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梦境

何美鸿
2014-05-19 16:33   分类:情思   阅读:332    作者文集

  

      

       

  所有的人都聚集在村子里。这是我们的出发地。

  我们的目的地是在城市。它隔得似乎并不远。就在村子的前方。

  前方的城市似乎又非常遥远。因为在村子和城市之间,是一大片茫茫的难以逾越的泥泞地。

  一阵困惑,迷茫,踌躇,犹疑,……之后,所有的人都开始上路。

  他们三三两两结成了伴侣,在一望无垠的泥泞里试图挑拣着干净点的路面前行。

  走着走着,前方的泥泞地便被众人踩出了无数条。

  大多数人都在绕道。他们试图绕开这过于湿滑泥泞的路面,向偏远一些的地方包抄而行。

  我也赶在这场生命的行程之中。不同的是,我是一个人独行。而且糟糕的是,我脚上穿的还是一双不耐泥泞的布鞋。

  为了让脚上的布鞋少沾一点泥泞,一开始,我踏着他们走过的路径前行。但不久,我心下里开始怀疑,他们所要抵达的是否就是我们开始预设的共同的目标——因为有的人已绕道得太远,早已偏移了城市的方向。

  我的目标从来没有变,仍是那座城市。那干干净净的没有泥泞的路面。或许,要用我脚上的布鞋沾满了泥泞去抵达。

  我踩着满是泥泞的路面慢慢前行。走着走着,我忽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也是一个人独行。但不同的是,他比所有人都幸运。在出发的时候,驻守在村子里的人给了他一辆独轮车。他的穿着干干净净鞋子的双脚踩着独轮车的踏板在泥泞里前行。

  我一直把他当做生命里一位不可多得的挚友。可是,他像陌路人一样从我身旁与我擦肩,一心只注视着前面的路。

  一开始我感到不解,甚至感到委屈,但旋即便释然。驾驭一辆独轮车的技艺,唯有他能掌握。而骑行在一辆独轮车上,所履行的路程其实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充满艰辛。如果不能专注前方,独轮车与整个人就有倾滑的危险。因为他怀揣着更重要的使命。因为那座城市他需要赶在所有人之前抵达。

  所以,他不能贸然与我招呼。而况,即便招呼,我也无从来搭乘他的独轮车。

  纵使一路沉默,纵使我们各自独行,可我想我们的目的地是一致的。我们原本有着一个共同的前方。也许,在这样充满泥泞的路上,一切言语都是赘疣。赶路紧要。

  他的身影已行驶在了前方。也许我有些心急,我走着一条大家没有踩过的泥泞路前行。城市越来越近。不知怎么我忽然走在了一个崖岸上。

  我听到后面远远地有人在喊:“快转身吧,那里是悬崖,到不了城市的!”

  我有点不甘心,城市就紧挨在悬崖的前面。我想从这个看似没有路的崖岸找到通往城市的捷径。

  我走向那个悬崖边缘。我惊讶地发现,那里有许多可供攀援的藤条搭制在悬崖和城市的地面之间。而且,这个悬崖并没有那些劝止我的人想象中的那么险峻陡峭。

  我斗胆抓紧其中一根稍粗韧的藤条,然后顺着这个藤条滑下去。

  我的双脚安全落在城市的地面!

 


上一篇:三表姐的花旦梦

下一篇:闭着眼睛走路的游戏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