在这里,一动不动。

  你看不到它的树冠上哪儿还有一片新绿。偶尔会有一场雨,像是给它一次难得的沐浴,但不几天后,它又重新陷入到被尘灰包裹的日复一日的画面里——这是城市所能给予它的所有慷慨。

  是的,在这座处处钢筋水泥、寸土贵金的城市,能容一棵树还占据着几平方尺的位置,侥幸没有被砍伐,你不能不感谢城市的“慷慨”。尽管城市剥夺了它与鸟儿作伴的机会,剥夺了它成为一道亮丽风景的机会,但树并不跟城市计较这些。一棵树知道自己真正的分量。它静静地挺立在街口,它一直在耐心地等着,等着这座城市来终于发现它原本有多重要。


  • 张松寿

    评论于:2014-05-04 16:45:53

          树,天然氧吧!尽管它不免要遭受因工业、城市发展带来的种种“馈赠”,它一如既往地站在那里,它昭示的是一种精神,恪守的是一种信念。

  • 伏牛狼

    评论于:2014-05-05 11:02:20

          问树听风,一枝一叶;活着自己的绿,任凭雾霾洗浴依旧葱茏……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行走在天地之间

    下一篇:公交车一瞥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