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台上的憨豆先生

何美鸿
2014-05-15 09:56   分类:小小说   阅读:555    作者文集

  那个时候他还是个孩子,母亲每天下班后赶去小学校园门口接他,然后用摩托车载着他回家。母亲似乎很忙,每次在他面前出现时都风风火火的,摩托车总是“呜呜”地开得飞快。可是几乎每次行驶到那个路口,摩托车都不得不停下来。因为前方似乎每次都亮着红灯。而且他们回家的时候通常都是在下班高峰,那拥堵得像长龙一样的车辆常常让母亲焦躁不安。

  孩子可不像母亲那样焦躁,也理解不了母亲那样的焦躁。他坐在摩托车的后面,目光充满好奇地在街道两旁那鸽子笼一样灰色的居民住宅楼来回打量。但孩子不是每次都那么乖的,有一次行至那个路口时,可能是他坐在摩托车后面乱动,母亲就大声训斥了他一句。孩子觉得委屈,哇地一声就哭开了。

  孩子的哭声把那些专注于红绿灯的车主的视线都吸引过来了。母亲觉得难堪,就连声哄他。可孩子仍不依不饶的,哭得更凶。母亲忽然指着街道那边的一个阳台,对他说:“别哭,你快看!”

  孩子顺着母亲手指的方向,看见对面街道某个阳台上有个人在冲着他挤眉弄眼地笑。那人头发有点凌乱,身上穿着一件大大的灰布长衫,时而皱起吐吐舌头,皱皱鼻子,时而拍拍手,抓抓头,样子很是滑稽。孩子看着马上破涕为笑起来。

  “真好玩!”孩子说。然而前面已经亮起了绿灯,母亲发动摩托车,很快阳台上的那个人就消失在了孩子视线里。

  “妈妈,刚才那个人是谁?”孩子坐在摩托车后面问道。

  “我怎么知道?”

  孩子觉得母亲是在敷衍。但他是个聪明的孩子,他猜想明天母亲接他时还会在那个路口看见。

  一连好几天都没有见到那个人。但孩子之后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次母亲的摩托车行至那个路口时,他的目光都不由自主朝那个阳台张望。有一次他似乎在后座上瞥见了那个人的影子。可因为一路绿灯,母亲的摩托车径直就开过去了。孩子的好奇心却因此越发重了起来。

  终于有一天,当母亲的摩托车在那个路口停下的时候,孩子高兴地叫着:“妈妈,你快看,那个人又出现了!”

  那个人似乎也看见了孩子,对孩子做着鬼脸,并且挥了挥手。孩子也兴奋地向那个人挥了挥手。

  孩子的挥手被回过头来的母亲看见了,母亲训斥道:“别乱动,不要招惹那个人!”

  “为什么,上次不是你让我看他的吗?”

  “上次是上次,你知道吗?那个人是个疯子、白痴,会下来把你抓走的!”

  “不,妈妈,我觉得他像憨豆先生!”孩子说。母亲的话一点没吓着孩子。孩子最近正好看了关于那个喜剧演员憨豆先生的系列电视。他的目光还专注在那个阳台——那个手舞足蹈的“憨豆先生”似乎专为他一人进行着各种滑稽的表演。

  “好了,跟你说过叫你别看!”母亲又回头训斥道。

  孩子觉得委屈。好在他是坐在母亲身后,他偷偷望着阳台上那个“憨豆先生”,并且同样对他做着鬼脸。

  此后,孩子每天坐在母亲的摩托车后经过这个路口时,都怀着一种莫名的兴奋与期待。那个阳台上的“憨豆先生”似乎成了孩子每天放学后快乐的来源。

  渐渐孩子长大了,后来孩子去了别的学校读书,就再也没有见过“憨豆先生”。渐渐地长大的孩子几乎把那个滑稽的人物给忘了。

  再后来孩子长大结婚,也有孩子了。成为了一名父亲的他还住在母亲住的那个地方。他的孩子也回到自己先前呆过的学校读书。他也像当年母亲一样每天开着摩托车接孩子回家。他也和母亲当年一样总是匆匆赶路,那拥堵得像长龙一样的车辆也常常让他焦躁不安。

  有一天他用摩托车载着孩子守在那个亮着红灯的路口。忽然,孩子喊道:“爸爸,快看!”

  顺着孩子手指的方向,他惊讶地发现年少时的那个智障者竟然还在,身上依旧穿着件大大的灰布长衫,头发依旧有点凌乱——仿佛那个人几十年如一日地守在对面街道的阳台上,守着一段凝固的光阴和一份未褪的稚拙,等着和自己来玩扮鬼脸的游戏。

  “嗨!”他的孩子酷似年少的自己,对着阳台上那个手舞足蹈扮着各种鬼脸的智障者兴奋地喊起来。

  “别乱喊!不要招惹那个人!”他喝斥孩子道。在他的已经成人的眼光里,那个人早已不再是什么憨豆先生。

  “为什么?”孩子委屈地说。

  “你知道吗?那个人是个疯子、白痴,会下来把你抓走的!”他吓唬孩子说。这时前面的绿灯亮了起来,他加大油门载着孩子匆匆驶过那个路口。

 


上一篇:爱的争吵

下一篇:苇哥的西装革履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