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江头贡茶

朱文科
2014-07-09 10:40   分类:游记   阅读:305    作者文集


  
  怀着对贡茶的敬仰,我又一次来到江头茶场,这个诗情画意的地方。
  
  至今记得,2009年5月上旬,市作协组织到茶场采风。当时,茶场初建,设施不全,道路不平。转眼,五年过去,江头茶场变成啥模样了呢?路上,我一直在想。尽管车窗外,细雨飘飘,但车上三十六位民协会员,依然兴致勃勃,说说笑笑。水泥路是新修的,平坦但蜿蜒。山名移台山,林壑幽深,野花随处可见,怯怯地探出头,望着这群不速之客。靠近山顶,雨水小了许多。一片长白絮的茅根花,摇摆毛茸茸的小尾巴,在山风吹拂之中,翻滚着白浪,朝我们涌来。
  
  车至山顶,茶场转眼便到。放眼望去,群山环水,到处都是绿,绿的茶叶树,绿的青草,绿的湖水。湖呈凹形,湖水清澈。翠绿的山,静谧的水,相依相伴,相缠相绕。茶叶树呈梯形,波浪一样延伸在山坡。蓝天白云,绿山绿水,恍如走进唐诗的意境。山顶,新建的制茶厂大气美观。山脚,蜿蜒的水泥路,连着几栋平房。清澈的湖水边,出现几幢漂亮的别墅,给这诗的意境,增添几分真实。
  
  耒阳种茶叶,可追溯到秦朝,有两千余年历史。唐代,耒阳年产茶愈千担。到宋朝,江头云雾茶,被钦定为贡品御茶。传说当时移台山上,仅有茶树九棵,生于岩石之间,枝繁叶茂,清明后,终日云雾萦绕,气候又温和,有利茶树生长。谷雨这天,官府组织黄花闺女,敲锣打鼓,狮龙上阵,热热闹闹,开坛祭祀,采摘贡茶,由茶师手工秘方炒制,密封送到皇宫。茶味醇厚,香气浓郁,纯而不淡,浓而不涩,经多次泡饮后,仍然汤色清澈,回味无穷。苏轼品过江头贡茶之后,欣然写下“江头千树春欲暗,竹外一支斜更好”的诗句。江头贡茶,比现在湖南四大名茶(君山银针、沩山白毛尖、黑茶、北港毛尖),历史更悠久。明清时期,畅销南方数省。
  
  制茶厂内,有茶场公司办公楼。小雨淅淅沥沥,我们便在三楼会议室开会。这是耒阳市民协成立以来的第二次理事会,主要审议通过了五位新会员,对编辑《耒阳民间故事集》一书有关事项进行安排部署。江头贡茶的传说,无疑散发迷人的魅力。老总刘志坚好客,在左手臂受伤的情况下,都赶来看望我们,并讲述了他的创业史。刘志坚是本地人,提起江头茶,如数家珍。他说,耒阳茶叶,品种有二,一是绿茶,二是竹山茶。绿茶叶细嫩,煮食味色俱佳,能消食,能化腐,能解酒,能除腻,能去毒,功效多多。江头云雾茶,便是一等一的绿茶,好茶,香茶。这里土壤湿润,有机含量丰富,种植的茶叶树,树冠直径两三米,叶嫩,味醇,淡香,入口不涩。年年谷雨,茶树长出软柔柔的细叶,尖牙肥壮,色泽黛绿,晴日下采摘,是最佳时机。可惜我们来晚了,看不到采茶的热闹场面。
  
  刘海坚原本是开煤矿的,2008年突发奇想,要传承家乡的贡茶文化,打造贡茶品牌,前前后后融资八千多万,建成这个衡阳地区规模最大的茶场。目前有茶叶林两千亩,还有四百亩果树,三千亩油茶树,一个养猪场,湖中养鱼,集种植、养殖、制茶、观光、休闲多种功能为一体。节假日,前来游玩的旅客也多。理事会后,刘志坚带我们参观制茶厂。2009年我们来时,制茶厂尚未建,在山脚有间制茶车间,设备设施很简陋。如今,鸟枪换大炮,实现了全机械化了。有固定工人60多人,采茶季节前来务工的多达三百人。木桌上,摆放着刚泡好的茶叶,清香扑鼻。我们每人一杯,细细品味。
  
  捧茶在手,雨雾中的绿水青山,似乎弥漫着幽香。我想起唐代著名高僧灵一的诗:“野泉烟火白云间,坐饮香茶爱此山。岩下维舟不忍去,青溪流水暮潺潺。” 灵一禅师人品高洁,戒行精严,在诗歌上有很深造诣。这首诗,是他与信徒元居士在青山潭饮茶时所感。他们一起在远离尘世喧扰的山间,饮茶论道,谈论佛法,云雾缭绕,清泉流淌,朝逐野鸟去,暮伴白云归,在山水情趣中陶冶性情。在山水之间,仿佛万物都有情感,就连潭中的小船也不忍离去,似乎停泊在潭中聆听禅师说法。据说佛家人在行香、坐禅的间隙,都要喝一杯茶,便有了“茶禅一味”的说法。但禅堂里的茶,绝无半点风花雪月,大家都在与烦恼、妄念斗争,与迷雾、昏沉抗衡。正是在这种激烈的厮杀中,有了禅味。茶,暗香悠远,沁人心脾;人,孤高清远,不染纤尘。江头茶场没有木鱼声声,没有禅堂,但在这远离世俗喧哗的山水间,茶的清香同样净化心灵。“溪花与禅意,相对亦忘言”。置身茶场,手捧茶杯,品味茶香,便有一种空灵玄妙深远的意境。空留余味,回荡,回荡……
  
  中餐后,自由活动。雨住了,太阳出来了,顿时就有了热浪。漫步在茶场,绿得山怀抱绿的水,湖面倒映着蓝天、白云、茶场,幽静,雅致。一群鸭子,自由自在地浮在湖面,偶尔发出咯咯地叫,惊飞油茶树上的鸟儿。江头茶场,算得上耒阳的世外桃源。我们这帮人,有饱经沧桑的老作家,有刚出大学校门的文艺青年,有硕果累累的知名诗人,有初涉文坛的业余作者。人生之旅,重要的并非目的,而恰恰是一路走过时的道道风景线,是面对人生斑斓纷呈般风光的心情。但愿,我们能守住那份淳朴、那份宁静、那份恬淡。这,就是“禅茶一味”的境界吧?
  
  下午回城,送了两包茶叶给父亲。父亲八十七岁,从不喝酒,到了晚年,烟都戒了,只爱喝茶。从我记事时起,父亲喝茶用的茶罐、茶杯,换了一件又一件。他喝茶,素喜由浓而淡,通常只是一杯,从早到晚,只是添开水,不换茶叶。浓时,香郁中带点苦味。添了几遍开水,慢慢就不涩,反倒有点甜。到了夜间,茶水寡淡,茶香全无,他依旧喝得津津有味。我曾问父亲,为何不换茶叶呢?父亲回答:“古人都是这样喝茶的。”我未读过《茶经》,想象不出古人喝茶的雅象。对父亲来说,喝茶是一种习惯,贵在坚持。一种好习惯坚持一辈子,必定受益终身。父亲高寿,至今耳聪目明,看书报不用戴眼镜,定然与毕生喝茶有关。
  
  大约是受了父亲的影响,我这辈子也不抽烟,不喜酒,平时也爱喝茶。而且,喝得最多的是江头贡茶。江头贡茶,价廉物美,我无论是在办公室,还是晚上在家,总会泡上一杯热茶,边写作边品,品着江头茶场的诗意,品着江头贡茶的韵味,幽香绵长。


上一篇:罗含宅里黄菊香

下一篇:静在新市街

>>>  返回作者朱文科的文集