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谷

何美鸿
2014-06-12 20:21 分类:短篇小说  阅读:661  作者文集



  “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空谷。没有茂林修竹,没有溪涧草堂。它就是一个荒芜光秃的、空空洞洞的谷地,虚位以待着万物灵长。”


  杨子说这话的时候,阿兰的视线从隔着车窗的前方山谷里收回来,停落在杨子侧着身的平静的脸上。杨子的目光从来都那么深邃,且深邃里含着些许凌厉。阿兰最初来到杨子所在的这座城市见到杨子,对他动心很大的成因就是缘于这双眼睛。但这刻,阿兰从杨子的目光里读到一种如雾般的迷蒙——之前,在这暮霭缭绕的山的垭口她不止一次透过车窗见过那种实景的迷蒙。


  “空谷?——那在你眼里,我可否算是空谷幽兰?”阿兰笑道。阿兰以为杨子会回答“是”。


  “不,你是空谷。”


  “你说我是空谷?”


  “是的。当我进入你身体里的时候,你就是一个空谷。当然,并不是荒芜光秃的空谷。里面流水潺潺,山花烂漫……”他回望她一眼,狡黠地微笑道。


  她半晌反应过来,嗔道:“你胡说什么呀!下流!”


  “下流?”他重复着这个词,似乎有意夸张着表情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在他们汽车停着的山间的垭口回荡,并向着更深远处的空谷延宕。


  是的,如果这算下流,那些本该在床笫之间聆听的悄悄话,在这个无人到来的地方他不知和她说过多少了。


  之前每次她和他从激情中消退的时候,她都喜欢问些孩子气的话。偶尔她向他提到那个不知道是否仍蒙在鼓里的女人。她不知道他在与他妻子行房的时候是否也喜欢说那些肉麻的话。可他好像非常厌烦提到自己的另一半。只有一次,他皱着眉头说:“我现在讨厌她的身体。”


  “因为她不漂亮吗?”阿兰有一次从远处偷偷瞥见过他的妻子。算不上漂亮,但看上去很有气质。


  “我没那么肤浅吧?”杨子说。


  “那为什么?”


  他不回答。


  “那你喜欢我是不是因为我的身体?”她似穷追不舍。


  “就算是了!”杨子说着,身子像老鹰一样猛扑向她。


  阿兰享受和他在一起那种飞仙般的刺激感。那是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愉悦。尤其在阿兰与杨子最初约会的那几个月。尽管,每次两人离别后,她的心里都会莫名地负上一种似乎逐渐沉落下去的罪孽感。但到他们的下一次约见时,渴望与他厮守的那种堕落的快感会立马升腾起来,将那在骤然里变轻了的罪孽感毫不费力地就给打压了下去。


  “你刚说,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荒芜光秃的空谷?”


  “是的。”杨子在车里点燃一根烟,深吸了一口,“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意识到的。意识不到也许是好事,可以一直简单快乐地活着。”


  “那我们下次不该来这个地方。你看我们离开热闹的市区,躲避世人的目光,来到的就是这样一个谈不上有什么景致的空谷。”阿兰幽幽地说。


  “这个地方正好应和了我们内心的需要。”


  她贴着他的胸,笑道:“让我感觉一下你内心的那个空谷在什么位置。”


  “它无处不在。你就在我内心的空谷里。”


  “你说话可真绕,这会我又进入你的空谷里了?”阿兰笑道,“当初你不会是因为空虚才找上的我?”


  阿兰说完这话忽自觉无趣。杨子的肯定与否定又有多大意义呢?即便是一个再完美再单纯的动机使他与她相遇,也没法摆脱他们是地下情人这样一个事实。


  “说不清。原以为,遇见你会拯救我内心的荒芜空洞,但现在内心的感觉却是这个空谷越来越大。当那种强烈的孤独感来袭的时候,便觉整个世界就是一个巨大的空谷。”杨子说。


  阿兰不再问。她能够隐约理解杨子的话。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已经和他在思想上达成某种默契了。她从他的有些迷蒙的眼神里读出一种潜藏的悲观与颓丧。她的先前每次与杨子离别后滋生的莫名罪孽感忽而竟在此刻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冒了出来。她感觉到有一种无形而不可逾越的力量在悄悄不停地将他与她隔开。她忽然觉得有点无助。


  “每次与你离别,我就担心着下次我们不能再见了。”她贴着他的胸口喃喃地说。她内心里明白,他们之间的激情较之半年前已消退许多了。那种他用手指轻抚在她掌心就能让她产生剧烈心跳的感觉一去不复返了。她能隐约觉到杨子的内心同样是的。甚至最近的几次,他对与她的拥抱与亲吻都有些像例行公事,仿佛现在他残存的最大兴趣就是想直接进入她的身体里。


  她不知道该如何在内心里截留住他与她最初约会时的快乐。她唯恐有一天杨子也会对她说厌倦了她的身体。她猛然想起眼前这个与自己交往了大半年的男人从来都没说过一句他爱自己。她一直不肯承认她和杨子在一起是一种苟合。否则他们这么长时间的交往就会因为沾染上“低俗”这个词汇而变得毫无意义。她觉得自己是爱着杨子的。她觉得杨子也应该爱着自己的。——她固执地认为他们彼此是在相爱,她必须要用“爱”这个充满人性的词汇来凌驾于世俗所谓的道德之上,并以此来淡化内心的罪孽感。可是,她不得不承认,她和杨子之间那种爱的激情就快消失了,他接下来对自己身体的迷恋又能有多长时间?


  “我们早晚也得分离。”杨子说。


  阿兰抬起头看着杨子。杨子的面孔依旧平静。这种平静却倏忽里让阿兰有了隔阂感,甚至让她倏忽里感觉之前他们从没有过鱼水之欢。


  关于分手的话题他们最近谈过好几次。甚至有一两回他们都下定了决心下次彼此不再联系。但到最后阿兰主动联系上了杨子。男人与女人的邂逅里,女人总是由最初的被动渐渐变得愈益主动。但阿兰觉得她与杨子的交往里存在着某种平衡,那是他对她身体的迷恋与她对他精神的依恋之间的平衡。如果他们真的要分开,他们谁也胜算不了谁——本来,一场不能公开的恋情一开始就意味着彼此都失败。


  “时间不早了,我们都回去吧。”杨子说。


  阿兰透过车窗眺望着迷蒙的远方。没有太阳的天。杨子总喜欢在没有太阳的天约会自己。阿兰记得以前许多回的这个时间,她提出要回去,杨子总不肯。他总是软磨硬缠地要得到一回她的身体才肯答应离开。她总是扭捏着假装不给。


  “等等,时间还早呢。”阿兰重复着杨子先前的话说。她侧过脸看着坐在主驾座的杨子。杨子的脸仍平静着,并没有显示某种诧异。阿兰从他的神情里清醒地觉察到他们之间的感情已走在了某个无法再上升的节点。


  她轻轻抓过杨子的手,抚在自己的胸上。她忽然感到羞涩自己的举动。杨子顺势解开了她的衣服。她闭上眼睛,任凭泪水流了下来。朦胧里,她仿佛觉得自己被杨子带到了一个山巅。继而,她从这个山巅里飘落下来,在一个苍茫光秃的空谷里不停地逡巡徘徊。


  ——他像往常一样驱车把她送到进入市区的入口,然后她钻进另一辆计程车里。这是她和他的最后一次相见。不久她便更换了手机号码,收拾衣物离开了有他的那座城。

  • 白枫静宇

    评论于:2014-06-13 15:09:48

          呵呵 这切入的视角挺有意思的 要是在高考 这篇肯定能得高分 写文章有时候并不是写得怎样或是写了什么 而在于自己用什么感触角度思维去描画一篇文章的空间和地域 这空间和地域也许不一定是地理地界的概念 而是一种对待的感官

  • 何美鸿

    评论于:2014-06-13 15:58:16

          呵呵,谢谢欣赏。昨天我还说,要是放在高考,这篇文章是否会判零分呢。的确,一篇文章有时选取的角度比要表述的内容更重要。只是,这个角度如何选取真的是个难题。:)

  • 轻轻晴朗

    评论于:2014-06-18 21:55:24

          问候美鸿。好久好久没写博了,过了好长一段几乎与网络隔绝的日子。今天来到扫花,居然连发博文都弄了好久才弄明白,感觉自己忽然间笨拙了很多。到现在还没学会找到自己的文集。看来得熟悉一番才行。

  • 何美鸿

    评论于:2014-06-19 10:04:17

          问好晴朗。能做到与网络隔绝不容易啊。累了就歇息,扫花随时欢迎你回来。:)


  • 共4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老爷子的寿宴

    下一篇:桃子熟了

    >>>  返回作者何美鸿 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