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读翔堡之“迷离”(外三首)

赵静端
2009-01-11 23:00 分类:现代诗  阅读:1504  作者文集
  试读翔堡之“迷离”(外三首)
  @迷离
  
  
  二十年前,火在电影院审讯
  同样追查到你。还好
  它只是在你的脸上
  潦草地,写了几笔。
  久远的愧疚,用完一个青春
  的眼泪。你看到他再也睁不开的眼睛
  痛不欲生
  然而,你拥有天使般的声音
  在冥冥的世界居然唱响斑斓的童话
  让我惊诧于生命的转换
  唯在残破里,找到至纯至美
  
  这个黄昏,你牵着他,牵着一缕夕阳的小调
  穿越我身边的碎影迷蒙……
  
  2008.9.18
  翔堡这诗,较之以前我看到的诗,有了深度,同时,又有了现实的意义,很是喜欢,试着读一读好东西。这一节,好象讲述一个20年前的故事,电影院一场火灾,因那个他舍己救人,使得火只你的脸上潦草地,写了几笔。生者对逝者的愧疚萦怀难消。生命有时就这样轮换,就这样纯美,纯美到舍生取义,怀念,在每一个黄昏,在每一个角落。迷离,只有用歌声,缅怀逝者的灵魂。此节的感恩之心从始至终,让人坠入诗中一块疼痛,一块忧伤。
  但此节的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人称用了你我他,很是混乱,表述上全诗完全沉浸在悲痛之中,最后几句应该高高挽起,从精神到灵魂摆脱那个阴影,以自己生活的更好来缅怀逝者。
  
  @感谢
  
  若不是因为这些雨
  打斜的诽谤,这段路很有可能
  搁不住明天的脚步。现在
  风拽着叶子,哆嗦不止
  差点让秋天拐走了大片的花香
  我已感到这些利益挂在悬崖的血,高过头顶
  良知闭上眼睛的瞬间,蝴蝶
  纷纷滑落谷底。因此
  我必须要感谢你,在越来越暗的世界
  抽出早已藏好在月亮里的弓箭
  变相地削掉我萌芽的第二层铁色肉皮,露出
  原有的亮度和,直立的骨头
  
  2008.9.18早
  
  这节较之上节,更让人悲从中来,诽谤,困惑,彷徨,不公平,倾斜,甚至高过头顶的血,都把我们弱势的灵魂和眼睛刺的生疼。良知在利益在权势面前都渺少的微不足道。还好,作者开头用了“若不是”一切死而复生,让生机一开始就缓缓涌动,随然那生机如此纤细。“差点让秋天拐走了大片的花香”花香没有被拐走,良知和正文从某种程度上还是存在的。生活就是这样,那怕我们露着骨头,傲骨还会让我们的骨头直立,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是也,那怕头破血流,那怕削掉我萌芽的第二层铁色肉皮,我依然傲骨铮铮,保持生命的亮度和直立的姿势。
  这诗让人在悲愤中有一种突破的力量,让人亢奋,振奋。除“从蝴蝶纷纷滑落谷底,”到下节的转承稍有不继外,很是成功,可以考虑中间加几句转承的内容。
  
  @特殊家庭
  
  
  一看你就是只早熟的木瓜
  皱纹在额头画河,还不满十八
  儿子,却二十二了
  
  你不得不早熟,阳光从这头到那头
  被母亲牵三年,线,就断了
  
  隔出几茬大哥家的孩子也意外的
  成了你的儿子,他领着你
  在四季的垄沟没白没黑地找垄台
  
  现在,你已经十八岁,儿子对你说:
  你长大成人,也该独立了
  
  你在头顶抓泥,嘴角流出的两字
  掉在地上一蹦一蹦,木门吱呀一声打开
  又关上,留出一小条呲牙的门缝
  作为最最底层的百姓,这几首诗都深深烙上了非常现实的印痕,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达则兼善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这是从大义,从自私的角度来说的,其实我们人,在很多时候,穷,也要兼善别人,兼善很多自已力不能及的事,这一点,才是人类生生不息前进的动力。木瓜,早熟的木瓜,我们开玩笑时常常说某人很瓜,嘲笑或讽刺是顺口而出的事。但往往是这种善良的醇厚的实在的瓜,默默无闻地奉献着自己。二个字掉在地上一蹦一蹦,木门吱呀一声打开。很是形象生动,然后门又关上,留出一小条呲牙的门缝,这代表什么?代表梦还可以通过?代表风还可以通过?代表向往不会停止?还是代表抚摸还没有结束?或者代表这个特殊家庭的前景,纵有一条小门缝。也还要顽强地存在下去。生命是平等的,作者让我深深地感到这一点。
  但这着诗太过晦涩,或许,作者不想那么赤裸在把一切展现在我们的面前,或许,不想让伤口直面社会。隐忍,顺受,是国民潜在的本性。
  以上是我自己读此诗的感触,也许和作者的初衷大相径庭,但这没有关系,一首诗本来有很多种解读方法,至少,我认真读了作者的诗。飞花还是那句话,但愿没有伤及作者的情感或亵渎作者的诗意。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浅析孤雪的“打开星星的光芒”

    下一篇:蝴蝶梦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