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风评飞花之---西洲曲

赵静端
2009-01-11 23:14 分类:现代诗  阅读:1820  作者文集
  西洲曲文\飞花
  
  单衫杏子红
  梦的两岸
  鸦雏色潋
  滟成一潭杏花春雨
  灼灼笑意千年流转
  向我袭来
  
  今夜且掷一枝梅花
  到林逋暗香浮动的真丝卷轴上
  疏影横斜水纹清浅
  打开韵致错落的时光之波
  梅香一寸寸在宣纸上砌成台阶
  郎君没有走来
  
  明月光光星欲坠
  等待
  化成西州两桨莲花
  羞羞有所待
  江南可采莲
  倩谁扶我的皓腕呢
  垂手明如玉
  一颗莲子把玩千年
  清清如水
  情情为谁
  
  今夜
  有谁秉烛临水隔着高过人头的莲花
  宣染我千寻后的痴梦
  浅愁悠悠
  怀袖中莲心红如烛影
  执子之梦
  逢郎欲语
  低头回环之间
  碧玉搔头自乐府十九首里跌落水中
  跌落你的心头
  
  飞鸿过尽海水摇空绿
  何止一个轮回
  荷叶亭亭
  我唯有低头
  低头抚弄那情有独钟的莲子
  唯有回首
  回首掠过朵朵莲花
  枝枝叶叶一如我的心事
  打座成倾城的莲台
  等你君临
  
  附原曲: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西洲在何处?两桨桥头渡。日暮伯劳飞,风吹乌桕树。树下即门前,门中露翠钿。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鸿飞满西洲,望郎上青楼。楼高望不见,尽日栏杆头。栏杆拾贰曲,垂手明如玉。卷帘天自高,海水摇空绿。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精品展厅综合评定:
  
  看到《西洲曲》这个题目,我以为是填词之作。通读下来才知道是作者的一种再创作,一种加入了部分自我情感的重新演绎,所以我在最初给它的定义是“对原曲淋漓尽美的诠释与解读”。为了更好更客观地评价飞花的这次再创作,我们先来了解原诗《西洲曲》。
  
  《西洲曲》,作者不详,一说为南朝辞赋大家江淹作,一说为南朝梁帝萧衍作,江淹与萧衍同朝一代,萧衍称帝之后,江淹官至大夫。早期是同僚,后为君臣,两人皆善辞赋,都造诣非凡。后来流传的这个《西洲曲》有人猜测是两者其一之作,现代一般认为是民间流歌,经文人加工而成此曲。由于此曲最早传于汉晋时期,棋风个人猜想,此二人一定都接触过这曲词,即使是流于民间的歌谣,入了二位的法眼,就一定会被两人加些修裁润色,于是就有了后来作者不确切的说法吧。
  
  还是说正题吧,原诗《西洲曲》“通过景物的描写,表现时令的变化,衬托人物的心理,‘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时在初春;‘日暮伯劳飞,风吹乌桕树’已是夏日;‘采莲南塘秋’时已新秋;‘鸿飞满西洲’,则已入深秋。”(沈德潜《古诗源》卷十二评语)。在时节的行进中,原诗通过一系列细节动作的刻画,生动地塑造了一位美丽轻灵、纯洁多情的少女形象,表达出一种羞涩,急切,痴深而悠长的思念之情。
  
  回过头来我们再看飞花的《西洲曲》,作者把它分成五节演绎。
  
  第一节,是作者对全曲诗情的总括,尾句是个人抒发,意思是,那个身着彩衣,长发飘逸的少女,那一段婉转悠长的缠绵情梦,经千百年蜿蜒流转,今夜撞击着我的心灵,也渗入了我的情思里。
  
  第二节,折梅句和尾句是引用,全意是说,我翻开古卷,穿过时光,体味那一缕折梅忆往的情意,这份纯洁痴爱的清香感染着我一同体会你“未见郎君”的淡淡幽怀。
  
  第三节,首句“明月光光星欲坠”是作者的心境描述,借原诗中的清水采莲,明眸皓腕的少女等待的情怀,来抒发自己“卿为郎君,我为谁”的感慨。
  
  第四节,这节开始深刻起来,作者把自己跟那个少女合而为一,又一分为二,有谁能明白我今夜此时的心情,恰恰是你当年采莲时浅愁悠悠的梦境,如今我轻轻捧起你的梦啊,你还是不是当初的你,来不及诉说,你就已落入我千年一盼的梦里。“跌落在你的心里”是双关意,貌似倒装,表面是说我被你的情意感动,实际是说这样的你已经在我的梦中被寻觅千年。这节反复提到“莲”字,莲花,莲心,又有“执子之梦”,隐喻着作者极度怜惜疼爱之情。.
  
  第五节,作者的心情略显复杂,第一句依旧是引自原诗,第二句“何止一个轮回”是自我的抒发,是说这样的消息等待空远而悠长,已不再是你一个人的孤单,我也一样,我只有与你一起,把纷扰复杂的心事凝结成一场千古传奇的倾城之恋,等待如你一样情有独钟的“莲子”来顾盼。
  
  这首对《西洲曲》的再创作,把原诗的浓情妙意完全析解,却不是简单地诗意诠释,而是把自己加入到那个情致里,跟那个少女一起折梅,一起采莲,一起幽梦,一起期盼。时而合而为一,以少女的心态来体会等待的幽怀,时而分开,以面对面的方式进行交流感念。通篇贯穿始末的是一个“莲”字,也是作者“我见尤怜”的情愫始末。
  
  我在如上评飞花的这首《西洲曲》的时候,有个前期,就是首先定位在“对原诗的诠释和解读”上,因此从一到五所有的章节,不论遣词用句还是章法结构上,都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
  
  如果非要把它看成纯粹的“原创”,那么这首诗歌的毛病就很多了,就如楼上朋友们批评的那样,些许雕琢,时节错乱,诗情细巧却不开阔,流于文字表面的美感过浓,等等。
  我想飞花自己是清楚的,所以把原曲附在后面,就是要大家便于理解他的创作意图,就是要告诉大家那些雕琢的是原诗的古句,“我”只是在一夜之间抚弄和揣摩当年那个少女穿越了几个季节的独钟情结。
  
  综上,简单地理解飞花的这首《西洲曲》是有些困难的,搞清楚作者的创作意图后(作者把原曲附在文后就是表明理解作品要与原文对照),再理解它,就不会有太多的误解和偏颇。这个作品拿到精华来的意义有两个,也是这篇诗作的价值,首先是通过飞花的诠释让我们对原诗《西洲曲》又增加了一次学习和欣赏的机会(原诗《西洲曲》是乐府诗词中艺术价值达到绝顶的极品,所以有机会学习和欣赏它是意义非凡的);其次是通过对这类以再创作的方式来赏析古辞的作品的讨论,让我们了解,在对一篇文章写评的时候,一定首先要在文中摸清楚作者创作时的情感生发源,这样才能更好地理解文章的要义,也能更客观地判别文章的是与非对与错。
  焱焱:
  精品展厅综合评定二:
  
  此文有多精彩想不必多说,因为它的美是一目也然的,而棋风分析的也已淋漓尽致,关于"雕琢"我想补充几句,毕竟我是此焦点的始作俑者.
  "我想飞花自己是清楚的,所以把原曲附在后面,就是要大家便于理解他的创作意图,就是要告诉大家那些雕琢的是原诗的古句,“我”只是在一夜之间抚弄和揣摩当年那个少女穿越了几个季节的独钟情结。"作者对此句评很有共鸣,透过现象看本质,看初衷,我们看到的雕琢部分是古诗的原句,但它既然被引用,就是全文的一部分,是无法割裂开来的,那么它给全文带来的雕琢感也是事实存在不可否认的.
  作者附录原曲目的是让读者明了他的创作意图,但却会让雕琢感更加明显.原因是什么呢?原诗《西洲曲》是乐府诗词中艺术价值达到绝顶的极品,全诗在语言方面既充分表现了民歌清新、自然的特色,又具有文人诗精工、雅丽的特点,声情摇曳,情味无穷.这首诗随便拿出一句,如"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卷帘天自高,海水摇空绿",,,,,,与苛求精美绮丽的词句如"水晶帘里玻璃枕,暖香惹鸳鸯锦"对比下,完全可以看得出,西洲曲的清新自然.但为什么被作者引用后就显得雕琢了呢?这就涉及到两种文体的融合,将古体诗融入现代诗歌中,总会有痕迹.,作者在此词之上进行再创作尤其是引用原诗词句,那么雕琢感不可避免的加重放大.这就好比原诗是一块玉雕出来的艺术品,而作者将其打碎重新拼接,且不是简单的修复而又灌以新的创意的再创作,新旧的磨合总会有些小小的不尽人意之处------雕琢感.
  棋风楼上炎炎的评说,除部分论点有偏执,大体还是有道理的,这道理就是我们在创作的时候对古诗和现代诗歌的双重驾驭上值得探讨的问题,这个问题不是飞花一个人存在的问题,是几乎所有人包括整个学术界一直探求的问题,是古诗文明与现代诗歌文化如何衔接传递的问题。
  
  我们知道,古诗的生命之所以千年不衰,就是因为它的艺术修为已经在引领了几千年华夏文明之后,依旧魅力四射,光耀璀璨。而现在人标榜的现代诗歌自由体,却总也达不到千古不朽的成就,这是为什么?自从胡适鲁迅等人发起新诗歌运动以来,中国的诗歌界就几乎完全放弃了对古风的继承,而是另辟道路,一直演化到今天百家争鸣却无一能凤鸣九天的派系混乱甚至胡捏乱造诗歌的局面。我想一个民族的文化始终是需要一个较干净的主流存在的,因此中国学术界一直在努力澄清对古风和现代诗歌的评判标准,也一直在努力使现代诗歌除了表现和张扬时代风采的同时如何使之融入更多的民族和历史文化的艺术色彩。因为古诗词中表现出来的清丽自然流畅的语言功能,在现代看起来已经是古色古香的东西,所以单纯引借起来必然出现雕琢甚至艰涩的感觉,那么我们如何解决这样的问题呢?我想就是创造,再创造!这创造和再创造指的是深入学习古风经典传奇的遣词用句的“背后才华”,然后以当今更加丰厚的词汇创造出同样经典传奇的章节句子,这就是我说的新旧之间如何继承与发扬,如何破而再立的问题。
  
  不论如何,飞花的作品都是对这个问题做了一份努力和尝试,这一点值得肯定。也不论如何,炎炎的道理也确是一份道理,这一点也值得重视。
  
  一直以来,我主张精华版在“争论”中商榷提高,然而在实际操作上,我一般是不对不同观点的评说说话的,因为我想让这些不同的观点自然而然地排列在这里,然后让大家来品味,因为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在辩论中求得谁胜谁败,而是让这些各自独到的见解能给大家一个扩展视角和思想界面的参照。
  
  有一些人或许会从你的他的见解中学到些东西,有些人或许会从我的主张中得到些启示,甚至还有些人会在参与或者关注了这些见解和主张之后,另<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棋风如画评飞花之--丁香花

    下一篇: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