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桃花夺心魂---解读孤雪之一世桃花

赵静端
2009-01-11 23:03 分类:现代诗  阅读:1598  作者文集
  一世桃花夺心魂---解读孤雪之一世桃花
  昨日在网上偶见凡高的“盛开的桃花”,心中很是震撼,就和孤雪临画玩诗,孤雪晚上和诗拟就后,读来感慨良多,不揣才浅,试解之评之。喜者可击节看之,厌者可提砖砸之。
  孤雪此诗,对生命的要义及人生的困惑借凡高的画喷涌而出,全诗简洁明快,不滞不涩,读来让人轻松非常,诗者的理念也不自觉地介入读者的心中。盛开,只是一种生存方式。开明宗义,是的,每个植物,每个人,盛开,灿烂只是一种生存方式,同样,作者也是说:凋零,归真也是一种生存方式。不是吗?凡高自己都说:“只要活人还活着,死去的人总还是活着”生命的本质是什么?其实很简单,来过,活着就行了。
  満树阳光,我该想起谁?这句诗,让我想起了一句歌词:“风雨的街头,招牌能够挂多久,爱过的老歌你能记得的有几首交过的朋友在你生命中知心的人有几个?”人生像过客,身边的人来来去去,我该想起谁?我又能想起谁?彷徨挣扎,这就是我们对生活的困惑。选择了篱笆之内的温暖,这个篱笆指什么呢?我想围城亦可,人与人之间心理的隔阂也可,篱笆之外的惺惺相惜,心气相通,甚至高山流水…….这个问题如何处理,好多人不知所措,作者也没有给出答案。是否该以岩石,承诺一枚种子介入?很是无奈的一种怜惜,就算,就算真的以岩石的芝麻开门让种子介入,但,这会发芽吗?不,不会。所以,我只能一只脚在桃花里驻留,另一只,却伸进梵高的胡须里。此二句,一实之,一空之,虚实交错,以调侃的笔法,以不可能的一只脚在凡高的胡须给赤裸的现实以幽默的诠释。
  
  摇曳,残存的烛光。生命走到此,诗文行于此,剩下的只能以残存来形容。除此之处,我想不出有什么更好的词来表达人到中年的一些遭逢和景况。烛光里,有我早年的旧病冷不丁地复发,趁着黑夜爬上枝头,爬上上发梢。一点点地蚕食我们的健康和志向,不惑之后,对有些事情我们是那么弱小,那么无能为力,甚至,面对缤纷的一树桃花,我也心如止水,不会萌动半分,麻木、漠然,也许,年少的凌云壮志都已消磨不再,一树挑花都无法打落。生命的渺小、卑微、无奈、困顿、挣扎都是我们自己真实的写照。
  还好,因为梦在,所以,阳光会沿着骨头生长,且不可摧毁,坚韧的心怀着对生命的敬意,让我们不停地向前,那怕困难重重,也从不言放弃。峰回路转,我在有意或无意之中,突然发现,凋零已死去多年。凋零死去多年,重生,新芽正蓬勃向上,阳光就在前面,光明也在前面,经历困苦之后,伤口之上盛开常在。人们如果确能真诚相爱,生命则将是永存的。”是的,所有的曲折被吸收之后,将会转换成一种能量,激励我们更好地生活,一切,将裸露成一朵幸福的花,绽放在人生的道路上。
  昨晚和孤雪共同演绎凡高的“盛开的桃花”,之后,非常喜欢,飞花忍不住提笔故妄言之,不合心处,且故妄听之。
  2008.09.27
  附原诗:
  一世桃花文/孤雪
  只要活人还活着,死去的人总还是活着——梵高
  
  盛开,只是一种生存方式
  満树阳光,我该想起谁?
  选择了篱笆之内的温暖
  那篱笆之外,是否该以岩石
  承诺一枚种子介入。今夜
  一只脚在桃花里驻留,另一只
  却伸进梵高的胡须里,摇曳
  残存的烛光。那里有我早年的旧病
  冷不丁地复发,趁着黑夜爬上枝头
  它再也无法打落这一树挑花
  阳光会沿着骨头生长,不可摧毁
  我在有意或无意之中,突然发现
  凋零已死去多年,盛开常在
  如我的伤口裸露成花
  2008.09.26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接龙诗评

    下一篇:紫陌秋桐话樱子----浅析紫陌秋桐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