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陌秋桐话樱子----浅析紫陌秋桐

赵静端
2009-01-11 23:02 分类:现代诗  阅读:1537  作者文集
  紫陌秋桐话樱子----浅析紫陌秋桐
  初看此诗,感觉像拆字游戏,各节之间风马牛不相及,就像小孩子玩的七巧板一样,在拼,只是拼的图案比较唯美罢了。然而我想樱子绝不会那么简单,就又反复地看,发现其实是人生的一些感悟和经历隐隐约约埋在诗里。下面试读之。
  ◆紫
  
  不再想五月丁香
  那是被紫芝咬噬之后的无奈
  现在,我只想迅速地冰冻
  封霜落雪。孤傲多年
  与世无争。一切
  和想象的截然不同
  吞掉朱红,你又口含柳笛
  吹化,一片冬雪,吹出
  紫花盛开
  
  诗有自然之境,有营造之境。此诗就是标准的造境。紫和丁香,可能是作者喜欢的颜色和植物,显而易见,开篇是一段痛楚的经历,被生活和人事惨遭折磨和蹂躏之后,只想迅速地冰冻,甚至孤傲多年,风风雨雨之后,才发现,现实和年少的理想是多么的背离,多么的截然不同。死心寂心之时,一个人物出现了,吞掉朱红,口含柳笛,带来一度的紫花盛开,此一人,搅动作者心中的一江春水,甚至让绝望的心对生活和人生重新竖立起信心和希望。生活多么美好,万物萌动,融化作者的冰心之后,诗者经历了二重天,从阳光明媚的绝顶跌到阴暗灰冷的谷底,再由谷底由某人牵引平步青云而上。一起一落,诗便宕荡起来。
  
  ◆陌
  
  夜泊虹桥的人,擦肩而过
  天灯寺的晚钟低沉回荡
  湖面藏起人影的晃动
  一切都开始变得陌生、神秘
  包括水里的鱼,放生的龟
  存活在同一片水域,却在冷漠
  与陌生中,把语言悄然折断
  然世间风云变幻莫测,“夜泊虹桥的人”肯定是当夜执手夜泊虹桥看月之人,当时双宿双栖,何等浪漫,让人何等羡慕,到如今,怀中人竟擦肩而过,心中人形同陌路,悲耶?喜耶?晚钟低沉回荡,好象也为这伤情的故事低沉无奈。人影往往来来,也就是往事往往来来,亲昵,关爱,一切的情结情事,只能藏在湖面之下。当友谊或恋情分裂,当信仰和习惯徘徊,一切变的陌生,而神秘呢?诗都的神秘是指什么?也许指当时的无知,也许指当时瞎眼,也许指了解的肤浅。怜已及物,包括水里的鱼,放生的龟,在一块朝夕的动物都冷漠如斯。那么,由知已到陌生出就不足为怪了。诗尾,诗者也不过阿Q了一把,解嘲一下自己而矣。
  
  ◆秋
  
  草木枯黄,苍茫住进秋里
  越来越深。我决意北行
  肯定有人在暗暗祈祷。那是早年
  埋下的一颗定时炸弹
  我再也不会为此在孤独的深夜
  一个人哭泣。所谓幸福
  站在秋的两边。这里唯一藏着
  尖刀的笑。没有成长,没有收获
  果然,伤心之余,诗者想起了自己能靠一靠肩的故乡,想起童年的林林总总。心伤透之后,要回归,回归疗伤。大彻大悟之后,再也不会一个人哭泣。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是积蕴能量的季节,而诗者,淡淡一句没有成长,没有收获。一切都如镜花水月般散淡。所谓幸福,也不过是秋的二边的二个观点,一边是幸福,另一边也许就是痛苦。一把尖刀,冷冷地站在诗里,戳在读者和诗者的心上,冷光晃荡,那么多的伤开始思乡。
  
  ◆桐
  
  夜说暗就暗,梧桐老了
  一片一片的叶子开始在黑暗中
  悄然离去。昨天我就站在梧桐树下
  亲眼看见那片叶子,顺着我的眉宇飘下
  向我报以假仁假义的微笑
  以示对我的同情和友好
  转身的当口,一阵风猛地吹过
  如刀。没有人去留意
  谁在谁的刀口下,蜕变成佛
  夜说暗就暗,是,我们说老就老了,熟识的,不熟识的,生命都要凋谢,都要悄然离去,或者黯然离去,浮世的假仁假义也许从来不在乎秋风和落叶的感受。那一点点虚伪,只不过是一种世俗的道具,一切那么清晰,那么清澈,让一切随风去吧,我悄然转身,装作不在乎,装做不知道,装做很快乐。嗯下泪水,谁又知道谁在谁的刀口下,蜕变成佛呢?浮生若梦,一阙悲歌就此落幕,至诗终,作者还没有为心灵找到明确的出路,万事蹉跎,我奈谁何?谁奈我何?谁能奈何?奈谁能何?
  全诗滔滔而下,几乎全在暗夜中拟就,从开始到结尾不见一丝阳光和生机在诗里出现。主线,深深在夜色里游走。此诗从技巧上没有什么让人怀疑的,只是下笔太深,让人难以捉摸到脉象。不好医治樱子的病啊,哈,乱言一通,见笑。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一世桃花夺心魂---解读孤雪之一世桃花

    下一篇:落樱缤纷话小诗—“雪地里的红蜻蜓”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