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的司机

何美鸿
2014-05-26 15:33 分类:记事  阅读:989  作者文集

   
  近两年常出差,几乎每次从火车站的西边通道口出来,总能看见一大群的摩的司机围在边上,言语里透着热情地问:“哎!去哪里?要不要送过去?”
  
  如果忽略摩的司机的身份,一个陌生男子在半道里搭讪说用车载你,是很容易让人产生自卫心理的。而况一直的感觉里,坐一位陌生男子的车总有些别扭。老公之前叮嘱过很多回:“你在外边要么打出租车,要么乘公交车,千万别打摩的。”他总唯恐我遇上歹人,用摩的把我载向陌生的地方,然后像报纸新闻里说的那样劫财劫色。——很长一段时间,摩的司机在我的下意识里仿佛无端被划分至一群濒临犯罪的危险人群。
  
  以往每次下火车我都是乘公交车回家,但严重的交通拥堵和车厢拥挤总令人烦躁不安。一年多前,有一次从火车站出来时,天正下着雨,那一大群摩的司机个个被雨水打湿的脸上流露出的相同期盼神情忽然让我动了“恻隐”之心。我首次搭乘了一位摩的司机的车。或许是对摩的司机这门行业的些许好奇,我有意与司机闲聊起来。摩的司机倒也不避讳告诉我说,做这行挺辛苦,平常一个晚上也就能载上两三回顾客。碰上下雨天还好些,要是白天,可能一整个上午都无人理会。所以很多人做摩的司机只是搞副业。白天在别处上班,下班抽空才来兜揽点生意。
  
  ——事偏那么不凑巧,第一次打摩的,在行程了过半的路程后碰上电动摩托车没电了。雨一直没有停的迹象。摩的司机打算将我送到前面车站让我改乘公交车,并主动提出只收一半的价钱。我问他能不能再坚持一段路,因为离家都不太远了。
  
  当我将全额的价钱交给这位摩的司机的时候,他一脸憨厚的样子,感激里似乎又带着点歉疚。
  
  自从那次打摩的之后,先前对摩的司机的偏见便在内心里似乎自动纠正了。此后,每次从火车站出来,为图便捷,我都打摩的回家。按公交车的行程路线,付十块钱,不足一刻钟就能到住所附近的上海路。但有一回,摩的司机载我抄了另外的一条我不熟悉的路走。我先前的防范意识很快又占据内心,于是当即惊问道:“师傅,你走错了吧,这是哪呢?”
  
  “走错了?没有吧,你不是去上海路吗?这条路好走一些。”
  
  我左右顾盼,直到看见熟悉的建筑标志,紧张的情绪这才松弛了下来,过后便觉自己可笑。青天白日的,哪来那么多坏人呢。
  
  还有一次,摩的司机带我行驶的又是一条未走过的陌生的路。本来我都没怎么戒备,偏偏那摩的司机忽然在半路里要跟我加价。事先都谈妥了价钱的,我不喜欢这样的不诚信,没肯答应。却忽见两旁都是陌生的街景,心下里又有些悬着。但不敢动声色,只是警惕地左顾右盼,好一会过后才知又是自己的虚惊一场。
  
  之所以打了好几回摩的后我的防范心理不能完全消除,是因为有些摩的司机在言语上确实比较粗鲁鄙俗。当然这种粗俗的言语一般只在与摩的司机谈价时旁边同行的起哄声中。但念着他们大部分人的生存不易,我实则在内心里又把他们归入了弱势群体。因而对于摩的司机生存艰辛所引起的同情终让我包容他们言语中粗鄙的一面。
  
  摩的司机中,其实也有斯文人。有一次,我就搭乘了一位这样的斯文人的摩的。他戴着副白边眼镜,一副温文尔雅的书生模样。好奇心又促使我与他攀谈起来。摩的司机似乎很健谈,也似乎特意要我知道他其实是有文化的,言谈中故意使用好些显得文雅高深的措辞。当然他也说做摩的司机其实是副业,他的正副业收入加起来挺可观。
  
  那位摩的司机很高兴终于有人认可他其实是个有文化的人,坚持要把我送到家门口。但我没有答应。他似乎很渴望与我结识,很诚恳地向我索要手机号。他的脸上显露的强烈期盼差点就要让我动恻隐之心。我不知道该如何婉言拒绝,就说:“还是留你的手机号给我吧。”
  
  我甚至都不敢把手机从包里拿出来,只把他的手机号抄写在了一张五元的纸币上。他仍忍不住一脸失落的样子喃喃说:“你不可能打给我的。——你真会打给我吗?以后你要打摩的,直接给我电话。”
  
  我笑了笑,转身离开。在步行不过两分钟的附近一个面包店里,我就把那张五元钱给用掉了——几乎每次下火车我都要在这买两个面包回家。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欺骗。与其说我对摩的司机还抱有着某种防范意识,毋宁说其实是我的优越心理在作祟——我愿意给予他们身处社会卑微阶层的同情,愿意给予他们偶尔粗俗言语的包容,却不愿给予他们一份平等相处的友情。他们是火车站出口一道独特的风景,却又注定成为城市里最易被忽略的族群。可是,你不能不承认,尽管如此,那些摩的司机其实比你我活得更真实。

  • 阳抒云

    评论于:2014-06-03 10:40:59

          很接地气的文章。作者老公的提醒应落实,尤其是夜晚,尽管摩的司机百分之99都是好人,万一不幸遇上一个不良者,就是后悔莫及的灾难。

  • 何美鸿

    评论于:2014-06-03 12:03:48

          呵呵,晚上摩的乘坐的少,只乘坐过两三回,时间不过晚上八九点。主要这边近两年修地铁,公交车和的士都绕道,花费时间长。在外地几乎不打摩的。现在出门稍远,都会摘了首饰,也不怎么乘坐摩的了。谢谢阳抒云老师提醒。:)

  • 陈胜展

    评论于:2016-01-24 22:52:02

          大环境下,人都有思维定势,习惯于给人一个界定标签,但你从真实的感受,善之道微!净地不伤蝼蚁,虽不及大仁大善,然内心自安!于人为利,与人和睦共处,即是夲善!

  • 白云山高度

    评论于:2017-03-16 08:32:22

          可能很简单,他看上美女了。


  • 共4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我的私家车

    下一篇:危险午夜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