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新信息了

何美鸿
2014-05-12 15:17   分类:小小说   阅读:294    作者文集

  “你来新信息了!你来新信息了!”

  她的手机几乎每天都要不定时地响起这个铃声。她的心突跳了一下,很快意识过来,不会是艺的短信。也许艺再不会来信息了。

  她从电脑桌边立起身,走到床沿边,拿起被随手丢在床头边的手机,查看收件箱里的最新短消息内容。没有猜错,又是电信部门那个数字为10621525的号码发过来的。她读着里面的内容:“霜降快乐!这四个字虽然只花了我一角钱,却情谊千金让你终生受用;外加两吨的真心祝福砸在你身上,让你受宠若惊,跌落进快乐谷,幸福像雪球越滚越大!”

  她的手机经常收到类似的短信,内容五花八门,时而庄重,时而诙谐。若是在往常,她肯定要把这条“霜降快乐”的短信转发给远在另一座城市从未谋面过的艺的。这么些年,她们两人的互发短信累计起来,都足够成一篇长长的文章了。

  而此刻她却觉得电信部门这样免费的赠送短信息像是在跟她开的又一个玩笑。因为,每次当那个熟悉的“你来新信息了”的声音响起时,她就会下意识地想起艺。每次她都隐隐地盼着那是艺发来的信息。可当拿起手机看时,每次都只是失望。因为知道了不会是艺,甚至后来好几回听到提示来新信息时,她都懒得去拿被丢在床头边的手机查看。可越是这样她的内心越是莫名堵得慌,直到还是忍不住把手机拿过来确定那新来的信息与艺无关为止。

  之前她留了好些这样内容诙谐的短信息,以备随时可以发给艺。可现在她看完一条即刻删除一条。她按下删除键,可那个键好像失灵了一样让她半天“确认”不了。她的这款诺基亚手机是前年换的。她记得她告诉艺自己换了款新手机时,艺曾向她打探手机的价格,款式,型号。她记得她们对话时她正在横穿家旁边那条马路,有一辆黑色小轿车擦着她身边呼啸而过。她问也准备换手机的艺是否要买和自己相同品牌的,艺矢口否认。可是后来,艺买的那款手机也是诺基亚的。尽管款式跟自己的不一样,她还是自作多情地偷着乐。

  她记得自己当初留给艺手机号的情形。她记得艺的电话是次日打过来的。她感觉出艺和她有上联系的兴奋。先前她只是通过艺的文章了解艺,在自己眼里先前的艺是个处事冷静的才女,接触后艺表现出来的对友情的热烈让她感到惊讶。

  她能感觉到艺对自己亲如姐姐般的呵护,而她对才华横溢的艺其实内心更大的是一种敬重,一种连说喜欢都觉是侮慢的敬重。两个从未谋面的女子起先很长一段时间几乎每天长途电话不断,短信更是从未间断。——也许,相处太过靠近,心难免被碰伤——她想这是唯一的理由——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们渐渐有了矛盾,渐渐有了争执了。而最后的这一次争执几乎要结束她们之间的友谊。

  她们就这样开始了长时间的疏离。也许就这样吧,本来,天下就没有不散的筵席。她这样自我安慰。尽管,早先她就对艺说过,她对友谊如同对爱情一样不自信,可是,她觉得自己和艺这样地结束未免有些草草。她想如果艺和自己生活在同一座城,她们也许不会是这样的。她们之间不会生出那么多的误解波折,艺也不会到交往了这么些年之后来感叹并不了解自己。

  她不愿去想,想起来心里只是堆乱麻。

  “你来新信息了!你来新信息了!”

  又是一条新信息。每天响起的手机铃声都要提醒一遍她对艺的记忆。真是搞笑,还是关于友谊的——“友谊是一种温静与沉着的爱,为理智所引导,习惯所结成,从长久的认识与共同的契合而产生,没有嫉妒,也没有恐惧。”前些日子,她看到一篇文章,说是友情远比爱情伟大而可靠。她不由然地就想起了艺。她想起先前每次孤单寂寞短信给艺的时候,总是能及时得到艺安慰的回馈。她记得艺曾说,其实只要有友情就足够了,你看我们这样就很好。艺知道她是习惯耽于爱情幻想的女子,一心想把她从幻想拉回到现实。

  她记得很多回像这样的午夜,在彼此周遭的人们都熟睡之后,天各一方的她们两个,彼此低低地聊着私语而毫无倦意。是的,她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她生日的头天晚上,她短信给记不起她生日的艺说,还有几个时辰是我的生日了,祝我生日快乐吧。她记得艺很抱歉地回信息过来,说明年我肯定不会忘记了。

  其实她当时下意识里就想着,明年,明年知道生命又会有怎样的变化?现在想来,一切竟真是这样。艺早已不来信息了。是的,她也可以主动短信给艺的,可是她觉得自己不配了,因为她们的交往里,艺给她的,永远都要胜过她能给艺的,她觉得她给艺短信无异是一种索取。

  她沉沉地睡去。也许是弥补前期的失眠,这段时间她晚上睡得很沉。仿佛是在睡梦里,她又被床头边那熟悉的手机铃声吵醒——

  “你来新信息了!你来新信息了!”

  她睁开眼,窗外泛着蒙蒙的亮光。她确定已是凌晨了,但早醒的人们未必肯在这个时候起床的。她躺在被窝里,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她听到这个声音,心想这次不会错的,直觉告诉她那定是艺来的短信。一定是艺的,一定是艺要赶在最早的时间里祝福她的生日。

  她拿起手机,在经过了这些漫长日子的等待之后,在蓄积已久的泪水模糊视线之前,她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2010年


上一篇:苇哥的西装革履

下一篇:生日快乐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