苇哥的西装革履

何美鸿
2014-05-13 13:32 分类:短篇小说  阅读:653  作者文集

  苇哥姓卢,单字苇,年方三十有六。以前单位的同事都正正经经地喊他卢苇或小苇。本来苇哥一直觉得自己的名字富含哲理。证据就是某哲学家曾说过,人是一根脆弱而又“有思想”的芦苇。但不知是啥时开始流行起“伟哥”,他的名字于是被几个好事的熟人“苇哥”、“苇哥”地喊开了。苇哥起初在情绪上抵触了一阵,后来也就欣然接受了。为什么说“欣然”?苇哥一直都是个好性子的人,从来都是在外和同事朋友一团和气,在家对老婆唯命是听。这跟苇哥在单位薪水不高,工作多年得不到升迁而造成的气场不强并无必然联系。而况,人家是喊他苇哥而不是苇弟,更不是喊比“伟哥”这个词出现更早也更响亮的“伪君子”,这就已是对自己的莫大尊重了。

  不曾想平常都是过着朴素生活的苇哥,忽然有一天竟穿上了一套价格不菲的西装。西装是外国的牌子,衣领的商标上面都是些苇哥看不懂的英文。那是他出差在外的一位堂弟回来时送给他的。苇哥和他堂弟长相有几分相像,只是个头比起堂弟矮了小半截。堂弟回到家后才发现拿错了尺码,又无法调换,于是就做个顺水人情送给了苇哥。苇哥穿上发现大小正好合适。“人靠衣服马靠鞍”这话真没错的,这价格不菲的西装让苇哥俨然换了个人。他在镜前端详自己良久,感觉镜中的自己竟看着似有了明星的派头——要是自己额头再高一点就像张国荣了,要是眉毛再浓一点就像金城武了,要是肩膀再魁梧一点就像甄子丹了——当然,要是肩膀再魁梧一点,他就穿不下这套漂亮的西装了。

  苇哥第二天上午便高高兴兴地穿着那套西装上班了。他的价格不菲的西装很快引来同事的啧啧赞叹:“嗨,苇哥,今天真帅呀,穿了套这么漂亮的西装!多少钱买的?”

  “呃……一千块……”苇哥随口道。堂弟送给他西装的时候并没有告诉自己多少钱。但苇哥心想挣钱比自己多得多的堂弟买下的衣服怎么着都比自己平常穿的昂贵些。尽管他不能完全确定这套西装是否真要一千块。

  “别骗我们了,就你那点工资,你老婆都不舍得给自己买吧,还肯让你花这么大价钱买那样昂贵的西装?”同事听着哈哈大笑起来。单位里平常下发的那点微薄的薪水大家彼此心里又不是没有数。

  “呃……是我堂弟送的。”苇哥是个实诚人,知道瞒不过,只好如实相告。

  同事又啧啧赞叹一番他堂弟的慷慨。接着又有同事表示疑问:“你堂弟好端端的送衣服给你干吗?”

  “呃……堂弟是送给我做生日礼物的。”苇哥又撒了个谎。他觉得自己的谎言是善意的。

  可是一会又有心细的同事发现破绽了:“苇哥,不对吧,我记得你的生日应该是在三个月前就过了吧?当时你还说你过生日,你老婆在家给你做了碗肉丝面呢。”

  同事提到苇哥过生日只吃了碗肉丝面让苇哥觉得面子有点过不去。可是人家毕竟没有说错啊。苇哥知道自己在同事面前是不能撒谎的,于是如实回答:“是我堂弟买小了码,本来他可以拿去换的。可他送给我了。呃,他可一次都没穿过呢。”

  反正不管怎么说,这套西装苇哥穿在身上的确是很合身的,同事最后又赞叹了一回,这让苇哥感到很受用。中午下班的时候他感觉走起路来都脚底生风。走着走着,苇哥遇见一熟人。当然这熟人并不是自己单位的同事。

  “哎哟,苇哥,多日不见,整个人好像都换新气象了!这么一身漂亮的衣服!花多少钱买的?”

  “呃……一千块……”苇哥想了想说。他想这熟人并不知道自己在单位拿多少薪水,就没有道明是堂弟送给自己的必要。而况,在苇哥感觉里,这身行头的价格就值一千块。

  “苇哥,你这小子可发财了啊,都买得起这么贵的衣服了!”熟人说着,又从头到脚把他打量一番,然后点头笑着离开了。

  熟人的“发财”两字让苇哥感觉到几秒钟的羞愧,但很快又镇定自若。苇哥感觉熟人离开时,在他脚上打量的时间比在他那身西装上打量的时间似乎多了那么几秒钟。别看苇哥是个大男人,他可是个心细之人。苇哥低头瞅了瞅自己脚上的皮鞋,猛然醒悟过来:一定是这位熟人发现自己脚上穿了双与这套西装不匹配的旧皮鞋。

  苇哥回到家,第一件是就是拿起鞋刷蘸了皮鞋油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刷皮鞋。他把皮鞋刷得油亮。可是苇哥始终觉得不满意,始终觉得这穿了大半年的旧皮鞋与他身上漂亮的西装不相配。当然更主要是却才遇见的那位熟人耐人寻味的眼神让他急不可耐想要换掉这双旧皮鞋。于是,他走到厨房,对着正在炒菜的老婆小心翼翼地商量道:“老婆大人,我觉得我那双旧皮鞋该换换了,都穿了大半年了。这么好的衣服配一双劣质的旧皮鞋多不协调啊。”

  苇哥没想到老婆二话没说就爽快地应允了。看来老婆也是感觉这身西装让他变更帅气了。下午还得上班,老婆嘱咐早点下班回来,吃过晚饭陪他一起去商场挑选。

  好容易熬到了上完下午的班,又吃过了晚饭,苇哥在老婆的陪同下一起来到附近的商场。他们来到皮鞋专柜,在那陈列着各种款式的崭新皮鞋的货架前反复甄选。一旁的导购小姐递给苇哥一双黑色皮鞋。苇哥坐下来试穿,那双鞋真合自己的脚。他身上穿着的漂亮西装似乎给他壮了胆,苇哥很想对那导购小姐玩笑说上一句:“你可比我家内人还要了解我哪。”可是这话终于犹豫着没有说,因为老婆就在身边。

  “这双鞋打完七折后的价钱是六百八。多吉利的数字啊——瞧,穿着多合脚!”导购小姐甜甜的话,却让苇哥的心一下沉了下来。六百八,太贵了啊。自己以往买的皮鞋最多一两百。一定是自己身上的这套西装给自己提高了身份,让导购小姐以为他是完全能够承受这个价位的人。

  “呃……合脚倒是挺合脚,但款式还是不太满意……”苇哥说。苇哥心想无论如何他总不能对一双打完七折后的皮鞋还进行质量上的挑剔。否则难不准导购小姐会给自己一双更贵的。这时导购小姐已找过一双皮鞋递给苇哥了,依旧甜甜的微笑道:“试试这双怎么样?打完折后二百六。”

  这个价位还是能勉强接受的。主要是老婆大人没有提出异议。而且不能再买太便宜的了,否则会使他的漂亮的西装掉价了。可是老婆却开始跟导购小姐讨价还价了。导购小姐最后只能让步十元。二百五,多难听!可是起码省了十元钱。当然苇哥尽量让自己表现出对这双鞋的兴趣仅只是在它的款式上。

  现在苇哥从头到脚焕然一新出现在商场。苇哥下午上班的时候双脚一直放在办公桌底下不敢伸出来,可这会他希望商场所有来往的人眼睛都朝他的新皮鞋瞟上一眼。他想他的漂亮的西装一定会让他的皮鞋更提高一个档次,而不仅仅是二百五十块。

  苇哥离开皮鞋专柜前,发现导购小姐似乎欲言又止的样子看了一眼自己,但终于一副羞赧的神情迅速把目光移向别处。导购小姐的这个神情让苇哥心情感到格外振奋,他想一定是自己的这身行头带来的效果。因此当换上新鞋后,苇哥并不急着离开商场,他鼓动老婆再四处转转。他得让更多的人看看自己今晚这明星般的风采。而平常他可是特讨厌陪老婆逛商场的呀。

  他们闲逛在川流不息的商场内,忽然迎面走过来一位长发飘飘的美女。那美女显然看见了他,竟也一副羞赧的神情迅速低下头,嘴角似乎流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神秘的微笑。苇哥明显地感觉到那长发美女的脸上似乎现出一片红晕。苇哥激动得心都要跳出来,立时觉得自己的形象无限伟岸起来。苇哥是有文化修养的人,美女的羞涩神情让他想起来一首诗: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苇哥心一激动,仿佛倏忽里回到了自己的恋爱时光。可当年恋爱的对象就是身边的老婆啊。他带着点厌烦的情绪扭头看了一眼脸上生满黄褐斑的老婆,头一次觉得她在身边是多么碍事——自己平常怎么会对这样一个女人唯唯诺诺的?

  那美女却迅速消失在人群里了。苇哥在怅然若失里和老婆闲逛到商场的服装区。眼尖的老婆立刻发现商场有一套和苇哥一模一样的西装。苇哥忙前去看那标价,折扣后的标价居然也是二百五十块。苇哥一开始感到脸上很无光,没想到身上的西装原来并不怎么昂贵。但旋即他又振奋起来,因为苇哥猜想商场卖的肯定是盗版货。

  苇哥踏着夜色和老婆返回家。刚进家门,老婆看着仍沉浸在兴奋中的苇哥,忽然大叫:“呀!你裤子的拉链什么时候开了!”

  苇哥大惊,低头一看,可不是么?他的脑海迅速掠过那位导购小姐和迎面美女羞涩的神情。好在家里灯光的作用,老婆一点也没觉察苇哥的脸在立时里涨得通红。

  • 张松寿

    评论于:2014-05-13 14:51:17

          现在的人真逗,死活一张皮的人偶尔穿件价格不菲的衣服意遭人刨根问底的盘问!不知这些人所为何意?莫非他们有拿别人开涮之癖,抑或他们是看人下菜以貌取人的声色之徒,或是他们长期趋炎附势拍马溜须所铸造的性格使然?总之,我讨厌这些人,做人要有涵养,大度,厚道,尽管我们常常被人利用。

  • 张松寿

    评论于:2014-05-14 09:44:21

             昨日,只看了前几段,做了粗浅偏颇的评价,昨晚才有空仔细地品读。    被人遗忘的小人物偶尔穿件价格不菲的衣服遭人盘问、奚落、质疑,苇哥便自以为真的身价徒增,“阿Q”般飘飘然了。把自己的旧皮鞋擦得锃亮,觉得仍不般配,最后和妻子一起去买新鞋,导购小姐羞赧的神情和街头美女诡秘的流盼都以为是西装革履的效应,殊不知竟是裤子“前门”洞开惹的祸,而提气壮胆的西服才值二百余元,荒唐可笑!

  • 张松寿

    评论于:2014-05-14 09:44:47

             在物欲横流、趋炎附势、不顾一切追名逐利和暴戾日盛的当下,小人物希望得到公平认可的渴求何其强烈!“红眼病”和“势力眼”病何其盛行!小人物不经意的包装致使本人何其局促、他人的心旌何其激荡!    作者精于构思,巧于用语,这扇窗透视世相百态,堪为佳作!


  • 共3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阳台上的憨豆先生

    下一篇:你来新信息了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