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着眼睛走路的游戏

何美鸿
2014-05-16 16:17 分类:记事  阅读:440  作者文集

  周末,我牵着女儿的手散步在街边的人行道上。忽然,女儿对我说:“妈妈,我们玩一个游戏吧!”

  “好好走路呢,玩什么游戏呀?” 我说。

  “妈妈,你把眼睛闭上,我牵着你走。”女儿说。

  我不同意。我说:“那样很危险,会撞着人的。”

  “不会的,有我牵着你呢。如果遇着人和障碍物,我会告诉你,你再把眼睛睁开就是了。”

  我还是不答应。女儿说:“妈妈,那我闭上眼睛走,遇着人和障碍物就告诉我一声。”

  女儿说着果真就把眼睛闭上了,然后下意识地把原本被我牵着的小手更抓紧些我,并和我更挨近些。

  “妈妈,前面有人吗?”走了没几步,女儿说。

  “前面有人,”开始我很不喜欢这个游戏,于是不耐烦地说,“你快把眼睛睁开吧。”

  女儿睁开眼睛,发现我说的“前面”的人其实距离我们还好几米远。这个时候,人行道上的行人其实并不多。当然,前面也并没有什么障碍物。

  “妈妈你骗人,前面那个人还好远呢。”女儿嘟着嘴说。等我们走过前面的行人,女儿又把眼睛给闭上了,“妈妈,前面有人吗?”没走几步,女儿说。

  “没有。”我说。

  “妈妈,为什么我闭上眼睛时觉得眼睛里面还能看清刚才的东西?”女儿扶着我,边小心翼翼地用脚向前探着路边说。

  “嗯,这是因为你的眼睛睁开时注意了光亮,闭上眼睛后光的影子仍会暂时留在视网膜上,待会它会慢慢消失的。”我说。其实我也不能更深地向女儿解释“视网膜”这个词的意义,好在这个女儿暂时关注不上的,她显然沉浸在闭着眼睛走路的兴奋中。

  “妈妈,前面有人吗?”走了没几步,女儿又说。

  “哎,你又想玩这个游戏,又不信任妈妈,那你把眼睛睁开好了。”

  “妈妈,我只是想通过跟你说话集中你的注意力。”女儿闭着眼睛说。

  过一会,我终于逮住了结束这个游戏的机会说:“睁开眼睛吧,前面有车呢。”

  女儿睁开眼,一辆自行车横锁在盲道上。

  “妈妈,要是有盲人走过来,被这自行车撞着了怎么办啊?”女儿说。

  于是我们把那辆自行车稍稍挪了下位置,移开了盲道。

  “妈妈,你也闭上眼睛走路好不好?”女儿说。她还没打算结束这个游戏。

  “不行,妈妈不喜欢。很危险的。”我拒绝说。

  “不危险的,妈妈。盲人没有人扶都能自己走路呢。再说我会扶着你的,如果前面有东西,我会告诉你让你睁开眼睛的。”女儿像个小大人似地说。

  我还是摇头。女儿忽然哭闹起来说:“妈妈,我那么信任你,都敢闭着眼睛让你带我走路,可你却一点都不信任我!”

  “好好好,我答应还不行吗?”我说。女儿高兴了,两手挽住我的胳膊。

  其实我没敢真闭眼睛,因为仗着比女儿高,我只把眼睛半睁半闭着——但我的伎俩很快就被女儿识破了:“骗人的妈妈!不守信用的妈妈!快把眼睛闭上!”

  看来不完成这个游戏女儿是不肯罢休了。话说回来,那样将眼睛半睁半闭还真难受。我于是只好真把眼睛完全闭上。闭上眼走上没两步,便仿佛前面有个巨大的东西向着脑门压迫过来,脚步丝毫不敢迈大。女儿说:“妈妈,放心吧,前面没有人,也没有其他的东西。”

  我紧贴着女儿,亦步亦趋地向前走着。尽管,仍感觉前面有无形的东西压迫过来,但理智告诉我,前面坦荡荡的,女儿一直在牵着我。

  “妈妈,把眼睛睁开一下,”女儿说,“前面人行道上有个窨井盖好像没盖好。”

  我睁开眼睛。我记得女儿每次上学时,我都提醒她最好绕开有窨井盖的地方,以防千万分之一掉下去的可能。

  绕过了窨井盖,我重新把眼睛闭上。

  “呵呵,妈妈,我以为你会说不玩了呢。”女儿高兴地扶着我边走边说。

  “要是妈妈有一天真只能这样走路了,你还这样乐意扶着妈妈就好了。”我说。

  “我不要妈妈那样!”女儿却忽然“呜呜”地哭开了,“我们不玩这个游戏了……”

  可说实话,我忽然有点喜欢上这个小游戏了——因为这个游戏,不止是能让人产生对失明人的同情与理解,更重要的,它能激发人的勇气,建立常人之间的信任与关爱。有兴趣的家长,在陪您的孩子或您的爱人、朋友一起散步时,不妨也来试一试。

  ——2008年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前方梦境

    下一篇:古城巷口的纹面老妪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