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新衣梦

何美鸿
2014-06-04 17:50   分类:记事   阅读:619    作者文集


  每个女孩子的爱美之心都是天生的。可是,一个日渐长大的女孩因为还在不停窜个子而每天穿着不得体的衣服却是个不小的苦恼。我在十岁至十六七岁身高基本定型之前,一直都承受着这样的苦恼:新衣服袖子总是嫌短,裤子才穿没多久就成了“九分裤”——可是那时候并不流行九分裤啊。我低头看见遮不住脚踝的裤子常常就觉得害臊。村里的邻居见到我常常和母亲像笑话又像一本正经地说,你家孩子穿衣服好费布料呢。

  也许是为了将来年长高的布料一并预计在内,十岁那年,母亲让人给我做了一件漂亮的风衣。赭黄色相间的格子,就像一扇扇敞亮的赭黄色窗子。袖子已足够长,下摆恰好遮过膝盖。刚穿上的那天,我双手插进风衣的衣兜里,有意在家门前走来走去好吸引过往邻居的视线。

  没几天我穿着那件漂亮的风衣和母亲去小姨家做客。我在十岁时候的个头就和长我六岁的小姨平齐了——可是,我怎会料想小姨居然会看中那件风衣呢?她让我脱下来把风衣给她试穿,结果她一穿也喜欢上了,说是要拿她的衣服跟我换。小姨开出了好多条件,她打算用她的一件绿格子上衣、一件红色滑雪衫还有一顶漂亮的粉色羊绒帽一起来交换。母亲在一旁向我递眼色,示意这样的交易很划算。可我怎么也不肯,我好不容易穿上的新衣服呢。

  为那件风衣我哭闹了两三回,内心不只是为一件新衣服更仿佛是为一个好朋友而感到不舍。可小姨似乎笃定了要我那件风衣。碍于面子的母亲恩威并施要我把那件风衣给小姨。到最后我终于改口答应下来,而小姨许诺我的旧衣服我一件也没要。

  好在十来岁的年龄,对于过去的旧事物忘得快。作为一名尚在读书的学生的我,也不得不按照母亲和那些偶尔来家小坐的邻居有意无意里的教导去做,只管一心好好读书,努力压制着对漂亮新衣服的向往——这种向往只有于节日到来的时候才可以偶尔流露。

  十二岁那年冬季,曾祖母去世了。按照村里风俗,过“五七”时,堂屋里要架起一个纸扎的灵屋,然后将一张布幔悬挂在灵屋后的北墙上。布幔是远在外地的姑婆送来的。多美的布料啊,蓝色的底子衬着无数黄粉杂糅的细碎繁花。母亲私下说,到时候把那布给我做夏天的衣裳。

  母亲的话让我悄悄长了份心,我天天盼着曾祖母的灵屋能早一天火化掉。可是按村里规矩,灵屋在堂屋需放置一整年的时间。此期间我每天得端了个盛好饭的小瓯子到灵屋前来祭奠曾祖母。——我内心里明白,对于生前并不亲近我的曾祖母的这份祭奠,远不如对于灵屋后面那美丽布料的喜欢更虔诚。

  到一年后灵屋火化那天,那张沾满了尘灰的布幔也终于取了下来。母亲把它洗净,晾干,然后赶在初夏到来之前请人给我做成了一件漂亮的花衣裳。可是事情往往令人沮丧,那件漂亮的花衣裳仅洗了不过两回就褪色得厉害,花色漫漶,俨然一件穿了多年的旧衣裳!

  因为不停窜个子,孩时的我对于不合身的衣服总是心存顾忌。十三岁那年,我终于为一件其实还很崭新但已变窄小的红色上衣跟母亲吵起来了。十三岁已进入叛逆期,我不可能再有十岁那年将漂亮风衣答应给小姨那样的慷慨了。母亲一直强调说,那衣服还是新的,颜色还那么红。可是她不明白,衣服的合身比崭新于我更重要。她不明白,我争取的只是穿上一件合身衣服的自尊而不仅仅是体面。我想母亲说那话的时候定忘了自己怎么从女孩儿家过来的了。我用一贯的方式跟母亲闹。每次我跟母亲闹的时候,都喜欢把纸撕成像老鼠啃过一样的碎屑撒在衣柜里和被子里,然后耐心等着她发现后再发作。那次,我不仅撒了碎纸屑,而且找来剪刀把那件不合身的红衣服“咔嚓”几下给剪碎了。

  我闹成功了,第二天我就穿着母亲的一件旧衣服高高兴兴去上了学。我感到奇怪母亲那次并没有真正生我的气,她只是哭笑不得地把我剪碎的衣服展示给邻居看。也许,正是因为她的没有生气,让我之后很多年回想起用剪刀剪碎衣服的事便觉耳根发烫。

  之后有两三年时间,都穿了母亲的旧衣服去上学——母亲爱打扮,那些旧衣服在同学眼里也可算是新潮的衣服了。再后来长大些,去外地读书、住校。因为体型一直偏瘦,同寝室的女生买来新衣,都喜欢喊上我来试穿。也许是负着学习的重荷,对漂亮新衣服的欣羡仿佛藏掖在心中的一个暗恋,一个梦,总不敢轻易提及。

  再再后来,终于完全长大,成熟,鳞次栉比的服饰店铺专柜已应接不暇地出现在眼前,冲击着人的视线,让人饱览饫看却仍未感餍足。也许,女人对衣裳的喜好天生永无止境。不是有谁说,女人的衣柜里永远都缺一件衣裳?那件最好看的衣裳,绝然不是藏在自己已经满满当当的衣柜里,而永远陈列在某条服饰街的某个专卖店里。

  是的,我再不必像孩时那样等着过节过年才有机会来添置新衣了,也再不必脚步在某个服装店长久踟蹰,目光在某件新潮衣服上长久流连了。只要愿意,走出家门,随时都可以买到心仪的美丽衣裳。但不得不承认,孩时那份对新衣服渴盼的真纯心境,却随着那满含温馨的过往岁月,永远地一去不复返了!



上一篇:藤缠树

下一篇:童年的鸡鸣

>>>  返回作者何美鸿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