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荷花

美丽的雪
2014-06-29 10:55 分类:情思  阅读:1709  作者文集



    

 

(一)生日记忆

四季更迭,步履匆匆,又是一年六月。         

不知天天瞎忙什么,若非晨练时,偶尔听到有人说去观荷花,差点忘了,已是荷苞成形时节。而荷花将开,也预示着我的生日即将来临。

六月,草木浓郁,夏意蔓延,农民忙着麦收和播种。这时候的庄稼地里,艾叶连片,百草成宝。农村人都喜欢赶在“端午节”早上,采摘竹叶、艾蒿等,挂在自家大院的屋檐下,既可辟邪驱蚊,又能储藏备药。

本人出生于农历五月十一,恰处在农俗“五月单五”与“六月六”两大节气之间,每年都正好依次顺应在公历的六月份。只要手脖戴起五色彩线,腰间挂上荷苞香囊,在诱人的粽子香中,我的母亲就开始一天天算计着时间,她在惦念着,怕忘了为我筹划生日呢!

过生当天,妈妈总是支上油锅,炸出许许多多香甜可口的红薯丸子,和杂面果子等油食,让我送与左邻右舍,嚼灾祈福。

有一年,算卦先生闻香而至,掐着指头,若有其事的向母亲预言“你家闺女这生日,阴历单月单,阳历双月双,为极好时辰!且看她面带福痣……大福之命也”。

呵呵,说的也是,的确每年这一时段:严寒退去,酷暑未至,气温不冷不热;春花才刚罢市,夏花次第盛放;再看那天上明月,几近圆满,地下林木,正是葱茏;又新麦刚刚收成入库,饮食足够保障。确实是个再好不过的时令!加之“算卦仙”察言观色的本领,想必他不难发现,这家爹娘对女儿有多疼爱?故而,顺此思路,就推算出了“好命” 来。

不晓得也不确定,是否就真的据此更强化和坚定了父母对我地娇惯与宠爱呢?总之,在物资相当匮乏的六十年代,别的孩子,生日顶多煮个鸡蛋或捞碗面条,唯独对我,年年“油锅飘香”,未曾间断。惹得同村小朋友煞是羡慕。

快乐的时日,格外短暂!眨眼功夫,少年一梦,十二周岁成人礼后不久,我便早早告别了家乡和父母,独自一人外出求学。倒是自个常常忘过生日。不知不觉,数年光阴虚度,遥远了童年,沉积成心底难忘的记忆。

(二)青葱岁月

生于夏季,对于夏花的偏爱,本是一种天意。尤其喜欢荷花的清正、纯洁,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枝不蔓。

回望年轻的心迹,向来少小不识愁滋味。那样的单纯憨厚,傻乎乎一个十足的乡村小丫!十分率真,十二分痴诚,不知天高地厚,不计输赢得失。磊落坦诚的个性,认真执著的态度,一股一生都用不完的闯劲,支撑着一颗不会疲倦的心,不论漫漫求学途中,还是辛勤工作路上,自信满满,意气风发。

然而,现实的纷繁复杂,绝非满腔热忱就能应付。多少次好事多磨,直面刁难,而不屈不挠;多少事一波三折,从跌跌撞撞中出来,已是切后余生。小时的“命卦”、“娇宠”、乃至“优异成绩”,它们顶多更助长一些我的激情满怀。记得那年当我毅然决然放弃现成地“接班”吃“皇粮”,而选择靠实力去打拼高考,竞意外失利。这是现实送给我的第一回沉痛打击,直到今天,有无数次,我被梦靥急醒:手持考卷,看不见,做不了,马上就到了交卷时分,满头大汗,抓耳挠腮,干着急却一字都写不上,大脑一片空白……

若是放到现在,一次考试的失利,能算什么打击?可在当时,对那个极其幼稚、尚未入世便心高志满的农村娃来说,差点因此重击而一蹶不振。其间形成的心理阴影,及至后来,花费了我好多的时间与精力,又走了好多的弯路,才得以调适。

幸亏有着以往扎实的功底,经过复习,我重又通过高招这条途径,步入了同龄人正常的成长轨道。一路走来,懵懵懂懂,磕磕绊绊,经世事百态,看人情万象,面对曲折坎坷,笑在脸上,泪流肚里。几多委屈无助,犹豫彷徨;几多沧桑拼搏,困惑忧伤,皆随韶华流逝,牢牢刻进了青葱岁月。

今日闲暇,翻看那些过往的日志,字里行间无不流露着烦闷、挣扎,和不如意种种,全凡尘俗事,而已。我心明白,其实更多,则是顽强与坚韧。这些本质,是一个人骨血里的流痕,不像情绪,动辄可用语言轻易宣泄。

一年一度,荷花如期绽放,绿叶婀娜,花开芳香,而年少的我,却时常基于各种虚务及生计奔忙,总没能静下心神,仔仔细细地品味观赏。青年的脚步太过匆忙,猝不及防,华年一阵风似的刮离,落花飞雨,后会无期。

 

(三)芳华无踪

心尖尖上的往事,当然少不了情深,一腔地痴迷不悟,一颗清澈透亮之心。这是眼泪的源动力,潺潺奔涌在少女的柔弱中,一点一滴,犹如甘露滋养了莲朵,清纯的泪珠儿,唤醒着内心。一次次的心雨滂沱,浇灌了那个特爱哭泣的小我,在不断地反省、沉思里,慢慢觉醒,逐渐成长、成熟。

如今早散了曾经的阴霾,忆及旧事,已心无涟漪,一身轻松。回味起一页页陈迹斑斑的碎片,再怎么也拼不出完整记忆。但见那一张白纸上的两个汉字;几次经意或不经意的小小举动。三言两语,往来四五,如此浅显,处处慌乱,却为哪般?只因滚烫的青春作背景,所谓的初恋光环笼罩,一时多情而生成大朵大朵的浮云,遮盖了太阳的光芒……

放下了,就莫说辜负二字,洁净的真情,纯粹的时代,足矣!不关世俗任何事,无关你我对与错,从未任何的理由与借口,全是遵循了内在地召唤。我想,大概每个人都得经历人生的这道坎儿,有幸你的按时到来,却必须你又要适时离去。

水汪汪的泪花落下,为着祭奠那份真挚的情怀,和永远无法重新来过的往昔。我把我的真诚留进了芳华,无踪的岁月,到处都弥漫着我的拳拳真心。

白云悠悠飘向远方,天空云散日出。两天的万里无云,一次静下心思的千里旅行,我来到泰山之巅。瞅着孤单的身影,听见孤独的心音,抛却孤傲的心事,我终于又回归了那个独立、纯净的自己!迷茫或者感伤,不过心理路程的必然磨砺。失之东隅,得之桑榆,或许结局更好。

六月,荷香弥漫,源自于湖心那一朵又一朵粉艳的荷莲。她们一个个穿越时光轮回,把颗颗清白无悔的心,盛放于炎炎烈日初夏。袅袅荷花含笑迎风,不为招摇而开,缘来莲子使然!不是为了谁,只为生的使命,莲心盈盈,情意深长……

(四)婚姻家庭

荷花之于夏季,注定一种机缘,不早不晚六月天,花好月圆正当时,碰巧一个转身的缘分,你来我在,一抬头地惊喜,不多也不少。至此,我果断放下一世的前因后果,结婚,生子,心无外界。

沿着妈妈的轨迹,我一心一意做着母亲,锅碗瓢勺的琐碎中,吵闹、聒噪都变成了音律。吃喝拉撒,最基本的自然人生,柴米油盐酱醋茶,使我再也没有闲情逸致,去为那些虚无缥缈、无所事事的情感纠葛,浪费光阴。“为赋新词强说愁”地无病呻吟,永属过去。

日子平平淡淡,居家实实在在,吃饭穿衣,简简单单的硬性道理。一粒粒粮粟,一口口喂食,长高了儿子,养大了闺女,我的爱也随之如磐石般坚强挺立。对于亲人的责任,从来没有谁去强求,但如果可以,如果需要,我始终做着最忠实地储备,心甘情愿替他们挡去一切忧患,哪怕倾其所有,在所不辞。

我似一枚来自前世的青莲,今世要在芸芸众生当中,做回那个至诚的凡我。不着华丽外衣,无须巧舌如簧,从容、本分地走在自我路途,守候着平凡的愉悦。成功失败、荣华富贵,无非沿途风光,过眼云烟。重要的是,三世轮回,九死一生,博得生命本身,何等尊贵!不仅属于我个人,更有父母家人,一路上殷切地期待。

(五)六月眷恋

陈年的痕迹从心田滑落,日子转瞬走出六月。

旭日东升,又是一个艳阳天。刚从公园门口走过,见很多老头老太聚集一起,好大一群人,正准备着去饭坡“禹山水库”观看荷花。

目睹他们一个个那样的,兴致勃勃,自得其乐,如同老小孩一般,摆弄着一排溜的“老年代步车”。车把上红旗猎猎,微风送来一股股时隐时现的汽油味,分明从他们各自携带的废旧塑料油桶里挥发出来。可以想象这种“自驾游”的代价,冒了多少身体病患,甚至生命意外的风险?可能有人还得动用平日里省吃俭用的积蓄与口粮。这是怎样一种“范儿”?我为老人们对待日常生活的热情不减而感动。

有点巧合,我的父亲名讳禹山,就这样突然想起他老人家,心口轻轻抽动着疼痛,我在心中默默祈愿:希望水库里的莲花仙子,仍然叶绿花艳,风华依旧,且莫辜负了老人们观望的虔诚。就这样去想,仿佛真就嗅到了空气中荷花与艾草的芬芳,顿时,从心里立刻泛起一阵阵柔软的情愫……

已经很久没有写些文字了,生活程式化地应酬和忙碌着,每天机械地重复着雷同杂务,人都快被工作奴役成了机器,思维也固化为一种习惯性定式。笔墨干枯,何处找寻灵动的源泉?

人间六月,草绿天蓝,风景独好。荷香淡淡,枝叶繁茂,内心久别了地悸动,又一点点被这美丽的景色唤起。

眷恋六月,喜欢荷花!回眸旧日足迹,心生感慨,串成此文。

 


  • 罗飞

    评论于:2014-06-29 14:38:36

          从见雪姐的第一篇文字《美丽的雪》开始,所写文字,常见借雪或荷以言志。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身处俗世,身忙俗务,仍不失自我本真,“高洁作我,美丽如雪”的高洁而又美丽的女人。

  • 杨兵雷

    评论于:2014-06-29 23:00:17

          这篇文章以前发过了?

  • 流泉飞月

    评论于:2014-06-30 17:51:32

          玲珑雅致,温婉动人——文如其人!每读一遍,都有不同的感受。希望能经常看到您的大作!

  • 美丽的雪

    评论于:2014-07-01 10:54:48

          非常感谢罗飞兄弟的夸奖、支持和理解,正因为有你们,更使我觉得生活是真的雅致、纯真和美好。


  • 共4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郭亮

    下一篇:掐菜

    >>>  返回作者美丽的雪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