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子熟了

何美鸿
2014-05-28 22:01 分类:小小说  阅读:1213  作者文集

  

    

    陶二叔家的桃子熟了。当然这些桃子不是同一天熟的。陶二叔观察家门口的这棵桃树不是一天两天了。老早他就发现那些藏在最高枝头最密枝叶里的桃子要分外大,分外红。那些挂在矮枝头的桃子相对要小一些,成熟得也稍微慢一些。但比起村里其他人家桃树上又小又硬的毛桃,这些矮枝头的桃子也算大的了。有邻居向陶二叔讨教起种桃的经验,他总是笑而不答。其实陶二叔也谈不上什么经验。按他的话说,自家的桃树天生就是会结好桃子。邻居当中曾有人将陶二叔家的桃核偷偷种在自家屋旁,但几年下来都不见结桃子,似乎那些红硕的桃子只肯眷顾陶二叔的家。
  
  陶二叔家的桃子不仅红硕饱满,而且比别人家的桃子成熟至少早半个来月。桃子成熟的时候正是放暑假的大热天。陶二叔家的桃子总引得那些每天无所事事的小孩子来偷桃。但陶二叔像个守卫一样时常在桃树边来回转悠,那些淘气的孩子极少能得逞。以往陶二叔会顺手摘几个桃子给他逮到的小孩子,但今年,不知为什么,陶二叔似乎变悭吝了,连矮枝头的桃子也舍不得送出一两个。往年邻居常开口向陶二叔讨要桃子吃,他都大大方方,今年陶二叔却显得有些不情不愿。
  
  不过人们很快知道原委了,原来陶二叔的儿子今年参加了高考,被某大学录取。他指望着这满树的桃子摘下来后挑到县城去卖个好价钱,给儿子挣点大学学费呢。
  
  陶二叔一直舍不得摘下那些桃子,他总想着那些桃子在树上多长一天,就能多重一点。直到八月初的时候,陶二叔才终于吩咐家人一起将那些快熟透了的桃子摘了下来。满满一担红桃啊,一个个透着水灵,透着蜜,仿佛一个个待嫁的姑娘的脸。摘下后就不能多耽搁,次日天刚蒙蒙亮,陶二叔就用一张扁担“吭哟吭哟”地挑着往县城来了。
  
  陶二叔有个侄子,正巧今年大学毕业,七月份就在县城上了班。具体做什么陶二叔的哥哥陶大叔似乎也说不清楚,好像是负责县城的什么占道经营整治工作。这不,自打上班后还没回过家呢。陶二叔心想着若桃子卖得快,抽时间就找侄子单位看看他。
  
  陶二叔两脚走得飞快,扁担在他肩膀两边移过来挪过去。走了大半路程的时候,太阳才刚刚露出笑脸,两头箩筐里的桃子仿佛一个个待嫁姑娘在太阳的照耀下羞红了脸。
  
  陶二叔来到县城的集市上,找了个人流量较大的地方放下扁担立马就开始叫卖:“卖桃子咯!又大又甜的桃子!三块钱一斤!”陶二叔的喊声吸引了不少早市的人们,不一会就有不少顾客前来问询选购。陶二叔瞅见不远处有个卖李子的,身边满满两筐李子,看上去也是和自己一样从乡下进城来的农民。那人的李子也卖三块钱一斤。陶二叔喊一句:“又大又甜的桃子,三块钱一斤!”那人便跟在后面喊一句:“又甜又脆的李子,三块钱一斤!”陶二叔不喊,那人也不吱声,仿佛跟自己故意叫价似的。陶二叔不恼,他倒想试试自己的桃子和那人的李子谁的卖得更快。
  
  这些买水果的顾客也仿佛都是些没主见的,一会见陶二叔这儿人多,就都往这边窜;一会见卖李子那边的人多,就都往那边涌。两人可谓势均力敌,不一会的功夫,那人的李子卖了大半筐,陶二叔其中的一筐桃子也即将见底。
  
  就在这时,不知谁大喊一声:“城管来了!”陶二叔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却见集市里好些做小本生意的人旋即自动从人群里撤离四散而走。陶二叔先前只听说过城管,并没有真正领教过城管到底怎么个厉害。而主要是,陶二叔瞅见那卖李子的还没走呢。却见那卖李子的也正望向自己,似乎彼此都在等着对方先行动。
  
  又有顾客过来了,哪有顾客来不做生意的道理?陶二叔抓紧时间有条不紊地称桃,接钱,找零,嘴里还不停地为自己的桃子做着广告。就在这时,一只铁钳一样的手一下将陶二叔的秤给夺了过去:“谁让你在这卖东西的!”
  
  陶二叔一惊,眼见着那放在秤盘里的桃子一骨碌就滚到地上去了。这时好几个城管已围在他身边来了。陶二叔忙赔不是,答应马上离开,然后微笑着请他们把秤还给自己。
  
  秤好歹扔过来了。陶二叔蹲下身子去捡滚落在地上的桃子。他抬头看了看旁边,那个卖李子的一会就不知哪去了。这个鬼精的家伙!陶二叔心想。眼瞅着城管走远了,他不甘心还有一整箩筐没卖的桃子就这样担回家去。这时又一名顾客走了过来问价,陶二叔于是忍不住又卖了起来。
  
  令陶二叔没想到的是那些本以为走远的城管仿佛从地底下重新冒出来似的——“你这老头,还敢卖!”他们之中一个不由分说,将那筐还剩为数不多的桃子踢翻在地。那四散在地的桃子仿佛受辱的姑娘气红了脸。陶二叔重新蹲下来捡时,却发现另外满满的一筐桃子被他们七手八脚拉上了一辆卡车。陶二叔赶忙起身追上去阻拦,一个城管挡住他并推搡了一下,陶二叔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那卡车便在人群自动让出来的一条道里开走了!
  
  陶二叔感觉脑袋“嗡”地一声似要炸开。他一一捡起滚落在地的桃子,放进仅剩下的那个箩筐里,然后用扁担支在肩上,怏怏地走着。他忽然想起自己的侄子,于是边走边向路人打听侄子的单位,可是他也说不清楚侄子单位在哪,究竟做的什么工作。他走过集市,在转弯的巷口忽然发现刚才那个卖李子的。却见他一手拿了把折断了的秤,一手拿了根扁担,箩筐一个都不见了,也似乎满脸颓丧的样子。陶二叔猜想这卖李子的肯定偷偷换了个地方来卖,不想也遭遇城管了。那人看见陶二叔,嘴巴似乎嗫嚅了一下,但旋即耷拉下头。
  
  陶二叔并没有感到幸灾乐祸,内心反而对那卖李子的生起了惺惺相惜的同情。他摇摇头叹了口气一路走过去了。陶二叔不打算找侄子了,径直就回了家。
  
  隔两天后就是周末,心情抑郁的陶二叔来陶大叔家里小坐。准备起身告辞时,在县城上班的侄子兴冲冲地回家来了。陶大叔从他手里接过两袋水果,笑眯眯地道:“回来就回来嘛,买什么东西,才上几天班,破费那个钱干啥!”
  
  “是单位发的水果,没花钱的!”侄子见过陶二叔,把水果从塑料袋里取了出来,“来,叔,尝尝,我洗过后带来的!”
  
  陶二叔一看那红硕的桃子,旋即惊声道:“这桃子是我家的!”
  
  “哎,你没老糊涂吧,这是我儿子单位发的!”陶大叔笑道。
  
  “还有这,肯定是那天我旁边那个卖李子人的!”陶二叔说。
  
  “不会吧?”侄子低头沉思了一会,用不太确定的声音小声说,“这些水果好像是从几个农民那里收缴过来的。”
  
  “几个农民!”陶二叔充满义愤地说,“那农民就是你叔叔我!——我问你,你在县城是不是做城管?”
  
  “是的。我们负责摊贩占道经营整治工作。”侄子回答说。谁知陶二叔偏不凑巧,那天在县城没碰上侄子呢。
  
  陶二叔“呸”了一声:“好一个体面的负责摊贩占道经营整治工作!考上大学出来干这行,这书等于白读了!你们那些同事就是一群活土匪!抢了我的桃子,而后私自分赃,现在又被你体体面面地当做礼物带回来孝敬家人!可——耻!”
  
  陶二叔把侄子递给自己的桃子掼在地上,夺门而去。落在地上的桃子,像是被休回家的媳妇,涨红了脸。

  • 青纱

    评论于:2014-06-09 15:46:51

          最可耻的是不以为耻!桃子尚且会“涨红了脸”。已经没有力气也没有心情细究下去了,当见怪不怪,见耻不以为耻的时候……

  • 青纱

    评论于:2014-06-09 15:47:34

          美鸿这样一个善良的美女都开始抨击现实了……

  • 何美鸿

    评论于:2014-06-09 16:33:36

          这话听着……好像你说的“善良”是“软弱”的意思……

  • 何美鸿

    评论于:2014-06-09 16:44:48

          下楼右拐,不到一分钟,城管驱赶小贩的情形几乎每天可见。有的态度特别张狂。也许真的只有“软弱”了,除了内心里愤怒,旁边的小百姓爱莫能助。近段时间情况似乎有所改善。城管的袖章也改为什么“义务协管员”了。

  • 创造文学

    评论于:2014-06-09 21:44:49

          我是出版编辑,如果想出版文集的话,可以联系我扣扣:⑧⑤③⑧〇⑦①⑥⑦


  • 共5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空谷

    下一篇:爱的争吵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