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樱缤纷话小诗—“雪地里的红蜻蜓”

赵静端
2009-01-11 23:02   分类:现代诗   阅读:1760    作者文集
  落樱缤纷话小诗—“雪地里的红蜻蜓”
  1.
  
  不要试想逃离青灯孤腊
  
  怀想夏日里盛开的那朵冷花
  
  醉了年轮碾过的大好时光
  
  
  
  你跳过麦田的时空,越过
  
  稻浪汹涌。在每一个秋天停驻
  
  刻满铭文的墓碑。之后策马荒原
  
  
  读樱子的诗,总有一种莫名忧伤搅动我的心,甚至我的灵魂,透过让人惊异的文字,一步步拉我进入她的梦,她的痛。“不要试想逃离青灯孤腊”好象在劝戒,亦或在自言那些游离的灵魂和友人甚至亲人。青灯孤腊虽然索然无味,但毕竟生命是美好的,是值得让人留恋的。“怀想夏日里盛开的那朵冷花,
  醉了年轮碾过的大好时光”夏日、冷花,以用醉了的大好时光,拉开记忆,冷且快乐的往日勾魂般对应着前面的劝戒。然后,麦田、稻浪,汹涌而至,四季轮回,“停驻刻满铭文的墓碑”也许是怀念某人,也许是参照自己。毕竟,我们还要生活,毕竟,有些事是人力所不可不能逆转,悲凉沉浸,还要策马荒原,还要在红尘中生活,那怕孑然一身,那怕孤苦伶玎,生活还在继续,夕阳下,一个背影深深铭在我的心上。
  
  2.
  
  
  
  一条鱼的灵魂,有云一样的轻
  
  不必提防阳光和暗算
  
  你无法说清,谁的手里同时
  
  握着真理和凶器
  
  
  
  再清的水也避免不了皱褶凝结
  
  那是一场失真的质问。理智
  
  压制不住你内心的火种
  
  那些病态的杂草,又该怎样去面对
  
  一次次,活着的死亡
  
  如鱼饮水,冷暖自知。鱼,本为水下之物,灵魂却比云还轻,这是怎样的一种自嘲和无奈,同时还是一种渴望超脱凡尘的执着。真理和凶器都在上帝手里。身体虽然不能离水,但灵魂可以自由,可以有向往,可以到一种理想的田园,不必提防阳光和暗算。是的,再清的水也避免不了皱褶凝结,面对失真的社会,失真的现实,那些伤痛,那些缅怀,心如枯灰,虽活尤死,这是一种自责,一种无法回避的痛。
  3.
  
  
  
  压在雪地里的语言
  
  疲惫而慌乱。你卧床不起
  
  我只能瘫痪于现实,碰壁于迷墙
  
  不明之人的身影,幻生幻灭
  
  那些抵抗的情绪,宁愿逃离真相
  
  砍伐山林的人把良心肆意焚烧
  
  诗的主角开始生病,而你,只能瘫痪于现实,牵挂就是你所能做的,祈祷和祝福也是你唯一能做的,不明之人的身影,幻生幻灭,是不明之人不肯放过主角,还是主角不肯放过不明之人,但那个不明之人也许只是对读者来说的不可明说之人,那人一定是让主角牵肠挂肚,念念不忘的人。多想那些痛只是一场梦,一场虚构的情节,然在每一个黎明,才知道那些痛的真切和彻骨,让人绕也绕不过去。凄冷悲痛在此节推向高潮。
  
  4.
  
  
  
  谁还能够说出,比荒芜更荒芜的虚无
  
  谁还能够拯救,比夜晚更深的沉重
  
  假如你无法让石头开花
  
  假如你无法让信念竖起
  
  
  那么,请将月亮砸碎
  
  请把空气抽干
  
  那么,请让清水飞翔
  
  请把守望埋葬
  荒芜和沉重,不能说出,也不能拯救,逝去的不能回环。轮回,也还差五百年,石头开花,不可企及。信念竖起,却颓废的不能重振,怎么办呢?将月亮砸碎,把空气抽干,把守望埋葬,只有这样,唯有这样,清水才能飞翔,清水才能以生置死,以爱置生。明天更美好,请走出,走出阴影,走出那种困扰心灵的荒芜。也许,更好的活着,更好的生活,才是对离去之人最好的安慰和超度。全诗如盛开的鲜花,绚烂之后,在此轻轻挽就。
  全诗层层推进,以朋友的身份,以友谊的名义给诗中主角以灯塔性的指引和启明。纵观全诗,转承启合,一气呵成。让人在沉重中体会很多人生的要义,在忧郁中感知人生的无奈。同时,又纤笔纵横,让人在悲痛中振奋,明晓很多真知。社会也许就是这样,人生也许就是无奈,樱子也许就是我喜欢的那种诗人。
  班门弄斧,饴笑大方,但我不揣浅陋,戏说一把,但愿没有伤及作者及作者的朋友。

上一篇:紫陌秋桐话樱子----浅析紫陌秋桐

下一篇:浅析孤雪的“打开星星的光芒”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