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我一间木屋

朱文科
2014-06-09 21:29   分类:情思   阅读:410    作者文集



  “采菊东蓠下,悠然见南山”,自古以来,多少人羡慕着陶渊明式的田园生活,多少人渴望拥有那样的家,空气清新,夫妻恩爱,衣食无忧,心灵自由。
  曾经读过古华的《爬满青藤的木屋》,小说中的原型,便是发生于郴州莽山一对恋人的故事。那山很美,那故事也美,而那间爬满青藤的木屋,充满了爱,充满了温馨,拨动过多少人的心弦。其实婚姻就像泡茶,第一道像恋爱,浓烈郁香;第二道像新婚,清新可人;第三道茶像刚过的蜜月,平淡如水,需要用平常心去品味,才能领略其中的真趣。
  有人形容夫妻:“相爱一辈子,争吵一辈子,忍耐一辈子,这就是夫妻”。相爱,是幸福婚姻的前提,没了这个根基,两人勉强在一起生活,只能是无休无止的争吵,再多的忍耐,再大的包容,也是徒劳无益的。爱一个人,最重要的,不是海誓山盟,不是甜言蜜语,是投缘,是真诚,是理解,是信任,是尊重,是心心相印。人无完人,既然走到了一起,就要学会建立愉快的、成长的关系,欣赏对方的优点和长处,宽容对方的缺点和不足。不要企图改变对方,要学会忍耐,学会取悦。取悦是一种高级的艺术,丈夫要善于取悦妻子,妻子要善于取悦丈夫。生活中的一些琐事,一些弯腰的姿势,更能体现用情,那才是爱的密码。傲不可长,欲不可纵,乐不可极,志不可满。过分的清醒、盘算和比较,这不算爱情。
  美满的婚姻,爱情加良心就是一切。人的一生,可以有几段爱情,可以先后爱几个人,一个人,一段情,不管相爱的时间有多长,便是一段段的风景。爱情必须忠贞,必须是唯一,你不可能同时爱两个人。婚姻是纯洁的“自私”,爱情是神圣的“贪婪”。一旦没有了自私,没有了贪婪,就说明缘分尽,爱情死了。
  我曾三次驱车到莽山,寻找那间“爬满青藤的木屋”。最近,一位远方的挚友,还真的画出幅这样的美图。我心目中的家,就是一间长满青藤的木屋,屋内住着一对相亲相爱的夫妻,共同用青藤编织着梦想,编织着酸甜苦辣的日子。这木屋的面积不一定大,更无须豪华。用高档的家具和电器堆砌起来的空间,固然可以给人一点感官的得意和快感,但那是转眼即逝的。最理想的夫妻关系,亲密而带着适当的疏离,坦诚而保留部分的隐秘,即可两情缱绻,又有个人天地。夫妻之间,不仅仅是夫妻,更多的是知己,是挚友,两个人的手会握得很紧。只要小木屋里,有粗茶淡饭,有温情温馨,有性爱之乐,有天伦之趣,那就是最好的港湾,最幸福的天堂。哪怕是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都是诗意的。
  家是什么?家是一种文化,家是一段时光,家是一种浪漫情怀,家是精神的港湾。林语堂说:“女人是水,兑入酒中是酒,兑入醋中是醋。”女人的身价,取决于他的男人,女人的快乐取决于她的男人,女人的成就取决于她的男人。聪明的女人,会想方设法成为她的男人坚强的支柱,让他在小木屋外的天空,飞得更远,飞得更高。不要害怕他飞不回来,你的柔情,你的欣赏,你的牵挂,你的付出,你的忠贞,就是一根无形的线,无论他飞到哪儿,会眷念着这间小木屋——他的灵魂的栖息地。
  久居都市,厌倦了喧嚣与浮躁,心里总是渴望着归隐田园。我毕竟是农家子弟,是大山之子,对乡村始终亲近。我渴望下半辈子,能在老家建一间木屋,无须多么漂亮,只要它的后面会有道清泉,流水潺潺,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就够了。也不一定要学陶渊明,一年四季住在那,现在交通发达,随时都可以携心爱的人儿,去木屋住一段时光,享受一段难得的静谧。屋子不装修,不奢侈,不带进一丝都市的虚华。种些蔬菜,养点鸡狗,清晨与爱人随着第一声鸟鸣而起床,呼吸带着泥土芳香地新鲜空气,到园子里采摘带着露水的蔬菜,给鸡狗们喂食,听它们嘴里唱着不同的歌。再到溪水边漫步,聆听各种鸟的叫声,享受那份散淡的放松。白天可以找些事来做,与村民聊天,也可以吟诗作画,弹弹吉他,吹吹口琴。黄昏,与爱人坐在家门口,看夕阳西下,炊烟袅袅,听不知名的虫儿们合奏的交响乐……
  这样的家,这样的生活,在当今时代,不会是天方夜谭,我的一些朋友已经在行动。当然,他们在乡下建的屋子,不是小木屋,但他们的向往和我一样,是自由恬静,就像我的并不遥远的梦想……

上一篇:静在新市街

下一篇:那些实现的和未实现的梦想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