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风舅画评飞花之--露从今夜白----立秋

赵静端
2009-01-11 23:17 分类:现代诗  阅读:1605  作者文集
  露从今夜白----立秋??
  
  凉风初至
  寒蝉在枝头自鸣得意
  错将今夜
  倾听成
  红袖添香的温软和沈醉
  
  露从今夜白
  发亦从今夜如雪
  人生如梦
  隔世的前传
  我无力重新构思或改写
  恍茫的后传
  我无意倾情润色或雕琢
  
  折一枝月色
  临桥而立
  西风满袖
  独凉的何止是褪色的梦
  谁依在谁的梦头
  诗意开始零乱
  
  浮生若尘
  年月徘徊不定
  且遣横江的白露
  勾勒那些不愿提及的错杂
  枕露醉眠
  谁管今夕何夕
  谁又管今夕是何年
  
  白露蠢蠢欲动
  玄机早已窥破
  故乡就是我的天下
  趁着天下的明月
  从今夜还是昨晚布阵
  一切游刃有余?
  
  今夜月光独白,像是不同于任何以往。我打开被秋露滴湿的思想,回顾渐渐冷却的年华。激情瞬息不再,黑发被白露浸染,一股苍凉,涌入心头......
  
  我听不到蝉虫鼓噪,只有妻,绵软地呼吸。
  没有梦,我没有。妻或许正梦着什么,或者谁。偶尔流出眉梢地笑。
  
  月光渗过窗帘,装饰着我的夜。不模糊,也不清楚。恰如我此时的心情。
  计算一下岁月,突然明白属于生命的时间很短。已然看到许久都不曾在意的那个固有的将来。
  
  一直想找一处宁静,来独自装点心情。可我,依旧属于烦躁不安。对于从前乃至以后,竟都一无所知。
  介入一个人来我的思想里,我却无法绘出她的模样。至于结果,我只听到自己,一声叹息。
  
  月光在走,已经移出窗外,我的思绪变得模糊起来。除了自己,没人在乎。亦如我从不在乎别人。或许窗外的枝头,依旧有那秋露独自洁白,纵身一跃,溶入泥土,一如生命以及我的所有梦想。
  
  所有寄予那份洁白的文字乃至情怀,仅仅是一份寄予。而已。
  属于我的,也仅仅是眼前看到的清楚,以及明日无法想象的模糊。
  
  今夜月光独白,而此时已不知去了谁的窗口。
  妻,依旧在梦里微笑。
  我,在她绵软的呼吸里。开始蠕动我的思想......
  
  后注:今夜无绪写评,借飞花的小诗杂乱写几句有些近似的情怀,这情怀来得突兀,恰如立秋白露的袭来,与飞花的诗歌情致或许有出入,但也算是为这首诗歌作了一点分述。这其中有我个人的模糊情愫。有不相容处,请谅解。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浅析飞花之《农村的风,农村的云》清平乐

    下一篇:棋风如画评飞花之--一弯新月无忧怨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